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在书房用毛笔要了你

明临来不及多想,心里催动剑诀,破湮剑出了鞘。破湮剑与广寒剑皆是万剑山蕴灵而成的仙剑,虽不似广寒剑一般有御冰之灵力,却自有一种强大到仿佛可以重铸仙剑的玄雷力量。

在破湮剑强大的剑气之下,晏霄顺水推舟退开了。明临又驱使着剑环绕了一圈,将四周逼近的剑都斩落了,破湮剑回到了明临身边。

“我们走。”明临拉着顾月留就站在了剑身上。

“嗯。”

明临御剑破空而去,顾月留运起周身灵力铸成了几堵冰墙,挡住了大部分修士的飞剑。修为高深的修士直接御剑追了上来,晏霄蓝色的身影纵横在飞剑之中,一人一剑拦住了众多修士,为顾月留和明临堵住了路。

明临没有回头看,御剑化为一道残影,离开了归一门。他以前逃命都没跑这么快过,身后逐渐没了追兵,明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回到了心底。

他一时也没有好的去处,只是一路朝着落日而去,穿行在落日晚霞中。前方是绚丽唯美的景象,身后是他人生中唯一的光……

明临被归一门抓住要行刑时,被人们称为除魔大会。

除魔大会上修真界仙门百家中的清风明月顾月留与魔头明临结为道侣的事,在第二日便传遍了天下。顾月留是非不分自甘堕落与魔为伍,一时间也成为了修真界人人唾弃之人,多年声望也在一夕之间毁于一旦。

修真界仙门百家人人都在看云天之巅会如何作为,顾月留身为云天之巅长老,皇甫肆的同门师弟,却为了一个魔头脱离云天之巅,还与之在仙门百家面前结为道侣。甚至与仙门百家为敌,救走了魔头。

人人都在等看戏,云天之巅却什么也没说,云天之巅依旧是处处都设着结界,弟子们不出山,也不迎人入山。对顾月留离开云天之巅的事只字不提,也不对顾月留所做之事给众人一个说法。似乎是想保顾月留,又似乎是对顾月留彻底放弃。

而除了顾月留,一众修士对晏霄也是颇有微词。在除魔大会上,晏霄在最后关头放走了顾月留和魔头,还和一众修士拔剑相向了。

除魔大会之后,明临和顾月留失去了踪迹,仙门百家对两人发出了追杀令。

明临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很熟悉,这张雕花木床,那方圆桌,那两张圆凳都给了自己十分熟悉的感觉。屋里有扇窗子对着院子,从那里看出去能见到院子里开的正盛的花草,窗外暖洋洋的样子透过窗子洒进来铺满了房间。

他其实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了,脑海里最后的画面是自己御剑带着顾月留一路向西。

顾月留?明临着急的坐了起来,顾月留去哪了?在他心急的想要下床的时候,屋门被推开了。

顾月留一身白衣背着光而来,手中还抬着一个碗,明临痴痴的看着来人,半响没动静。顾月留坐在床沿,嘴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的时候,他甚至还红了耳。

这个人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结为了道侣,这个人是他的了。

“我估算着你也该醒来了,就将先将粥熬好了,先吃吧。”顾月留轻声说。

“好。”

明临接过了碗,是碗清淡的瘦肉粥,上面还洒着些碧绿的葱花,粥熬的刚刚好,味道也很好。明临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反正在闻到粥味的时候他饿了。

明临一口接着一口的,很快就喝完了那碗粥。

“我昏睡了多久?”明临问。

“两天了。”顾月留伸手接过明临的手,就探查他的脉象,可能是因为玄心流光诀的原因,明临昏睡了两天,身上的伤就已经全都好了,惊人的恢复力。

“这是哪里?”

“这里是我找到大白的地方,当年大白在这里等了你好几年。左邻四舍说,大白一直不肯离开这里。”顾月留当年在得知一切真相之后,心痛难忍,重游了一遍当初明临所走过的路。在看见忠心一直等候主人,不肯离去的大白的时候,他带走了大白,他想留住一切关于明临的。

明临又重新环顾了四周,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熟悉感是从哪来的了。这里是顾月留死去之后,他带着顾月留尸身住了快三年的小院。

他手不自觉的抚摸床,在这张床上,他曾经绝望的抱着顾月留冰冷的身体。在每个夜晚中,忍受着绝望和孤独侵袭,如果那时候不是找到了救回顾月留的方法,他真的就坚持不下去了。

“你买下了这个院子吗?”明临问。

“嗯,我买下了它,请左邻右舍偶尔照看一下。有时候我也会来这里看看。”顾月留温和的声音轻声说着,在轮回之镜中,他看到之前的那些真相的时候,对明临有着的只是深深的愧疚。而在看到这个院子里,看到明临绝望的静静的流着眼泪,抱着他死去多时的身体,说他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顾月留对明临的感情发生了变化。

他多希望自己在那个时候能醒过来,抱着明临,给他安慰。

他也真的抱住了他,在时隔十二年后,他将那个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人抱入了怀中。

其实,哪用想什么,在顾月留察觉自己喜欢上了明临的时候,他就只会站在明临身边了。就算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就算违背了世俗人伦,怀中的人为了他宁愿自己魂归大地,他又有什么不能呢?

