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再快点我我想要啊 加拿大李成宇家庭背景

真相

“表妹”叶昭慢慢走上前不容柳惜音反应紧握着她的手,牵着她就往外走。

“阿昭”柳惜音面对着叶昭突如而来的动作心里一紧。

“带你去个地方,我有话和你说。”似是怕失去,叶昭握着柳惜音的手又紧了几分。

柳惜音看着叶昭神情肃然的侧脸,在自己印象里阿昭从来没有过如此不苟言笑的时候,让人无法看清她的所思所想,只好由着她带领着自己的脚步。

出了柳府叶昭带柳惜音上马后,双脚踢了下马肚子,踏雪嘶鸣了一声往前狂奔。

柳穆氏担犹的看着两人的背影,柳天成看出了夫人的不安,过去轻拥住,开口道“孩子们的事还是得靠他们自己解决,咱就别想那么多了。”

两人策马来到城外芦苇荡,叶昭轻身下马再将柳惜音打横抱下,许是距离太近,静的能够闻见惜音身上传来的香味,弄得叶昭心神激荡不已,一手抱着惜音的柳腰,两人相对望沉默着,都只看见对方眼里自己清晰的倒影,微风掠过,吹起两人的衣角与发丝。

微风渐也将叶昭的心神拉回,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甚是暧昧,连忙将抱着柳惜音腰的手抽回。

柳惜音定了定心神问道“阿昭,你带我来这不是有话和我说吗?”

叶昭低头手心发白紧紧攥着拳,咬着嘴唇,心中下定了决心,抬起头对着柳惜音的眼眸,一字一顿的说“表妹,我骗了你,其实我......是女儿身。”

柳惜音身形一顿不可置信的望着叶昭“阿昭,你胡说,你是在骗我对不对。”

“表妹,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不起。”叶昭低下头梗咽的说着。

柳惜音怔怔的盯着叶昭,眼眶微红,缓缓开口“你明明说过会娶我的。”

叶昭听着这句话想起了上一世在郡王府表妹也曾说着这句话质问自己,心头一酸,一行清泪流下眼角,上前紧紧拥住了柳惜音,当初是惊,现在是怕,叶昭怕眼前的表妹又再次离自己而去,想过无数说出真相的结果会是如何,可自己担心的始终是表妹能否像上一世一般不介意,若是她不接受......叶昭不敢继续想下去,可心里却确定一事“除了我的女儿身份,我对你的情意,对你说过的誓言,全是真的,惜音,我喜欢你。”

柳惜音听见叶昭的表白,闭上眼,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一直以来她一直在等着阿昭对自己说出这句话,可如今面对叶昭的女儿身,自己是该叫她表姐,还是表哥,心里乱成一团,两只手不停捶着叶昭的背,一直哭喊重复说着“为什么要骗我......”

叶昭只顾将柳惜音紧紧箍在自己怀里,任她捶打着,上天给了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却没能如答应上一世惜音说下辈子做一个男子娶她,如今这女儿身却是横在两人之间最大的障碍。良久,柳惜音似也是哭累了,挣扎出了叶昭的怀抱,忙后退了一步,声音清冷道“我想回家一个人静静。”说完转身骑上踏雪往雍关城狂奔。

看着渐渐离自己远去的背影,叶昭心中一阵刺痛,终究是到了这一步,这时天空传来一声雷响,乌云遮住了天空,狂风席卷着一望无垠的芦苇荡,雷声一声声将叶昭从悲泣的情绪中拉回,猛然想起表妹最害怕的是便是打雷,想着刚刚表妹决然而去的背影,心中无比担心,顾不得伤心立马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柳府,柳惜音一回来就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蹲在门后双手抱住膝盖,瑟瑟发抖,眼泪不住的流,而叶昭则站在院子里,眼眶微红呆呆望着柳惜音房间的方向,表妹现在不愿见自己,她便守在这也好,柳天成夫妇看着这样的情况也是无可奈何,只当以为是惜音不肯叶昭上战场在耍小性子,觉着孩子们的事自己也插不上手,不敢上去多言,柳天成只过去拍了拍叶昭的肩,便拉着自家夫人回房了。

