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三人性free欧美 和自己的爸爸做那种事

【年幼的孩子孤单地坐在秋千上,小手紧紧地攥着绳索。他仰头,看到广阔无垠却清冷高远的星空,他低头,便黄昏坠落,夜晚之前的无限光辉照耀世界。】

【“他是《根性忍传》的主角鸣人。”】

【波风面麻远远地看着他,像隔着一层雾一样,他无法看清这个少年的脸庞。】

【于是他向前迈出了一步——】

【就像信号接收错误那样图像开始摇摆不定,转瞬之间,坐在秋千上的少年就变成了他自己。】

【而整个世界已然不再是最初的模样,未曾见过的风景出现,最后可见血红的巨大月亮静静地悬在天空的边缘,一切陷入了静止的死寂中。】

【……】

梦境的突变使得波风面麻猝然睁眼,就看到旁边的床上宇智波佐助摆“大”字型睡得毫无防备,而透过窗子,外面的天空仍是漆黑一片。

「可能是因为今天佐助夸张地叙述了《根性忍传》的内容的缘故……我居然做了这么奇怪的梦。」

「红色月亮……是后面的剧情么。有点熟悉。」

「头好疼。」他伸出食指舒缓太阳穴的不适。

长时间练习倒吊对保持下垂状态的大脑并不好……波风面麻只能想到这个原因,在训练程度并没有大量超出负荷也没有生病迹象、更没有过分焦虑的状态下他现在头痛欲裂的理由只有这个了。

「但说实话……感觉真糟糕,被梦魇住了。」

他翻身,眼神无神地看向天花板,困意消失得一干二净,疲惫却涌了上来。

另一侧的宇智波佐助的呼吸平缓绵长。波风面麻眼都不眨一下,像自言自语一样平静地说:“既然被我吵醒了就不要装睡了。”

今晚没有月亮,连每个人的呼吸都浸泡在浓稠的黑暗中。波风面麻夜视能力不弱,但也只能看到宇智波佐助的身影仍是一动不动,好像根本没醒过来一样,他的话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波风面麻没有再问,他的呼吸频率也缓慢下来。

就在空气也要在让人昏昏欲睡的氛围中停滞时,宇智波佐助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还以为你没有发现呢。真敏锐啊,面麻。”

“抱歉,打扰了你的睡眠。不过话说在前,你醒来却还在装睡,是以为我会像故事的主人公一样有‘在夜晚偷偷哭泣’的秘密吗?”波风面麻一针见血。

宇智波佐助倒是直率地给出了肯定回答:“诶……确实没错,不过这话尖锐得好伤我心啊……”

“那还要谢谢你的关心,”波风面麻却笑了一声,宇智波佐助听到他又翻了个身——没开写轮眼状态下的夜视能力也没有比波风面麻更强;他的声音带着不太明显的虚弱,“我失眠了,恰拉助,你要是能熬夜的话能随便说些什么吗?什么都行,说到你自己睡着为止。”

“唉,行吧……那我继续给你讲《根性忍传》?”

波风面麻:“…………”

波风面麻:“讲吧。”

“我先想想……”

宇智波佐助打了个哈欠,他确实很困了,“……之前应该说到鸣人的伙伴了吧。他喜欢的女孩,他视作对手的天才少年,他们三个人意外分配到了同一个小组。天才少年性格沉默阴郁,少女的性格暴躁直爽,有些笨拙却机灵的鸣人成了三人小组中间的调和剂……”

“那应该比较辛苦。”

“也是嘛……少女和少年彼此都看不太顺眼,鸣人处在中间总是会遇到尴尬的状况。”

“少年因为幼时的经历不爱亲近他人,也没有和队友培养默契的意识;少女是大家族的独女,性格略有些娇纵,鸣人一会儿哄这个一会儿硬拖着那个,简直比他们的老师还要累,他们三个人的组合因纠纷受到的磨练更多。”

波风面麻感慨道:“……但后来他们这个组合却成为了木叶有名的‘三忍’。”

宇智波佐助懒洋洋地应和:“是啊。不过以前的五代目和现在的性格差距挺大的,不知道后面自来也老师有没有写到原因。”

“虽说《根性忍传》可以算作自传,但人物构造不一定完全按照现实描述。肯定也有经过艺术渲染的。”

“你说得也对哦。那我要是写一本书,面麻你觉得我会怎样写你?”宇智波佐助的问题随着话题的推进平滑地抛出来,并不突兀,但波风面麻还是有种“上套了”的错觉。

他于是认真思考了一下:“变化不会太大……应该还是认真勤勉的角色,就是一开始看主角不顺眼,后期与主角建立友情,最后为救主角被炮灰掉的角色。”

【“佐助!收下我最后的查克拉吧!”】

【“面——麻——!!!”】

——应该是这种走向。(对不起我忍不住玩了JO梗)

“对了,主角应该是你没错吧?”

