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被老头干好爽

晚上下班后,我给子谦打电话,约她出来陪我聊聊。

在护城河旁的公园长椅上坐下,因为没吃晚饭,我啃咬着一个大苹果,看着湖面发着呆等子谦来。

子谦在身边坐下,穿着浅粉色的休闲衫,白色短裤,黑色平跟凉托,头发扎个马尾,带了无框近视眼镜。子谦以经很多年不带眼镜了,此刻的子谦又让我回忆起了学生时代。

子谦看我发呆看着她,就叫了我声,我才回过神,笑了笑,又转头看着湖面发呆了。

子谦看我呆呆的样子,像受了什么打击整个人都蔫了。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问我:“怎么?发生什么事了?看你这挂了霜的样子。”我愣愣的回答:“刘阿姨,撞见我和婷婷的事了。”子谦愣了一下问我:“那说什么了?怎么你俩了?”我还是愣愣的回答:“当时没说什么,阿姨还算冷静,只是让我先回自家。我回了家,给婷婷发信息问她,阿姨说什么了?婷婷说,阿姨只是一直在哭,没对她说什么。本来今天我准备去看婷婷的,想跟阿姨好好谈谈的,可没想到阿姨今早先来我家了。”子谦惊讶的问我:“那阿姨把你俩事告诉你妈了?”我摇摇头说:“没有,我也以为阿姨来是要告诉我妈我和婷婷的事的。可阿姨只是找我单独谈谈的。”子谦松了口气的问我:“都谈了什么?”我说:“阿姨说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遭遇不幸受到伤害。跪在我面前恳求我,放过她女儿让我离开她女儿。你让我情何以堪呀。”子谦皱了皱眉问我:“那你答应了吗?”我悠悠的说:“嗯,我答应了,要不我又能怎么办?我只好先答应阿姨了。”子谦揉揉我头发说:“婷婷,知道吗?”我叹了口气说:“应该不知道,我想阿姨是等我去跟婷婷说。”子谦拢拢我肩轻声说:“婷婷给你打电话没?你准备怎么办?”我苦笑的说:“打了,我下班时打了几个电话,我没接,我回她信息告诉她,我还没下班今天有些忙。现这样减少些联系,也好让刘阿姨安心,我也没有想好办法,你俩又快开学了,等你俩回了学校距离远了,阿姨也管不到太多了,我在联系婷婷。”

子谦把头靠在我肩上也叹了口气,我转头看看肩上的子谦好笑的说:“你叹什么气?又不是你被抓住奸情。”子谦掐了掐我胳膊上的肉,就抬起了头说:“看你还能笑出来,你应该也没什么事了。”我摇摇头弯弯嘴角说:“也就是苦中作乐了,哭也不能解决问题,只能自己找宽心了。”子谦说:“那你也要先跟婷婷说声,要不她该瞎想了,别在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我扔了苹果胡,伸了个懒腰去抱子谦。

子谦嫌弃的说:“你擦手了吗?吃完苹果一手粘糊糊的你就抱我。别弄脏我衣服,好了,你抱的我都出汗了。”我却撒娇的用头往她脖子上蹭,弄的她直痒痒的笑。我突然停住了,手捂着胃,开始突冷汗。子谦感觉出我的不舒服,不知从那变出来罐八宝粥,责怪的语气说:“那,先把这个喝了,在吃胃药。”我看看她手上的八宝粥在看看她,埋在她的脖颈笑出声说:“我怎么发现,你比我妈还像我妈那。呵呵……”子谦拿八宝粥轻轻的敲了一下我头笑着说:“你少得瑟,谁是你妈?我要是有你这个姑娘就扔护城河里让臭水把你冲走。呵呵……”

