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小雪又嫩又紧的 章 跪下含着

我还没从充电方式中缓冲过来,那个沉寂了一天的系统又发声了。

"任务编号为LZY0113的玩家,晚上好。接下来我将为您发布幼年李泽言每日所需完成的日常任务。任务一:每天为幼年李泽言讲睡前故事。任务二:每天与李泽言进行一个小时的互动,如一起看书写字画画等。以上任务采取打卡制,当日任务需在23时59分前完成。每日任务奖励将在李泽言进入青少年模式后结算。请您注意时间,及时完成任务。"

"您今日已完成任务二,距离每日任务结算还剩45分钟,请您尽快完成任务一。"

"李泽言当前状态为:幼年形态,好感值-15%,剩余电量20%。"

系统一条一条推送信息,我心如死灰,李泽言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鉴于李泽言现在是个8岁大的孩子,让他睡地板我有些于心不忍。我暂时允许他睡我的床,明早再把沙发床搬到卧室里。考虑到他身体里居住着30岁成年李泽言的灵魂,我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毛毯,把我和李泽言东西分隔。

卧室的电子时钟显示现在的时间为23:30,我侧身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平躺着的李泽言,准备给他讲睡前故事。

"李泽言,你想听小鸭子的故事吗"

......

"你如果不想听,我们换一个也可以。比如豌豆公主,或者白雪公主。你自己挑吧。"

......

"算了,既然你不吭声,我给你讲一个包子的故事吧:从前有一个包子,它志向远大…”

我嘟囔着讲完故事已经快11点50了,李泽言并没有睡着。我对于我讲故事的水平有着清醒的认知,没指望李泽言可以被我哄着睡着。

值得庆幸的是系统已经结算了今天的任务。

我长叹一声气,用手指点了下发着微弱光芒的终端。

搞了半天,我是李泽言的充电宝

"李泽言,你说如果我不按要求完成任务会怎样"

即便系统已经明确告知我处理方式,可联想今早李泽言跟我说话时那副纠结地神情,总觉得这个游戏任务背后似乎另有隐情。

李泽言让我帮帮他,我能帮他什么呀,拯救恋语市

可这里又不是恋语市,我的任务也只有攻略他而已。

越想脑子越乱,左等右等也没等到李泽言吭气。

他把他孤寂的背影和高冷的小脑袋瓜留给我。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也不知道他小时候怎么和爸爸妈妈沟通的。

下午加急的工作使我疲惫,想着反正从他嘴巴里翘不出什么有效信息,我干脆关掉小夜灯闭眼睡觉。

我这夜睡得踏踏实实,李泽言却一夜无梦。

第二天我睁眼睡醒,扭头就是李泽言安稳的睡颜,放在床中央充当分界线的毛毯并没有被破坏。李泽言睡相很好,还保持昨天晚上睡觉的姿势,唯一改变的是他从面向墙面变成面向我。

连接着我们手腕上终端的数据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拔掉了,我点击查看了一下李泽言的状态。发现他的能量条已经充满了。

高兴的是昨天增加了5%的好感度,就是不知道好感度什么时候才能被我刷满。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起身去洗漱准备做早餐,豆浆机的声音有点大,吵醒了睡觉的李泽言。我煎好鸡蛋转身被门边的李泽言吓到,差点把盘子里的鸡蛋倒到地上。

我对家里多了一个人还是不太习惯。好在李泽言听话懂事,没有给我生活制造麻烦。不过这样就够了,早点完成任务早点送走他。

今天的李泽言照常维持高冷的人设,不过小脸多了一副黑眼圈。

"李泽言,你昨天晚上做贼去了吗"

""

"你这小脸挂着这么大两坨黑眼圈,是想去动物园当国宝吗"

"……我有些认床。"

"那就早点习惯,"我无奈地讲,毕竟还要相处很久。

"嗯。"

搞定早餐之后就该解决床的问题。我比画了半天才找到移动沙发床的正确姿势,准备自己把沙发床移走。

李泽言来到我身边挽起袖子:"我帮你"。

他从昨天开始就想帮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想帮我热夜宵,或是今早想帮我擦桌子洗碗。

其实沙发床一点都不重,我一个人完全可以移走。

可既然他都已经开口说了,我顺势就同意了。

我们两个联手把沙发床移到卧室里,移走了多余的床头柜。把柜子里多出的窗帘取出,将沙发床和卧室床分开,既能确保每日充电不被影响,又保证了彼此晚间休息的私密性。

短暂的忙碌之后,李泽言向我借用了书房电脑和打印机。我瘫在沙发上看着某卫视播放的青春偶像剧。女主角的演员是当红花旦之一,明明有颜值有演技,却总接这些奇怪的电视剧。

男主妈妈说:给你5000万,离开我儿子!

女主说:不管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离开他。我爱他,爱情是无价的。

我感叹物价飞升,500万的时代已经过去。

在想李泽言的妈妈会不会也跟电视剧里的母亲一样,拆散李泽言和他心爱的灰姑娘。

感叹着豪门门槛高的同时,书房里的打印机"滋滋"运作。

没过多久,豪门男主角李泽言就穿着比他脚大了很多的兔子拖鞋来到我面前,递给我一份合约。

电视剧的剧情是,男主妈妈把一份合约扔到女主面前对她说:“签了它,对你我都有好处。”

......