“结局安排得这么果断,真冷酷。”某个宇智波的语气透露着对“事不关己”的抱怨,他慢吞吞地说,“你转过身我就告诉你主角是不是我。”

或许是因为细微的困意被带了起来,波风面麻少见地顺从地转向宇智波佐助的方向。

依旧浓郁的黑暗中闪过红光一抹,明亮闪烁,本该是警报打响的征兆,因为这光看起来实在太过危险,和噩梦中的血月异曲同工;波风面麻正欲起身,无限的困倦像潮水一样笼罩到他的全身,疑问还未出口,他就这样就着最后的惊愕沉沉睡去了。

“……唉。明天可别生气呀,我只是想帮你睡着……”

宇智波佐助的上下眼皮还未合拢,写轮眼迅速地消失了。他的瞳术幻术还没有那么精密到使人瞬间陷入睡眠,但对一个已经疲惫不堪、精神处于虚弱状态的人只要一个小小的幻术暗示就差不多足够,用完这个幻术他也困得眼睛睁不开了,所以只能试一次。

而且面麻对幻术的反应确实不行……

他也没想到一次居然就成了,以前对战时幻术对面麻造成的停顿也很长,起码比和他水平相近的同龄人来说很长了,仔细想想,可是有将近两秒啊……

好困。以后在这方面让他多注意些……反正有擅长幻术的自己在旁边,面麻这家伙也会受益的……

[不如说是“跟着我,他怎么会吃亏啦”……]

他脑袋一歪,彻底睡死过去。

.

出乎宇智波佐助的意料,这件事成了他们这段生活中无足轻重的小插曲,波风面麻不仅没有在意,更是再未提及此事。

他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床铺叠得整齐,床铺的主人早就出去做基础训练了。窗帘甚至体贴地拉住了半边,不会让他尚在睡梦中时就劈头盖脸地迎接阳光浴被强行唤醒。

“也会体贴人嘛,小面麻。”他搂住枕头,毫不客气地翻个身继续补觉。

后来宇智波佐助才知道是波风面麻说让他多睡会的。

.

关于第一次离村任务他们的进展异常地顺利。

按照宇智波佐助的计划,由他和波风面麻正面取得岩佐夫人的信任,而旗木卡卡西和春野樱则对岩佐夫人接触过的人与物进行调查、并找出不对劲的地方。

在他们整合两方情报的时候作出了以下总结:

一、岩佐夫人和其丈夫岩佐大名貌合神离,婚姻缺乏信任;

二、近期集市上流行一种占卜卷轴,旗木卡卡西说这只是已经退职的忍者用查克拉封存术式制作出来的玩物,他和春野樱买了一些发现确实无害,但岩佐夫人没有特殊接触过的可疑人物,近期购买的可疑物品也只有这种卷轴;

当讨论到这里的时候,春野樱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波风面麻示意:“面麻,我给你买了一个这种卷轴,你要不要试一下?”

宇智波佐助插嘴道:“小樱,居然没有给我买吗?……好伤心——”

“给你买了啦!”春野樱被他的油腔滑舌惹笑了。

波风面麻接过“占卜卷轴”,问道,“怎么使用?”

“我还以为你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宇智波佐助的吐槽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焦急的春野樱在桌下用力踩了一脚打断。

这些小动作没逃过旗木卡卡西的眼睛,但他难得也不插嘴,拿自己总不离手的黄皮书掩住了已经被面罩遮住的脸,眼神明晃晃地带着“长辈的慈爱”(?)看着这些小孩子打闹,表情开启了回忆模式——毕竟他们也都是从这个时代走过来的。

“很简单的哦,这个。因为是不论忍者还是普通人都能使用的卷轴,所以不需要注入查克拉,只要用自己常用手的食指沾些墨水随便写一个数字、符号或假名就行啦。”

“就像这样。”

春野樱摊开一个卷轴,熟练地在上面画出一朵樱花。墨迹渗到了纸中,在场的四个人都感受到了卷轴内部查克拉的流转,纸上又重新浮现出新的痕迹。

圆圆的脑袋,细长的四肢,只有一个戴着头饰的火柴人在状似樱花树下发呆(?)。

竟然是像儿童简笔画一样的图画。

“这能看出什么吗?”宇智波佐助嘴角抽搐。

春野樱有些尴尬:“……这、这,我问了摊贩老板,她说这是恋爱不顺……我买的是恋爱用的占卜卷轴啦。”

说完她的眼神又亮了起来:“面麻,你也试试吧……?”

原来如此。宇智波佐助总算明白她在打什么算盘了,小樱占卜自己恋爱不顺,所以期待面麻和她结果一样,这起码证明她还是有机会的——但这也太迷信了?!一点都不有趣好吧?!

这么想着,他自己也兴致勃勃地想看面麻的结果……

波风面麻略微沉思一阵,简单粗暴地在卷轴上勾勒出一个较为正统的圆形。

宇智波佐助:???这么敷衍的吗?