饭桌上,“妈!你今早是不去小文家找小文了?你想干嘛?”刘婷气愤难过的问刘妈妈。刘妈妈拿筷子的手停了一下夹起片木须肉放到女儿碗面。刘妈妈放下筷子看着刘婷说:“小文对你说的?我去她家找她了?”刘婷推开饭碗说:“没有,不是小文说的,是我猜出来的,我晚上给小文打电话,小文没接我电话,说好来看我也没来,在联想你早上出去时和回家时的表情。我是你女儿,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妈,我把话就跟您说明白了,您是我妈,应该也了解自己女儿。我是不会跟小文分开的,就算小文说要跟我分开,我也不会同意的。”啪!刘妈妈重重的拍桌子指着女儿说:“造孽呀,我怎么养了一个你这样的女儿!我做为母亲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走弯路遭遇诽议与指责,不想你受到伤害。难道有错吗?”刘婷低垂了一下头睫毛微动复又抬起头眼睛里满含泪水的说:“妈,当初是我逼小文接受我的,一切都是我要开始的,都与小文没关系。妈,我是真的爱小文,我离不开她,我求您了别让她离开我。”呜呜……说完整个话刘婷就捂着脸在掌心传出呜咽声。刘妈妈也哭的悲从心中来,刘妈妈起身回了房间关上门在也没有出来。

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

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

幸福着你的幸福

因为路过你的路

因为苦过你的苦

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

追逐着你的追逐

因为誓言不敢听

因为承诺不敢信

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

去说服明天的命运

没有风雨躲得过

没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的牵你的手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也许牵了手的手

前生不一定好走

也许有了伴的路

今生还要更忙碌

所以牵了手的手

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

没有岁月可回头……

“喂~婷婷,你怎么还没睡那?你别哭呀,怎么了?你说呀!是阿姨说你了吗?唉~你别只哭呀,我听的心都要碎了。好吧,你哭吧,哭够为止,哎呀,你轻点哭,小心变成小猴子。”噗~“为什么是小猴子?”嘿嘿~“因为小猴子都是红脸的呀。”噗~“你怎么那贫,人家在哭你还能笑出来说笑话逗人。”呵呵~“我的婷婷小公主,这下你不哭啦?哭够没?要不咱在接着哭?”哼~“我哭你很开心吗?你为什么不来看我?还不接我电话。”呃~“怎么可能,你哭的我揪心担心死我了,真的是下班太晚了,而且我现在去也不太方便,阿姨应该是不想见到我的。”唉~“我晚上跟我妈说明白了,我是不会和你分开的,就算你说要和我分开,我也不会答应的,你也不许有这种想法。”唉~“你何必说那些话,阿姨一定很伤心的。我们不能太伤父母心的。”咳~“嗯,我也不想的,可我妈脾气我太清楚了,你,我又太了解了,我要是不说明白,你就有可能逃避。”嘿嘿~“那阿姨现在怎么样?”唉~“应该还在哭那吧。对了,我问你,你家里要是也知道我俩的事,你准备什么应对?”啊~唉~“我妈的脾气你我都知道,恐怕是一场血雨腥风。会很惨烈的!”嗯~唉~“我可告诉你,我不说放弃你就绝对也不许放弃。听见没?”嗯~“好,我尊命。”嗯~“乖啦,赏你个吻,么么,那都睡吧,好做好准备打硬仗。”嗯~“么么,睡吧,晚安。”嗯~“晚安,我爱你。”嘟嘟……

婷婷呀,你的爱让我有了责任和前进的力量。我又怎能辜负你的爱,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坚持争取。

或许我们总在不经中,伤害到一些人对我们的爱。

咚咚咚……!妈!你开门呀?你别这样?放我出去!妈!放我出去!妈!妈!你把电话还我!妈!咚咚咚……!