我憋着笑接过合约,但是手却抖个不停。我没敢去看李泽言的脸色,快速浏览着合约的内容。

总的来说,这份合约算的上是互利互惠,对我们双方而言都没有什么坏处。

电视剧此时演到白热化阶段了,女主撕掉合约说:“我是不会签的,我怀了他的孩子,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

李泽言的脸稳如泰山,可我没办法控制住我自己,扑哧笑了出来。

“我给你签,我给你签。”我边笑边从小茶几的抽屉里掏出签字笔,在合约上潇洒地签了我的名字:凌可。

"你不在仔细看看,确认一下"李泽言有些意外。他接触的那些生意伙伴,大多数人在签约时还要进行一番讨价还价,像我这样爽快签合约的人少之又少。

"哎,不用了。我相信你的业务能力。“我感觉自己都快笑岔气了。

“你不怕我在合约里动手脚?”他不是很清楚我对他的这份信任从何而来。

“比起这个你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我工作有时候要去拍外景,一天内可能赶不回来,那时候就没人给你充电了。"我好心提醒了他,李泽言好像默认了我每天工作完后会按时回家里,合约里对充电的事情只字未提。

"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那我得考虑一下。"

这电视剧我是看不下去了,赶紧调到CCTV某频道。它恰好正在播放某国的美食纪录片。我在心里默默发誓,再也不当着李泽言的面看玛丽苏电视剧了。

我的视线牢牢锁定在纪录片里那块精致的点心上。

souvenir的主厨兼店长瞥了一眼电视机:"我的甜品做的还不错。"

我今早偷偷搜了李泽言的资料,稍微考虑了两三秒:"成交。"

可能是真怕我咕了他,李泽言又去打印了一份新合约,补充了几条对我而言无关紧要的条款。我帅气地签了自己的名字,他字迹工整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旁边。

合约一式两份,即日生效。

在家里待了快一周,我的日常除了看电视就是玩游戏。李泽言对我堕落得行事作风非常不满,他像我这么大时正在经营自己的公司。我却像个咸鱼一样整天无所事事。

即便李泽言现在是个小学生,他的作息也和在虚拟世界里的一样。只不过每天要完成的事情发生了变化。他每天都在我家书房汲取知识提升自己,通过网络增长见闻。知晓我第二天没有工作时,强制拉着我带他去书店,还要参观C市的博物馆。

他不满意我的生活状态,可碍于我们两人复杂的关系,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说教我。

“你不去工作吗?”

默默在心里为自己叹气,我知道今天份的说教就要开始了。

"你放心,就算系统不给你补贴。你们恋与F4都来我家,我都可以养活你们,"我放下游戏手柄,拍拍胸脯向他保证,然后又说:"其实我特别有钱,我之前每天都从1200万平米的大床醒来,吃着山珍海味,过着你想象不到的快乐生活。"

"那你为什么现在住在这里"他语气轻蔑,把手上的书向后翻了一页。等着我开口解释我这个有钱人为何居住在此。

"唉,这你就不懂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李泽言一点都不想理我了,转身就去了书房。我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李泽言柴犬抱枕的小脑袋:"你看你的小主人,一点都不幽默。"

"莫名其妙,大惊小怪,不过如此。"我顺口补上李泽言三连。猛然间觉得自己脆弱的心灵被左后方的一簇冷箭击中。

冷酷无情的李泽言拿着平板吊眼斜视着我,我比画了一个封口的动作,乖乖把手放到膝盖,视线移回到电视上。

终端:"李泽言好感度-30,剩余电量85%。"

.....心好痛。

总得来说,我和李泽言相处融洽。他每天晚上都安静地听我毫无感情的念着童话故事,早上拉着我买菜遛弯刷日常。回到家里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好感度在我不断作死中涨了又掉,掉了又涨,最后稳定在-10%。

再过两三天小学就要开学了,系统给李泽言安排了一所国际私立小学。隔壁张奶奶听了李泽言说了学校名字后吓了一跳。

张奶奶家里省吃俭用,才供着舒雨上了一个差不多的小学。我家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张奶奶想不通我哪里来的钱供李泽言上国际私立小学。

"小可啊,那学校的学费你们家负担的起吗"

我告诉张奶奶学费是李泽言的爸爸妈妈交的,我只管每天定时接送他上学。

国际一小的校服和课本是学校提前用快递派送到学生家里的,开学只需要去学校报道,然后参与分班考试。

毫不夸张的说,国际一小的校服是C市最好看的小学校服。C市有哪个小姑娘或者小伙子不想穿一穿国际一小的校服呢!又有谁不想每天穿国际一小的校服,在万众瞩目中去学校上学呢。

也许确实有小朋友不想穿,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作为我们小区第一个上国际私立小学的小学生,为了达成让他换校服展示的目的,我小小的‘牺牲’了一下我自己。李泽言在我和张奶奶一家期待的注视下回家换了校服。

等他再次来张奶奶家时,客厅掌声雷动。

“李泽言,你真好看!”舒雨小朋友第一个开口。

“小朋友长得真俊俏。”张奶奶紧随其后。

“真是一表人才!”张爷爷也毫不吝啬地给了夸赞。

除了我之外,客厅里的每个人都给予了李泽言夸奖。李泽言的外貌根本用不着我吹彩虹屁,但如果不开口似乎也说不过去。

我随大流说:“好看,特别好看!”

“有多好看?”他有些不满,觉得我毫无诚意,又追问我。

我想了想,告诉他:“是我眼中星。”

手腕上终端的光圈闪了闪,我知道那是李泽言好感值增加的信号。

在楼梯间,我偷摸查看了李泽言的状态,好感度从-10%恢复到0刻度上。

“李泽言小朋友,你看起来很高兴呀。”我打趣正在开门的李泽言,他开门的动作顿了顿,说了句“还好。”

可我知道,我的彩虹屁吹进他的心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xt/2020/cNjDII4hND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