红莺在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眼见老爷夫人都走了,不免用带着怒气的眼神看了叶昭几眼。

天开始下起了雨,一滴滴敲在屋檐,打落在地上,沉浸在了泥土里,也落在了叶昭柳惜音两人的心里,雨打湿了叶昭的衣服,头发,眼睛也被雨模糊了视线,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红莺虽是气愤叶昭惹自家小姐生气,但看到一直在淋雨的叶昭也是于心不忍,连忙找了把伞撑了过去,却被叶昭躲了,红莺看她这么不领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喊“你爱淋雨便淋,生病了别来找我家小姐,谁让你惹她生气。”说完气呼呼的回到房间门口,看着小姐紧闭的房门也是担心不已。

柳惜音在门后听到了红莺对叶昭说的话,心里一阵阵的疼,怕她淋坏了身体,可如果自己出去又该如何面对成为自己表姐的阿昭,而自己对她的情感又该如何自处,柳惜音只觉得心很累,累得喘不过气,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一团乱麻。

入夜,或是受了刺激哭累了,柳惜音倚在门上渐渐睡着了,梦里独自一人身处一片红枫桃林,枫林旁都是一团团的白雾,柳惜音想去拨开这些白雾,她想逃,却发现怎么也走不出去,万念俱灰之际,远方缓缓出现了一抹蓝色影子向自己走近,“阿昭。”她下意识叫出这个熟悉的名字,直到看清面貌忙着急迎上去,“我就知道你会来,阿昭,我想你,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叶昭对着自己一笑,却说“惜音,不要想我,我过得很好。”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红枫林。不管自己叫了几声阿昭可她却再没回过头,独留她一人,漫天桃花飘落,满心惆怅融合一体,看着阿昭离开的背影,心中撕扯一般的痛将柳惜音从梦境中拉回现实,而现实却是自己将叶昭越推越远,梦中一切,梦醒成空。

“小姐,小姐”门外红莺的急切敲门声清醒了柳惜音的心神,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打开房门,缓缓开口“什么事,红莺?”

红莺看着自家小姐还算平静的表情,连忙将手中的一封信递到了柳惜音手中“叶昭少爷昨日在房外淋了一夜的雨,今早叶家军整军待发,来不及与小姐你说,这是她写给你的信。”

柳惜音这才想起叶昭今日要出征,连忙打开了叶昭的信,信中没有腻腻歪歪的长篇大论,只有歪歪扭扭的一行字:表妹,等我回来。

柳惜音看着出自叶昭真心不做多言的信,泪也已模糊了视线,一滴泪悄然滴落在信纸上,点点化开了墨痕,“大军出发了吗?”柳惜音将信紧紧放在心口问道。

“已在城门列队,正要出发。”等红莺说完抬头早已不见柳惜音的身影,红莺对着柳惜音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感叹道明明两人都在乎对方,却要互相折磨,只是红莺哪里知道她们两人之间要跨越的坎超越世俗,无人可比。

柳惜音向着城门狂奔,自昨晚一梦后她才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阿昭了,那种撕扯般的痛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而叶昭如是,骑着踏雪在城门口眺望着,希望能看到令自己朝思暮想的白色倩影出现,可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表妹还在生自己的气,又怎会来,嘴角勾起一丝嘲讽自己的笑,为何要做妄想,还妄想表妹会原谅自己吗?

出发号角已吹响“大军出发。”叶忠大喊一声,浩浩荡荡的军队往城门外缓缓前行,叶昭勒马往城里再深望了一眼,终究是放弃了,踢了下马肚子跟上大军队伍,叶明看着满脸惆怅的叶昭,知她定是为了惜音表妹,无奈叹了口气。

等柳惜音气喘吁吁来到,望着已空无一人的城门,心中一片死灰,控制不住瘫在地上,“阿昭,我等你。”闭上眼,任眼泪不停地滴落在地面上。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zt/2020/VO1DEB2sODB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