你别敲了!在敲我也不会开门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死也不会同意的!妈,这也是为你好,不想你将来后悔,你现在只是一时冲动,你还太年青了,这条路妈不能让你走。你就安心的等着我给你办休学,然后给我准备好出国。妈!呜呜……咚咚咚!妈!你要是不给我开门,我就跳下去!哗啦咚!妈!我真跳了!咚!你!婷婷!你给我下来!婷婷呀你要气死妈妈呀?你疯了吗?妈!我也不想这样的,可你也不能因为别人的眼光,就认为我会不幸福。我的幸福就是跟小文在一起!我真的很爱她!妈,我求你了就成全我俩吧。咚!妈!我给你跪下了,请原谅女儿不孝。我和小文会孝顺你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会得到幸福的。妈!刘婷哭着伤心欲绝的跪在自己母亲的面前,抱着母亲的腿恳求着。刘母也沉默的流着泪,哀莫大于心死的点了头。刘母并不是认同了,只是看着女儿哭的心疼,不忍女儿如此伤心难过。只有让自己先饮下苦水了。刘婷,看母亲终于点了头,站了起来抱着母亲说:“谢谢你,妈。”

清早的凉风,吹动着竹叶色的窗帘,风扇的嗡嗡声,环卫车的滴滴声,麻雀的叽喳声,这是一个跟每个清晨都没什么不同的祥和日子。也注定是个不平静不平凡的日子。

我跟每天都一样,起床洗漱好去上班。中午休时师傅告诉我,家里打电话给她给我请了假,说家里有事让我回去。

我在回家的路上,一边骑车一边溜号,差点在天桥下被轿车撞倒。

一上楼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家门大开着,一进家门就看见父亲在给母亲倒水拿药。我忙紧张的问父亲:“妈,怎么了?”父亲看看我眼神复杂的说:“你妈,心脏药犯了。”我慌张的问:“怎么会犯药那?”父亲叹了口气说:“你刘阿姨来家里找你妈说了你和刘婷的事了。”我手里的背包咣当一声就掉在地上了,我双眼满是惊慌的看着父亲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母亲吃过药喝过水,缓过来些,一看到我就愤怒的指着我,把手里的杯子砸向我。杯子砸到我腿边的地板上,碎片刮伤了我小腿,血就随着我小腿滴答到地板上。我却完全不知痛感,就那么呆呆的站着。

父亲连忙阻止母亲在拿东西扔向我,母亲怒目而视的骂着我:“你个变态,你个不要脸的,你怎么不去死,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孽女,你怎么不去死,你个死变态,你瞅瞅你不男不女的样子,还敢给我搞死同性恋,你给我滚!”父亲一直在母亲身旁安抚母亲情绪,母亲突然起身冲进厨房,拿着菜刀出来,双眼赤红,就冲着我来,边把刀挥向我边骂到:“我杀了你,杀了你就一了百了,省着丢人现眼,让人家指指点点咱家,好好个女孩子你不当,非要当死变态。”父亲,看我还在门口发呆,眼看母亲就要砍了我。赶忙抓住母亲手腕,对着我喊:“小文,你赶紧快跑,去朋友家避避。”喊了我好几声我才反应过来,回过神看看母亲在父亲怀里的疯癫。才跑出家门,跑到楼下就听到父亲的惊呼声。我赶忙又跑回家,一进家门,就看到倒在地上的母亲,父亲回头看见是我,大声的叫我赶紧打120。

救护车来时,子谦也跑上了救护车陪我。

到了医院,母亲被推进了抢救室,我顺着墙壁滑落到地下,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上才感觉到自己的呼吸。父亲焦急的在抢救室门口等待母亲,子谦安慰了一下父亲,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把我拥入她怀里。不停轻轻的拍打我后背,我木木的在她怀里抓紧她衣服。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母亲终于被推出抢救室,父亲赶忙问医生母亲病情。我因为长久的蹲坐而双腿麻木,一时站不起来,子谦松开我说:“你别动,我去给你问问阿姨情况。”我感激的看着子谦,子谦摸摸我的脸,怜爱的看看我,就起身去问医生情况了。子谦回来告诉我:“阿姨没事了,就是受刺激太大了才晕过去的。现在推回病房了,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等醒了,也不能情绪太激动。叔叔现在在病房陪阿姨那,让我俩回家拿些日用品来医院。”说完子谦帮我揉了揉发麻的腿,揉着揉就看到我小腿上的伤口。血以凝固,只是腿上还有点点暗色血迹。我感觉到子谦手的轻触,与滑落我伤口处的泪水。

