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王爷和王妃在书房做过

柳幸并不知道阿禾那复杂的心路历程。只是见阿禾静静的站在一起,一句话也不说,一双澄澈的眼睛牢牢的盯着她,不由的让柳幸想起了幼年时自己养过的一只小狗旺财。

有时旺财犯了错,柳幸责罚了它,它就会委委屈屈的趴到自己的窝里,之后拿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凝视着柳幸,直盯得柳幸什么脾气也没有了抱起了它,它才会在柳幸怀里撒个娇。

虽然把阿禾想成旺财有些不地道,但是柳幸就是莫名的觉得阿禾现在浑身上下充满了可怜兮兮的气息,让人有一点想摸一下他的脑袋。

柳幸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做了。

阿禾年级小,之前也有些营养不良,尽管最近长高了许多,但是和柳幸相比还是有一点矮的。柳幸摸了摸阿禾的头,心想难怪父亲总是喜欢摸她,原来手感真的不错诶。

阿禾感觉到小姐的手在他头上,他能感觉到小姐的手软软的,很是温柔,他不禁就有些发懵,等他在回过神来,阿禾情不自禁的红了一张脸。

柳幸停了手,温柔的道:“你是不是受了欺负向子川和白景止办事没有尽心吗” 阿禾摇了摇头答道:“没有,二位学长帮了阿禾很大的忙,有他们在再也没人欺负阿禾了。但

是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被人欺负的” 这个问题阿禾信中也曾问过,却没有得到柳幸的回答,今日和柳幸面对面,阿禾就又问了一

次。听了这个问题柳幸勾起嘴角,也不正经答话只说:“自然是我派了人监视你,怕你不好好读书,

只顾着玩乐。”

听了小姐的话阿禾又觉得委屈,声音也小了:“小姐动了嫁妆供阿禾读书,阿禾若是还只知道耽于玩乐,阿禾也不配做人了。”

原本只是想开玩笑的柳幸见阿禾低下了头声音也充满了委屈,急忙说:“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心中却想阿禾也未免太敏感了些,一句重话都听不得。

斟酌了下语言,柳幸接着说:“我和你们一位夫子有些交情,他是教我启蒙的恩师。你去了寻隐书院我便托他关照你一二。倒是你,受了欺负怎么不和我说打算自己偷偷扛着”

“阿禾不想给小姐添麻烦......” 闻言柳幸拉下脸来,声音也严肃起来。对着阿禾道:“阿禾,抬起头来看着我。”看着阿禾抬起

头来,柳幸继续道:“我问你,你觉得你在柳家是什么身份” 见到小姐似乎是生气了,阿禾有些忐忑。试探的说:“小姐救了阿禾的命,阿禾就是小姐的仆

人,阿禾愿意一生服侍小姐。” 听到这个回答柳幸更生气了。“仆人我柳家又不是做慈善的,你见过我送哪个仆人去读书

你又见过哪个仆人可以随意出入我的书房”

阿禾看着柳幸,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阿禾前十三年的岁月,除了在家中的时光,从来没有遇见什么人是真心对他好的人,遇到小姐阿禾只觉得是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恨不得一辈子跟在小姐身边伺候小姐。

可是现在小姐的说法却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

柳幸也不管阿禾的反应,继续说:“阿禾,我送你去读书,是怜惜你的才华。准你进我书房,是对你人品的信任。我不会对一个仆人这样的,阿禾,我是把你当做一个平等的朋友。只是我现在比你大几岁,多教你一些。”

“可是......”阿禾声音有些发颤“可是小姐这么优秀,阿禾什么都没有,阿禾怎么配做小姐的朋 友。”

柳幸从之前就觉得阿禾谦逊太过,一点也不像十年后不可一日的穆竞。现在更是确定了阿禾的想法,阿禾在自卑。

柳幸简直难以想象,那个被整个寒城追捧,那个能得他一句指点就够让人欣喜若狂的穆竞,在年少的时候竟然如此自卑敏感。那十年后的穆竞是成长了,还是只是隐藏的更好

不过这都不是柳幸现在想的问题,面对眼前的阿禾,柳幸问:“阿禾,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吗” 阿禾猛的摇头,柳幸继续说:“阿禾,你信不信我”

柳幸的声音很温柔,但在阿禾耳中却很威严。柳幸于阿禾而言,是冬日里的眼光,是人生的救赎。现在救赎问阿禾信不信他,阿禾除了点头什么都做不了。

“你既然信我,为什么又质疑自己不配呢阿禾,这世上多的是人含着金汤勺出生,但是有

些有钱有势的人我甚至都不会多看他一眼。你知道为什么吗”

阿禾问:“为什么”

柳幸接着说:“因为他们内心贫乏。尽管他们生来就比别人起点高,但是他们经不起一点风浪。但是阿禾,你尽管出身贫寒,但是你品行高洁。处低处不放弃。处高处不张狂。谦虚好学,阿禾,你这么优秀,为什么还会否认自己呢。”

是吗阿禾心中想。我有小姐说的这么优秀吗小姐说的真的是我吗 “阿禾你现在可能还是一无所有,但是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能够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那

么到时候你成功了,你会不会反过来认为我柳幸,不配做你的朋友” “怎么会小姐一辈子是我的小姐!”

柳幸笑了笑,继续说:“所以,阿禾你要相信自己。如果你实在不能相信自己,你就要相信我,我不会看错你,我说你行,你就一定行。所以,阿禾你可不可以对自己多一点信心”

柳幸原先今天是想教一些阿禾为人处世的窍门,但是发现了阿禾心态上的弱点。柳幸深知心态上的不自信比阿禾没有能力更为可怕,所以宁可让阿禾先相信她在树立自信。

阿禾感激的点点头。有一句话说的好,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在阿禾还不相信自己的时候,有一个人坚定不移的相信他,给他信心给他力量,让他认识到自己的价值。

这个时候阿禾就已经在心里暗暗发誓,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无论将来阿禾走到了什么地步,

阿禾这辈子都不会对不起小姐。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zt/2020/Vz1xFgofST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