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三代乱惀小说全集 第一次怎么开菊花

女孩很轻,倒下去没有本能的挣扎,水花很小,缸里的水并没有没出多少,只是水面上脏兮兮的浮渣和蜘蛛网破裂开来。

那天的水是真的很冷很冷,让人想起家乡寒冬腊月里的冰湖。江玉嬿曾经跟在她母亲身后,看着她躬身在湖边洗衣裳。洗了一件,母亲的手就已经冻红了。

那些恶劣的男孩子也曾把她推进那湖里,在岸边嬉笑离去。

记忆和现实相互交织,江玉嬿冻得没有了意识,真的是麻木的痛。

最后模糊之际只听见紫炎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快来人,小姐,落水了。”

她想:这真的是个很不聪明的婢女,应该叫“护法把小姐推下去了。”

一片混乱。

冷冷清清的箭台很少有如此多的人,背着药箱的大夫,紫衫的奴仆。

被拉上来时,江玉嬿还没有昏死过去,但也是说不出话了。最后趴在紫炎肩上,被背回了香木楼。

“向护法去主殿了,我要去找副教主,你在这先好好睡一觉,等莲亭回来好不好?”来不及洗澡,紫炎只能给女孩换了件干净衣服,再裹好棉被。

江玉嬿眨了眨眼,很轻地“嗯”了声。

她其实有点庆幸自己现在走不动,至少可以等杨莲亭回来再去见东方。

女人离开了。她意识又再次模糊过去,头捂进被子里昏睡过去。

黑木崖上没有什么活物,庖房里是一盘被剥了皮削好的兔肉,炼药房里的兔子缺胳膊断腿。仅仅几只兔子却是寻了好久。

天灰蒙蒙的,是个阴天。

杨莲亭进了楼里,推开木门,屋子里静悄悄的,像是没有人。

他绕过屏风往里去,才看见木榻上裹着棉被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女孩。

江玉嬿已经睡醒了,头上还是湿漉漉的,发丝黏成一缕一缕地滴着水。她还是很冷,脑子也有些迟钝,垂头呆愣愣地看着被子。门吱哑声响了很久,才缓缓抬头看一眼。

模糊中,是个玄色的身影,右手拎着一个木笼。她头很痛,抬不了更高。但她知道这是杨莲亭。她醒了有些时候了,犹豫许久还是不敢一个人去主殿见东方,于是就坐在这等他。

笼子被搁在桌子上,男子从里面拎了一只兔子,在女孩面前蹲下来。

兔子不像鸟那般活跃,很是呆傻安静,和江玉嬿很像,笼子里有青菜,便一直不知疲倦地啃着。门开了,剩下的两只也没有跑出来。

莹白的兔子被递了过来:“今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男子声音一贯地温和,此时更是格外地轻。他看她还抖着,另一只手又将她身上的棉被拉紧。

江玉嬿听着有些恍惚,看了看他手心里的小兔子,很久,手从被子里缓缓伸出来,捧了过来。

兔子毛茸茸的,又软又暖,她手指不由自主地从那白色短毛中插入,血肉的温度从手下渐渐传来,像个小火炉。

她想:这次可要养得久一点,至少挨过这个冬天。自己也要挨过。

杨莲亭手上得空,又将她头上的叶子拂下。那底下还带着黑泥样的东西,黏在头皮上,他拿出帕子给她仔细擦着。

女孩一直很沉默寡言,他也并没有期冀着她能回答自己。只是默默将她头发打理好。但不知是掉进了哪里的湖,水太脏了,发丝里还混着泥沙。擦不干净,只能等会打水来洗。

拿着手帕的手垂下,杨莲亭下意识地扔进脏篓子里,但担心女孩会觉得是他嫌她脏,顿了顿最后却还是叠好收回了自己袖子里。

再抬眼时,女孩眼泪已经从眼眶里掉了出来,划过脸颊润在被子上。

“向护法让我去梅花桩上甩鞭子...我摔进了水缸里。他现在已经去主殿找任教主和东方了...我...没有做好。”。

她说完头就低下去,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两只窟窿般的眼睛,断断续续淌着泪水,看上去很是绝望。手心里的小兔子感受到这股子不安的情绪,挣扎着蹦到了地上。

江玉嬿没有说谎,只是少说了自己故意栽赃的事实。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被拉出来的那一刻,江玉嬿脑子还不清醒就开始嚎啕大哭,一直哭到紫炎把她背回香木楼。她本来已经不哭了,这时他在,又是忍不住。

人装着装着,戏里戏外也就分不清了。对着杨莲亭,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她确实很像一个小孩。现在她也确实想要一点安慰。

小兔子嗅到同伴的气息,朝桌底跳了几步,转眼又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拎了回来。兔子后腿乱踢着,却还是被杨莲亭再次放在她手心里。

杨莲亭不知道今日的具体情况,但再差也就是被人认出来了。因为知遇之恩,向问天对任莹莹有一种特别的忠诚,对上小姐的事,他那股魔教人的狠辣才显现出来。不过这也该是对着东方发,女孩着实算是迁怒了。

他伸手摸上她湿润的脸颊,一点点抹掉那些眼泪。“别哭了。”

“我先帮你洗头发,看完大夫,我们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再去找东方商量,好不好?”

他的声音很轻柔,终于说出了江玉嬿一直期待的话,但女孩脸上的眼泪却是更多了。

可能是那缸里的水太冷了,让她想起了以往,江玉嬿觉得自己今日似乎格外地软弱,明明听他说过很多温柔的话,此时偏偏心中酸涩。

她遇过很多人,讨债的打手,隔壁的张婶,李秀才……杨莲亭这种傻子却是难得一见。

她哪里是头发脏了,是心。

直到婢女拿了热水进来,杨莲亭去解她的头发,她眼泪还是没有止住。喉咙里像是插了根鱼刺,痛得说不出话来。

“头低下去吧。”他拉着她到铜盆前,沾湿她的头发,就将皂角涂上去。他一点也不像一个男子,手插在她头发里,很是轻柔。紫炎还会拔痛她的头发,他却没有。

杨莲亭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迷迷糊糊中她这么想着。可她从来不是他疼爱的那个单纯的姑娘。

她好像还是太小了,或许再长大一些再心狠一点,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善良和良心未泯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低着头的女孩蓦然朝右边侧过来,杨莲亭看见她,手停在半空中,“怎么了?”他歪头问她。

女孩却是睁着灰蒙蒙的眸子看了他很久,最后讷讷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说道一半还哽咽了下。她从来不认为除了血缘关系,还有人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极尽温柔。

“因为玉嬿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杨莲亭笑了,手摸了摸她还带着泡泡的的头发。

不,我一点也不可爱,江玉嬿心道。她是一个很自私而卑劣的孩子。

她该是侧回头,可他的眼睛很干净,她看着看着就愣了很久。

最后回过神时,她张着嘴一字一句认真道:“谢谢你。”

至少在落水后,他确实对自己很好。

“你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这两句话说得同往常比略微冷,却带一分真心。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zt/2020/cNjDIw4yND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