我从呆愣中回过神,看着小腿处的纤纤手指和伤口处的水质。我抬手理了理她垂落的发梢,轻缓的说:“我没事,不疼。”我拉着子谦的手,自己先站起来在拉起她。对她说:“子谦,谢谢你。麻烦你陪我回家拿点东西。”子谦稳稳了情绪抬头回到:“嗯,好。”

我俩一路无语回到家,我先去父母的房间收拾些常用的物品。一进我家门子谦就看到了满地的碎片和那把菜刀。惊恐的看着我背影眉头紧蹙。我从房间出来时,就看到子谦在扫地上的碎片。我看着子谦的身影,心里有了些微的安心温暖,不止于太荒凉疲惫。

在回医院的路上子谦问我:“如今这样,你怨刘阿姨吗?怨她把事情弄到如今这分田地吗?你后悔跟婷婷在一起吗?”我看着医院的大门,无比哀伤的说:“这是一场我没有做好准备又在意料之中的出柜。我不怪刘阿姨,我知道刘阿姨只是太爱自己女儿了。要怨只能怨我自己,太懦弱无能了,不该让父母们受到伤害。后悔吗?!我应该后悔吗?!为了爱自己的人,我不后悔。子谦呀,如果是你,你会后悔吗?!”我头也没回的向医院走去。子谦看着我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久久没有跟上我的脚步。

爸,妈,醒没?我一进病房就看到了病床躺着的母亲。母亲脸色苍白无半点血色,双手还紧握着,眉头紧蹙,好像在睡梦中也全是悲伤与愤怒。父亲看我来了摇摇头说:“还没那,医生说要明天才能醒。东西你都拿来了吗?”我点点头说:“嗯,都拿齐了。”父亲叹口气说:“小文呀,你既然不是我亲生的女儿,可也是一起生活快十年了,也当亲女儿看待的。你妈的心情你要理解,我也不太能同意你和刘婷的事。可我了解你的性情,你即然选择了,就不会轻易松口。所以,你妈这,我会帮你劝劝她的。你妈的话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她说的也都全是气话。”我满怀感激的看着,我这位在一起生活了十年的继父。眼中不自觉的满含泪水,我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感激的点了点头,在看了看病床上的母亲,就转身出了病房在病房外的长椅坐到子谦身旁。把头靠在子谦的肩头上,子谦抬手揉了揉我的脸颊,握着我的手沉默不语的让我安静的靠着。

刘婷是在傍晚知道消息后赶来的,一上楼就看到了坐在病房外长椅上的我和子谦。远远的看着我把头靠在子谦肩上休息,

后来,许多年以后刘婷跟子谦说起当时情景。刘婷说:“子谦,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难过,那么远远的看着你俩相依。让人都不忍打破那份只属于你俩的世界。我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自己好像个第三者。”