“月留,我终归还是将你拉下了云端,与我一同陷在了这地狱之中。”明临埋在顾月留颈间说。“可是我现在,不会再放你走了。”人人都说,爱是无条件的付出,惟愿那个人好。明临却做不到,他喜欢顾月留,所以不顾一切想在他身边,最后还囚禁了他。后来顾月留死了,明临才后悔,重回世间之后,本来想安安静静的守着,但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现在顾月留还和他结成道侣了,现在的他是绝对不会舍得放顾月留离开的,就算说他自私,说他霸道也好。

“地狱太黑太冷,我来陪你不好吗?是我自己自愿与你一起的,我也不会再离开。”顾月留手轻抚在明临背后,“拜了天地,昭告了神明,你我便是此生唯一的伴侣,不管前路如何,我们都会一同走下去的。”

“不止今生,永生永世我都要跟你在一起。”明临边说边在顾月留左耳边落下了一个亲吻,圆润的白玉钳在顾月留精致的耳垂上,这是他以前留给顾月留的,顾月留一直戴着。

“这枚我虽好好保存,却还是有些旧了,你要不要再送我一枚?”顾月留笑问。

“我再送你一枚东珠可好?”明临兴致高昂的问,这次是顾月留亲口要的,明临心里满是喜悦。他想重新再送一枚耳饰给顾月留,想让顾月留每时每刻都想着他。

“好。”顾月留温柔的应。

“以后,我每年都送你一枚耳饰,你会喜欢吗?”明临又问,一边问还一边在顾月留颈边落下一个个亲吻,手还不安分的在顾月留腰间动了起来,灼热的气息萦绕着顾月留。

“我会喜欢的。”顾月留将在自己颈边作乱的明临推开了些许,无奈的笑着,表情里却满是纵容,“你身体刚好。”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临反驳。

“可是,你这具身体才十五岁。”顾月留又说道,虽然现在明临的身躯变成了与自己差不多的身量,但是白忱本身才十五岁,顾月留怎么说也下不了手。

“……”明临这时无比痛恨自己十五岁的身体,他与顾月留刚刚结为道侣,他自是想与顾月留更亲近一点,但是这十五岁横档在了两人中间。

“我去给你熬药,你再休息会。”顾月留温柔的在明临眉心间落下了一吻,安抚了明临不满的情绪。

明临就这样看着顾月留起身走出了房间,明临躺回了被褥间,被褥里有一种熟悉的冷香,明临忍不住笑了。再等等就再等等吧,他两现在都是属于彼此了。

这个时候,他才有精力去想在归一门的时候。归一门一向自诩名门正派,又是修真界仙门百家的几大世家门派之一,晏道本人更是在位多年,在修真界声望极高,振臂一呼响应者无数的那种。但是这次为了让他落网,竟然故意趁顾月留闭关时用顾月留做诱饵?

在他被关在归一门地牢中时,甚至还派人过来问玄心流光诀的心法,晏道是对玄心流光诀有兴趣吗?晏道似乎也知道一些玄心流光诀,不然不会用十二枚骨钉钉住自己,一般修士被钉骨钉,只会用八枚,钉住几大要穴,让人不能运转灵力。而晏道却让人用了十二枚骨钉,这十二枚骨钉很有效的钉住了自己,让玄心流光诀没法运转。玄心流光诀不同于一般心法,它会自己在体内运转,所以明临即使是昏迷了,玄心流光诀自己运转之后,他体内的伤也就慢慢的痊愈了。

晏道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些的?

还有,破湮剑又是怎么来的?他重回世间之后也曾暗暗打听过是哪家收了自己的剑,却无人知道,而那天破湮剑却自己来了。虽然破湮剑有灵,但是还不至于会自己千里迢迢飞过来。只能说明,破湮剑就是被在场的哪家仙门所收藏,还特意放了出来。这个人是有意助自己的,但是这个人又是谁呢?他帮助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是想帮他,还是想帮顾月留?

毕竟当时,顾月留正跟着自己,假如没有破湮剑出现,晏霄没有帮助他们。一旦凤隐也出手了,他们是很难活着离开归一门的。凤隐当年在试剑大会上夺得第一名,修为在当时就已经与顾月留不相上下,甚至在当时还超过了顾月留。经过了十二年,凤隐的修为只会比之前更可怕。

明临庆幸当时凤隐没有立即出手,也庆幸在凤隐出手前,他两已经离开了归一门。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xt/2020/cNjDIJ4rNDJ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