春野樱倒是不介意,满怀希望地等待占卜结果。

旗木卡卡西故意假咳几声,但没人理他。

没人知道波风面麻其实想到了梦中的红色月亮才画出圆形——虽然还是改变不了“他在敷衍”这个事实。

一秒过去、两秒过去、三秒过去……

直到一分钟过去,卷轴再没有任何反应。波风面麻/果断收回卷轴,果断打破其他人的等待,果断得出结论,“看来是没有结果了。”

春野樱既失望又释然地松了口气,她抱怨道,“占卜什么的果然还是不靠谱……”与此同时内心小人也在咆哮着:去他的鬼占卜,她以后一定不会恋爱不顺的!

[其实面麻这个性子以后与恋爱无缘也很正常。]

[我可从没抱着他能开窍的希望,因为不切实际。]

宇智波佐助举起自己的卷轴看,纸张并不透明,他却隐约能目视纸下的蓝色查克拉。他在刚才也只是随便画了本“书”,结果也很奇妙,居然和波风面麻最初画的图案一样是个简单的圆形。

圆……代表什么?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宇智波佐助懒得去想。对这个占卜结果他没放在心上,顺手把卷轴收起来就放在桌角不管了。

.

这次任务的最后一次作战也按照宇智波佐助的Plan A有条不紊地进行,“情侣”扮演也终于到最后了。

调查岩佐夫人的行程后第七班人为制造了一场“偶遇”,主角依旧是使用了变身术的宇智波佐助和波风面麻,他们在一家八百屋前相遇。

岩佐夫人见到他们倒是微笑着先招呼道:“你们好。”

“您好。”

她叹了口气,目光投向宇智波佐助,“佐助君,你其实是木叶的忍者吧?这位女子想必也同为忍者……实在抱歉,但妾身需要现在就挑明。”

“是的,近日因为任务冒犯您了。”

波风面麻主动开口承认,引得身旁的宇智波佐助也看向他(♀)。

宇智波佐助反应也很快,“非常抱歉,夫人。”

“你们的任务其实我大概也猜出来了……就这么汇报给我丈夫吧——我因为最近用了流行的占卜卷轴,所以因为迷信上面的结果选择更多地打扮自己,只是想让他能和以前一样多看看我……这么说,他一定会理解的。”

[就……这么简单?]

「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夫人……?”

宇智波佐助注意旁边的波风面麻一脸淡定,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而他却还没反应过来,任务就该宣告结束了。

“佐助君,”岩佐夫人露出温和的笑容,“你的名字对妾身而言并不陌生,只是第一次没有来得及想起来。你的搭档,这个小姑娘是漩涡氏的孩子吧?虽然不是红发,但应该没说错。”

“没错。”波风面麻回答,他却没有继续顺着问下去。

[漩涡氏?]

[是我们的家族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面麻这副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真拽……。]

既然搭档选择保持沉默的态度,宇智波佐助也不好去询问为什么岩佐夫人会知道这些。他只能郑重地后退一步,冲着这位大名之妻深深地鞠了一躬,表达自己的尊重,“这几天,多谢您的关照了。”

“以后多珍重。”

这位女子留下告别,推开了店门,就像寻常的妇人出门采购,结束了一场柴米油盐的家常小谈便离去了。

.

“面麻——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宇智波佐助从波风面麻的左边转移到右边,又从右边挪到左边,蹦蹦跳跳,左右反复,看上去精力充沛得招人烦。

“你觉得我能瞒着你什么?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不会干涉,提前说好了。”

“那好吧——”

波风面麻停下脚步,已经蹦哒到他前面的宇智波佐助敏锐地同时停下。他表情有些无奈地道:“这次算你赢,我们的赌约可以结束了,那本《根性忍传》好好收着吧,佐助。”

这次他们根本什么都没比。

宇智波佐助反倒狡辩起来:“不,我想把它当成你送我的——不要找借口啦,太过傲娇就不可爱了。”

“傲娇是什么?”

“在说你口是心非。”

“我从不会口是心非,比起你,诚实更是我的美德。”

“……唔,面麻啊,看来你还得加上‘自恋’这一点呢,作为我的配角。”

“恰拉男来当主人公的话,那我宁愿去当反派。”

波风面麻斜了他一眼,他的嫌弃几乎都快要实质化了,这种难得的情绪外露让宇智波佐助感到新奇。

——于是他笑着、大大咧咧地一把搂住波风面麻。

“为了表达我的敬意,面麻当反派我是一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因为拯救陷入邪道的挚友可是主人公义不容辞的职责嘛——”

“最好不要。我没记错的话你可不是这么坚定的人,这样折磨自己没有意思。”

“啊,所以说你虽然诚实,但诚实得让人讨厌。”

“再拿胳膊压着我的后颈,”波风面麻也忍俊不禁,却还在故意板着脸装严肃,“我就要把你扔到地上了。到时候不要哼哼着让我拉你起来。”

“行吧行吧……”

宇智波佐助迫于无奈,只能委委屈屈地(装的)把八爪鱼似缠在波风面麻身上的胳膊腿老实收回。

波风面麻说:“走吧,和我们的伙伴去集合。”

他们第七班具有纪念意义的第一个村外任务就这么完成了啊。宇智波佐助想着也笑了,他的脚步越发轻快。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zt/2020/cNjFIl4oNF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