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 他按我头捣烂

李泽言是在燥热难耐的处暑时节来到现实世界的,眨眼间就到了带着些许清凉的白露时节。他在现实世界生活了二十多天,这已然超出了他的预期,也是别的纸片人不可企及的事情。

  他每天都在pad上记录日常琐事,有时是一段文字,有时是一张图片。系统切断了李泽言和账号里其他三人的通讯,他发出的消息无法得到回应。也不知道许墨,周棋洛和白起他们近况如何。

  李泽言想告诉他们,他在C市生活的还不错,希望他们不要担心。至于任务能不能按时完成,他是真的说不准。

  李泽言感受到我每天都在努力帮他升级,遗憾的是好感度和成长值几乎毫无波动。玩家和纸片人一起带着强烈目的性的升级和刷状态,是不被系统所允许的。

  李泽言和我一筹莫展,只能先将每日任务做好,再尝试些别的办法,或是等等看系统有没有别的提示给我们。

   网上没有关于养成计划的攻略贴留给我们借鉴,一切只能依靠我们自己摸索。

  C市是个慢节奏的城市,市民整日过得悠闲自在。李泽言也在不知不觉间放满了脚步融入这里。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回到校园读书,还被人用自行车接送上学。

  李泽言同学无论是校园生活还是课余生活,都过得枯燥无味,不像同学那样丰富多彩。当别的同学放学后去补课班或是兴趣班提升自己时,李泽言在家里看财经新闻。当别的同学下课去操场嬉戏玩耍时,李泽言在教室看书或者写老师布置的作业。

  班上的同学们相处没几天就熟悉起来,大家都结交了新的朋友。李泽言像一个‘制冷机器,’自带制冷效果,冻得人不敢靠近。

  小班长邹境和李泽言的同桌童童,锲而不舍地想着法子,势必要将李泽言的‘制冷开关’关闭。

  临进教师节,班上的同学们很早就聚集在一起,商量给班主任买礼物的事情。今年最终决定给班主任送一支新钢笔,让他批改作业。礼物钱从班费里出的,买礼物的重任委托给了班干部们。

  买礼物的事情本来和李泽言没什么关系,但邹境为了让李泽言更快融入集体生活,拉着他一起采购礼物,连开口拒绝的机会都不给他。

  九号下午一放学,邹境就和副班长他们夹带着李泽言,风风火火地往买礼物的商场跑。

  李泽言提前给我打了招呼,说今天放学不用去学校接他,会有别的家长晚些他回家。我一听说李泽言要参加校园活动,爽快地应允了。

  去商场买礼物的小分队,加上李泽言一共有五个孩子,三个男孩两个女孩。他们得自己坐公交车去商场买礼物,买完礼物后会由邹境的妈妈统一送回家。

  放学后的公交车上坐满了大人和小孩。李泽言被邹境连推带挤,成功的坐上公交车。这趟车只需要坐三站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他们得提前往后门移动。

  李泽言护着两个女孩子挤到后门,其他两个男孩子也顺利跟了过来。

  李泽言长吁一口气,挤公交车可真是慌乱又难受。他抓住扶杆,将书包背包向上拉了下。刹那间,感觉自己被一股灼热的视线窥视着。

  他下意识地别过头,发现一位体态丰腴,留着长卷发的中年妇女坐在座位上,用眼睛直勾勾地盯他。

  中年妇女见李泽言回头看她,露出阴沉地笑容,没有偏移搁在李泽言身上的目光,看的更加大胆妄为起来。

  对方的眼神像是肉食性动物在观察自己将要捕捉的猎物一般,李泽言被她盯得不太舒服。他仅仅只是微微蹙起眉头,神色坦然,脸上不带一丝慌乱。

  李泽言在脑中推测着,这个女人这样看他,究竟有什么企图。

  公交车停停靠靠,很快地行驶到商场附近,后门上的广播已经开始播报即将到达的站点名。

  邹境拍了下李泽言的肩膀,“李泽言,别发呆了,我们到了。”他心大,没有觉察到李泽言的异常,权当李泽言一路在愣神。

  车上环境嘈杂,李泽言注意到中年妇女离开了座位,向后门的位置走了两步,和李泽言只隔了两个人的距离,两人都没有收回视线。

  李泽言不太确定对方是真的要在这站下车,还是听到邹境说他们要在这站下车后,临时起意走过来的。

  同站下车的人不在少数,又有些乘客从前朝后拥挤,中年妇女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挡在身后。

  李泽言看不见她,车门又碰巧打开。邹境拉着李泽言的胳膊,招呼同伴们下车。

  车站上挤着不少人,李泽言下车后环顾四周,没见到那个中年妇女。

  这辆公交车即将驶离站点。李泽言不太放心地透过公交车的玻璃窗向内张望,他看到中中年妇女移动到车窗边的位置,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没有在看他。

  邹境已经在招呼大家往商场走了。李泽言收回目光,暂时放下了顾虑,抬脚跟去同学们的身边。

  商场里文创专区和玩具专区紧挨在一起。同学们的想去玩具专区的小心思,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

