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母爱的裤袜 操女人菊花

霓凰终于来到了江左,只是还没顺着记忆里的地方过去,她就在一个茶楼里,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姐姐!”穆青兴奋的指着那间茶馆,“是父王!”

霓凰却是静默不去出声。父亲,他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这里依旧是江左之地,可是这里并不属于江左盟,只是个普通的生意人开的茶楼而已。而她的父亲,正在这里当着掌柜。

霓凰告诫了几声穆青,让他在外不能再叫父亲父王,而是叫爹才行后,就放下了穆青,让他从背上下了来。

穆青一下了霓凰的背,直接撒欢的就朝着正在给客人找银子的穆深奔了过去。

“爹!”

穆深骤然听到这声音,不由一愣,而后,他就感觉到了自己被一个小子给冲过来抱了住。

这是……青儿?

穆深连忙回头,就看到比当初的稚嫩脸庞要成长了不少的穆青。

他一时高兴,直接回拥抱住了穆青,眼睛可见泪花闪过:“青儿!”他的青儿啊,当初离开的时候还是那般的小,如今,却是长的这般大了,个子都比得上他了。

“爹!”穆青蹭了蹭,感受着这离开了好些年的温暖怀抱。

两人拥抱够了,穆深这才想起来他的客人还在等着找钱,连忙回头就将早就拿在手里的钱找给了看着这一幕在温馨笑着的客人们。

“掌柜的,这是你儿子?你不是说出了意外分开了嘛?”几个没事做的伙计来了,看着这一幕打趣。

“是啊!出意外了嘛!”穆青直接应声,整个人都是笑呵呵的,他朝着那些八卦的伙计们开口着,“可现在这不是找到了嘛~”

“那就恭喜掌柜的了。”客人们与伙计们都笑呵呵的跟穆深道着喜。

穆深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将这柜台交给别人暂时打理着,他则是拉着穆青往外走。

走到无人之地后,穆深这才收起了他之前的高兴神色,皱眉询问:“你怎么来了?你姐呢?”

穆青翻白眼,手指着旁边,霓凰已经过来了。

霓凰一脸濡慕的看着穆深,她的父亲,终于在她的计策下,活的好好的。甚至,还来到了兄长所在的地方。

只是,之前不是让蔺晨帮忙让父亲进江左盟吗?怎么现在却是在这茶馆里?没道理兄长会拒绝的啊?

不由得,霓凰也就问了出来。

穆深听着霓凰的询问,本想瞒着,免得这孩子为宝儿担心,毕竟,她才刚从战场上歇下来。只是,一想到霓凰也是为人父母,只怕是不愿意被瞒着的,就像他一样,所以还是说出了实话。

在穆深的叙述里,这是因为江左盟与这附近的帮派之争,导致宝儿被抓,后来宝儿虽然被救了回来,可是穆深也就被辞退了。

想来,那个江左盟宗主也是不愿意让他这么个不知底细的人继续带着他的养女了。到底,他们也是靠着琅琊阁的帮忙,才能够没被查探身份就进了江左盟。

被辞退了后,穆深又不愿意离开江左,毕竟他的亲外孙女儿还在这里,她那么小,他哪能离开?所以,就在这江左盟附近直接找了份工,打算好好的待着,说不定哪天就可以再看见宝儿。

这计算也算不错,他倒还真的看到了宝儿几次,虽然,不能再像以前那般,随意的把那孩子给抱在怀里宠了。

穆深说了这么多,只隐去了自己也受伤了的事情。当然,梅宗主受伤的事情他是不知道的,毕竟消息没有泄露出去,不然还处在发展中的江左盟可就没什么好结果了。

霓凰听着这些,不由愣住了。

与穆深这故作隐瞒的话语不同,她很容易的就听出来了那里面的凶险。尤其是,江左盟中人竟然辞退了父亲。

有兄长在,他是怎么都不可能会辞退父亲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兄长他当时,根本就无法做决定。

而且,既然宝儿在这些天里经常性的被人抱出来玩儿,可为什么会过去了这么久才抱出来?

所以,宝儿定也是受到了伤害。

至于父亲……霓凰很清楚,父亲一定也受了伤隐瞒了她。不然,他不可能放任宝儿被抓。

一想到就在自己打算来江左的那段日子,她最爱的三个人全都受了伤,霓凰心底就是一阵悲伤。他们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她根本就不在。

穆青听了好久的话之后,歪着脑袋想了很久,终于,他的反射弧才反应了过来。他怪叫着朝着穆深询问:“爹,你刚刚说……亲外孙女儿!?”

霓凰与穆深被穆青这一声怪叫都给吓的丢了悲伤,只一脸好笑的看着他。

啊,他们好像忘了,青儿一直都不知道,他还有个亲侄女儿的事情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xt/2020/VO1HEa4dOH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