1. 首页
  2. 种田文

熟妇性服务俱乐部 校花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我来自然是因为想你了。”许之邢脸上露出一抹受伤的表情来,“哪里像小媛儿,一点都不想我。”

“……”韩媛看着他,默默不说话,“你要是继续说这些话恶心我,我现在就把你打出去。”

许之邢问,“那是不是我不说话,小媛儿就肯陪我好好吃个饭了?”

“行吧,今天心情好。”韩媛示意他坐下来,“阿大已经去叫饭食了,一会就能抬上来,你坐这里稍等会。”

“还是头一次见到小媛儿这么温柔,我都有点不习惯了呢。”许之邢嘿嘿地笑着。

韩媛看他一眼,坐会软榻上,拿出之前没看完的小话本继续看起来,这无趣的世界,只有这话本还有点温暖,她可真是太爱这个小话本了。

“小媛儿在看什么?可否给我也看看?”许之邢一分钟都闲不住,这会又开始打量起韩媛了。

韩媛懒得理他,沉迷在小话本世界中,一直到阿大和阿二回来,他们直接将厨房里做好的菜端上来,阿二则去昨天那个酒楼买了不少韩媛爱吃的菜。

二人一进屋,看见坐在桌子边的许之邢都愣住了,“教主,许盟主。”

许之邢看了阿大一眼,冲着他们点点头,“你们回来啦,打扰了。”

“他死皮赖脸要在这里吃饭,你们买的菜够吗?”韩媛问,“如果不够的话,就去厨房里让他们再做一些。”

“够得。”阿二一边布菜一边说,“我特意买了许多酒菜,没想到许盟主也在。”

阿大没出声,只是安静地摆好碗筷。

“教主,还有您喜欢的桂花酿。”阿大拿出一小壶摆到她座位前。

韩媛笑眯眯地放下手里的书,“还是阿大懂我,这义东县城的桂花酿倒是当真好喝,走得时候买上几壶,咱们路上带着喝。”

“好。”阿大点头。

韩媛招呼着他们坐下,“这家菜也不错,这小小县城,倒是卧虎藏龙。”

“教主若是喜欢,我就让教中的厨子过来学一学,回去也好做给你吃。”阿二说。

韩媛摇头,“那还有什么趣味啊,这些东西也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吃多了也腻,这次出来也就是到处走走看看,吃点没吃过的东西。”

“哦对,我听说扬州很多小点心,想来教主应该喜欢。”阿大说话声音非常温柔。

“什么点心?”韩媛果然来了兴趣。

一旁没怎么说话的许之邢开口说:“千层糕倒是一绝。”

“看来许盟主对这些倒是了解得很。”韩媛说。

“嗯,看样子小媛儿是打算去江南呀。”许之邢一脸可惜地说。

韩媛懒得瞒着他,反正就算她想瞒也是瞒不住的,武林盟耳目遍布江湖各处,只要许之邢想知道,还有差不到的?

“嗯,去江南找我姨母,阿娘说姨母有消息了。”韩媛说。

许之邢掏出一个令牌递给她,“若是有需要,只管去许氏布庄找掌柜的。”

“啧啧啧,许盟主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一个魔教妖女,不怕被武林中人知道了嗤笑吗?”韩媛拿起那块令牌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脸上满是戏谑。

许之邢坏笑着说:“我不过是把令牌给了夫人而已,何错之有。”

“夫人?”韩媛冷笑一声,“许盟主自重,如果我没记错,咱们二人的婚约已经作罢,并且许盟主先前不是一直看不上我吗,现在许盟主大可去找你心仪的女子,何必在我这里浪费功夫。”

“小媛儿这是在怨恨我?”许之邢露出受伤的表情,“也是,不过小媛儿要怪就怪吧,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会等着小媛儿回心转意的。”

韩媛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将令牌扔给阿大,“既然是许盟主一片心意,就好生收着吧。”

余下的时间,无论许之邢再怎么作妖,韩媛都不理她了,只埋头苦吃,阿二边吃边说着大家对此次极乐教消失的反应,“有人说极乐教的人都已经升仙了。”

“升仙哪里那么容易,更何况是极乐教那些人。”韩媛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雨,“这雨何时才停。”

“看样子明日可能又走不了了。”阿二叹了一口气。

韩媛说:“难得出来一回,慢慢走吧,反正也不着急。”

“嗯。”阿大点头,“教主说得是,义东县城往江南那边去,一天时间可达,据说有一片花海,很美。”

韩媛来了兴致,“咱们路过可去瞧瞧。”

许之邢微微皱眉,“最近江湖不太平,小媛儿还是小心些好。”

“不劳烦盟主费心,我有阿大和阿二照看。”韩媛漫不经心地说。

许之邢一脸无奈,“若不是我武林盟中还有事务要处理,一定亲自陪你到江南去。”

“谁要你陪我去江南了。”韩媛一脸嫌弃看着他,“开玩笑,咱们一个是魔教教主,一个是武林盟主,若是同行被人知道了,那你这个武林盟主的位置还保得住吗?”

“小媛儿何必这么说自己,你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世人有些误会。”许之邢难得认真地说。

韩媛冷哼一声,“许盟主若真是这么想的,何必三天两头往我教里跑,还带人讨伐。”

“我那都是有苦衷的。”许之邢说。

一提起这个韩媛就来气,看着阿大说:“等会许盟主吃完了,阿大替我送送他。”

“是。”阿大点头。

许之邢太了解韩媛的脾气,此刻若是继续在她跟前晃悠,那无疑是招惹她不痛快,还是过些时候,等她气消了再来找人,这样会稍微好一些,而且武林盟的确有许多事情等他处理。

许之邢离开后,阿二看着韩媛的脸色小心翼翼说:“教主,其实我觉得许盟主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这些年他一直山上讨伐,却没有一次是动真格的,只不过在山下喊喊就算了。”

“哼,还好当初我的店铺和品牌名字都不一样,否则我变成了魔教教主,谁还敢买咱们的东西呀。”韩媛万分生气地说。

阿二见状知道韩媛已经不气了,忙附和着,“除了桂花酿,还有一些米酒,走时,我替教主买上一些。”

“好,还是你最乖。”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zt/2020/cNjHIb4sNHV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