  “反正今天作业不多,时间也很多。我们要不先去玩具区逛十分钟,然后再去给老师买钢笔。”学习委员的话说到同学们的心坎儿里,大家咧着嘴巴傻笑使劲点头。

  李泽言一点话语权都没有,被邹境捂着嘴巴,拖进了模型区看赛车。女孩子们则去了布偶专区。

  没了平日和家长逛商城的约束,同学们撒开欢儿地进入玩具区东瞅瞅西看看,把给班主任买礼物的事情抛之脑后。

  说是只待十分钟,李泽言抬胳膊看表,半个多小时都已经过去了。

  一下拉住四个熊孩子对李泽言来说异常困难,李泽言只能先把小分队里管事的邹境‘抓’住。

  李泽言颇为无奈的开口提醒他,今天是来给老师买礼物的。

  邹境放下了手中的汽车模型,拍了自己的脑袋,终于想起出来的目的。他赶忙又把四散在玩具区各处的同伴们召集在一起,往文创区走。

  离开玩具区对于大家来说是件残忍的事情,走之前大家都依依不舍地看了眼自己喜欢的玩具。

  文创区钢笔种类繁多,大家一时间都挑花了眼睛。后来干脆把各自给老师挑好的钢笔放到一起投票,最终选择了副班长挑选的那支。

  副班长挑选的笔,是她父亲用的同款钢笔。她爸爸是高中数学老师,小姑娘相信父亲的品味,就拿了这支笔过去。

  同学们听了推荐理由后,一致同意将这支笔买下送给老师做礼物。大家一块儿去了收银台买单,叮咛店员把钢笔包装的好看些。

  李泽言监督好副班长妥帖的收好班费和礼物,又让邹境给他的妈妈打电话,让她来接同学们回家。

  天色不早,得早些回去。

  邹境妈妈说,她马上就到商场了,让大家去西1口等她。她待会儿会带大家在外面吃饭。

  和同伴们吃饭并不是李泽言预期内的行动,他以为买完东西就会被送回家去,没想到还要一起吃饭。

  成功推掉聚餐活动的可能性不足1%,他得向我报备一下行动。李泽言边走边给我发信息。

  李泽言:邹境的妈妈说,今晚要带我们在外面吃饭。

  我:???

  我:!!!

  我:挺好的,去吧。

  李泽言:......你把饭做好了?

  我:今晚吃小馄饨,你的那份给你留在明天早上,或者给你当宵夜吃也行。

  李泽言:宵夜就不必了,明天吃吧。

  我:ok。到小区门口提前给我打电话,我下楼接你。

  李泽言刚想回复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走丢。”

  我又迅速的补充了一句。

  我:张奶奶刚给我说,最近又有小孩子失踪,我得看着你点。

  李泽言手指已经在屏幕上完整地敲完句子。他思忖了下,又按了清除键删掉。

  我拿着手机看“正在输入”的那行字在顶端显示了几秒,等了半天也没见李泽言发信息给我。

  我:?你想说什么。

  李泽言:我知道了,到了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

  我:行,那待会见。

  李泽言:嗯。

  李泽言将手机摁灭放进口袋。临时改变主意是因为,他想起了下午在公交车上碰到的中年妇女。女人阴沉的笑容烙印在李泽言的大脑里,一时间难以消除。

  他现在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儿童’,做事还是稳妥些的好。

  李泽言心里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

  临出商场前,女孩子们说想去上厕所,大家调转了方向往洗手间的位置走。小同学一个接一个走出洗手间,等了半天也不见童童出来。

  李泽言觉察到事情不太对劲,让副班长在去洗手间寻找童童。没过多久,副班长就跑出洗手间,说童童不在里面。

  情况一下变得危急起来,李泽言先是指挥邹境给他妈妈打电话,又让副班长守在厕所门口,看看有没有大人带着小孩从里面出来。学习委员被李泽言安排去找附近的工作人员求助。李泽言边报警,边四处张望,寻找行径可疑的人。

  除了童童之外,剩下的三个孩子都在自己视野范围里。他没有Evol,只能靠原始的方法寻找孩子,向大人求助。

  学习委员带着两个工作人员急速赶到洗手间出口,其中一个人又进到厕所里查看情况,另一个留下照看剩下的小朋友。

  商场的广播站开始播放寻人启事、商场的安保处加强戒备,又多派了两支巡逻队去找孩子。邹境的妈妈接到电话后,火急火燎地往西1口跑,看见邹境后大喊了了一句:“儿子!”

  “妈妈,我在这里!”邹境招手回应。

  正在给副班长递纸巾的李泽言鬼使神差般地回头,望向邹境妈妈所在的位置。一个中年男人背着一个大点的孩子,正从一楼某家童装店内走出,走在他左手边的女人提着几个购物袋,和他有说有笑。

  邹境妈妈跑地着急,不小心撞到了女人手里的购物袋。女人微微笑了下,将头发别到耳后,蹲下去捡起纸袋。

  李泽尔只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就注意到她是在公交车上碰到的那位中年妇女。背小孩的男人,李泽言也有几分印象。他是临下车前挡住中年妇女的人。中年妇女当时留在车上,但男人却跟李泽言他们一起下了车。

  李泽言只察觉到搁在明处的危险,却没顾得上暗中窥视。

  在原地愣了数秒,李泽言扔下书包朝对方奔去。

  北京时间七点四十分,C市地方台开始放送本地新闻。拐卖小孩犯罪嫌疑人的照片,被分别挂在屏幕两边,主持人播报新闻,向社会各界人士募集线索。

  我吃着饼干,把小馄饨的食材装进冰箱里。李泽言不在家吃饭,我也懒得开锅吃饭,随便凑合就行。

  瞄了瞄电视机里挂着那对嫌疑犯夫妇的照片,我砸吧了下嘴,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机。

  李泽言这顿饭吃的有点久了,我准备给他发个信息问他在吃什么好的,吃到现在还舍不得回来。

  我刚拿起手机,就有一个陌生来电显示在手机屏幕上。

  “您好,请问您是李泽言的姐姐吗?他出了些状况,现在在人民医院里。麻烦你......”

  那人话没说完,来电就被我不小心挂掉,指尖上的饼干被我轻而易举地掰折掉在地上。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xt/2020/cNjFIl4JNFl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