刘婷急急忙忙的跑到我身边,子谦跟刘婷轻声说:“刚睡着。”刘婷跟子谦点了点头,爱怜的看着我的侧脸,伸手抚上我的脸颊。我突然在梦中惊醒,用手挡着眼睛,努力的适应眼前的光亮,在朦胧中一点点的看清眼前人影。闭了闭眼睛在睁开,才看清刘婷在一片冷清的灯光下担心的眼神。我把头从子谦肩上移开,低了低头揉了揉眼睛,在抬头对刘婷努力挤出个笑容好让她安心。刘婷看我对她笑,却抱着我哭了出去。我连忙也抱着她,轻缓的安慰她说:“别哭,我没事的。妈妈也没事。你别担心。会好的,都终将会过去的。”看着医院的天花板上的灯光,努力让自己睁大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子谦看刘婷哭的伤心,又看我在努力忍耐眼泪。拍拍了拍刘婷的肩膀,说:“好啦,婷婷你别哭了,这是在医院那,别打扰到阿姨休息。”刘婷才止住哭声点点头,坐我另一边抱着我让我头靠着她肩上。子谦看看我和刘婷说:“挺晚了,小文一天没吃东西了,叔叔也没吃,我去打包点饭回来。”说完就拍拍我手背,起身向医院的幽静的楼道里走去。我看着子谦的背影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子谦走后刘婷对我说:“小文,对不起,都怨我妈,今早我为她点头就是答应了,没想到她还是没死心,尽然冲动的去告诉你妈我俩的事。”我把头从她肩上抬起,头向后靠在墙壁上说:“你没做错什么,阿姨也没做错什么,你无需道歉,你妈妈只是太爱你了。你别担心,我没事的。”说完我就闭上了眼睛,不在说一句话。刘婷看着我这个样更是难受了,又开始小声的抽泣。

我没办法只能抬手把她抱在怀里,亲亲她的发顶。子谦回来时就看到了是,我闭着眼睛头靠墙壁抱着刘婷,刘婷闭着眼睛靠在我怀里的情景。当子谦提着东西走近时,我就睁开了眼睛,拍拍怀里的刘婷说:“我先给我爸送饭进去,你陪子谦先吃点东西,子谦陪了我一天也没有吃过东西了。”刘婷从我怀里抬起身体,我拿过子谦手里的东西就起身进了病房。

病房里开着一盏小夜灯,父亲就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睡觉。我拍拍父亲的肩,父亲惊醒过来。我赶忙轻声说:“爸,没事,是我,您一天没吃饭了,你吃点东西在到隔壁的床位上睡会。”父亲看看母亲才点头说:“嗯,好,你也去吃点东西,这有我在那,你先陪子谦回去休,别都累坏了,明天你在来替换我。”我看看父亲有些发青的眼窝,在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母亲,点了点头说:“好。”就转身出了病房。看到在长椅上的子谦和刘婷说:“你俩怎么都没吃那?”子谦说:“等你一起吃。”我看着子谦笑笑说:“我爸说让我们先回去休息,明天来替换他。”子谦说:“嗯,那就听叔叔的话先回去。”刘婷说:“那我陪你回家,在在路上吃点热乎的东西。”我看看刘婷又看看子谦,子谦对我点了点头,我说:“嗯,好。那走吧。”刘婷帮子谦收拾了一下打包回来的东西,我看看打包的东西说:“都带回家热热在吃,就不用在在外面吃了。”说完就下楼打车去了,刘婷和子谦在后面追上我拉着我手。

回到我家,子谦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今晚不回去了。刘婷也给刘妈妈打了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说今晚留下来和子谦陪我。我则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子谦去厨房热菜。然后,三个人一起吃的饭,刘婷和子谦去洗漱,等我刷完碗,她俩也都洗好穿着我的大运动衫和运动短裤。我依靠着门框看着她俩坐在我床上擦头发,我怎么感觉那么奇妙有趣那。她俩都抬头看我,我笑了笑缓步走的衣柜拿了夏凉被给她俩。然后,我就躺床上准备睡觉了,突然她俩把我拉起来,按住我给我吹头发。我咯咯的笑了起来,伸手抱住她俩的腰把头埋进她俩腹部。她俩给我吹好头发,揉揉我的头发。我放开她俩眼神明亮感谢的说:“有你俩在,真好。睡吧,晚安。”躺下转身就闭上眼睛睡觉。子谦和刘婷在一边我自己在一边,刘婷拿手搭在我腰上,亲亲我背说了声晚安才安心的睡觉。子谦关了灯,在黑暗中躺上床,眼睛却睁的明亮手紧抓着被角。

有些时候,我们爱着一个人,而不自知。我们害怕改变后的失去,习惯了以朋友的名义去守着一个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xt/2020/cNjDIw4fND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