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超级yin魔系统苏雨慈 江南大学陆雨嫣欲的泪

莱恩的美少女战士套装被永久封存在衣柜深处。

沈昭一觉醒来,翻了个身,一睁眼就看到睡得正香的莱恩,沈昭的脑海中立刻蹦出昨晚那条cos水冰月的海蓝色裙装,顿时有种没眼看的感觉。

沈昭想起床,无奈莱恩的爪子死死箍住了自己的腰,他只得伸手推了推莱恩,道:“松手,我要起床了。”

莱恩皱皱眉,闭着眼睛凑过去蹭了蹭沈昭,箍住沈昭腰的手纹丝不动,又睡过去了。

“莱恩!”沈昭见他丝毫没有想起床的迹象,忍不住抬手拍了他一下。

莱恩这才睁开眼睛,仰头看向沈昭,眨巴着狡黠的眼睛,显然是已经醒了。

“别装睡了,你姐姐已经让人来催两次了。”以前在自己家里赖床倒没什么,现在和莱恩的哥哥姐姐住在同一屋檐下,起个床还让人来催促,弄得沈昭很是不好意思。

莱恩撇撇嘴,“她找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兴师问罪呗。”

“你怎么知道你姐姐找你有什么事?”沈昭掰开莱恩的手,转身下床去换衣服了。

“她每天就关心一些没用的事情,肯定是昨晚我们出去玩的事情咯。”莱恩见沈昭走了,也跟着下了床,“昨天一直有人尾随我们,肯定被拍到了。”

“嗯?”沈昭偏头看了看莱恩,“拍到什么?”

莱恩把星网打开,将新闻一路翻下去,果然看见了一条名为“莱恩与新欢亲密观秀,手牵手看电影,姆哩姆哩琪吉塔成为过去式”的新闻。

他递过去让沈昭自己看。

沈昭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懵,转头问莱恩:“你那么出名吗?和人看电影都会上新闻。”

莱恩一把揽住莱恩的肩,道:“我好歹还是狼族古星首富的儿子呢,闲来无事总被八卦也很正常咯。”

沈昭喏喏道:“和你谈恋爱我觉得压力有点大来着……”

莱恩笑嘻嘻地凑过去,笑道:“是不是觉得你的男朋友特别优秀。”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觉得男朋友的爸爸更优秀。”沈昭笑着推了莱恩一下,退开两步,抬手把穿了一半的衣服穿好。

莱恩不赞同道:“他可是一个婚姻多次破裂的失败男人,你可千万别看上他。”

“好了,别站那儿了,快换衣服。”沈昭扣好扣子,顺手把衣架上的衣服丢给莱恩。

换了衣服,莱恩让沈昭先吃早餐,自己去找塞西莉亚了。

今晚莱恩家要举办宴会,阿克顿也回来了,中午约了沈昭去射击馆,把莱恩丢给阿黛尔带去应酬。

莱恩一整个白天都没能见到沈昭,晚上回住所换衣服时,特别不高兴地挂在沈昭背上。

“你真的好重的,莱恩。”沈昭被他拦着,衣服也换不了,颇为无奈。

“我超级不喜欢我爸生意上的朋友,为什么欢迎我回家的宴会,来的都是和我没有关系的人?”莱恩估计是今天被迫营业了一整天,不高兴了。

“你不是也叫了你的朋友吗?”沈昭轻轻拍拍莱恩垂在自己胸前的手臂,“待会儿尼贝尔和热里就要来了,你要穿这身衣服出去接待你的朋友吗?”

“好吧。”莱恩懒洋洋地回答,转头对旁边的侍者道,“把我的衣服取来吧。”

今晚宴会的主角,是莱恩。

沈昭觉得和他一同入场太醒目了,义正言辞拒绝了莱恩的邀请,表示要和敌敌畏一起进去。

莱恩心塞塞地被阿克顿的保镖架走了。

宴会非常热闹,宾客都是富商贵族社会名流。莱恩自从成功兽化后,在人狼族地位大大提升,才一进宴会厅就被团团围住,抬头再看不见后来的沈昭。

沈昭早已料到莱恩从宴会开始就没时间和自己待在一块,索性和敌敌畏一起找个不显眼的位置吃东西。

敌敌畏大快朵颐地横扫盘子里的食物,一边痛斥上流社会纸醉金迷的生活,一边表示不撑到半死不离开。

“我觉得我选择学厨,真是世界上最正确的决定了!我可以每天好吃的吃到想吐!”敌敌畏抬手灌进一大口甜酒,勉强咽下口中的食物,感叹道。

沈昭抬着一小碟小蛋糕走过来,看敌敌畏面前如山的食物,摇摇头道:“我有点担心,你学厨后会变成一个三百斤的胖子。”

“怎么可能,我们迪卡亚星人都不容易长胖。”敌敌畏吸溜着海鲜面满嘴是油地说,“诶,你那蛋糕哪里拿的?给我一个呗。”

沈昭用银叉扎了一块蛋糕给敌敌畏,在他旁边坐下。

才吃了两口,沈昭就感觉到一道视线盯住了自己,他微微偏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少女站在不远处,直直地看着自己。

姆哩姆哩琪吉塔抿着唇,目光幽幽地注视着沈昭,一脸敌意:“你是沈昭?”

姆哩姆哩琪吉塔在昨天之前,都没见过沈昭这个人。昨天见到对方,她也没太在意,以至于昨晚她看到莱恩的新闻时,回忆了半天才对上沈昭那张脸。

姆哩姆哩琪吉塔曾经从塞西莉亚口中听说过沈昭这个人,当时莱恩已经回学校读书,开始对自己不冷不热起来,现在想来,很可能是这个叫沈昭的人搞的鬼。

尤其是昨天,塞西莉亚明明答应她,会和莱恩好好谈谈他们的事情。可今天再见到塞西莉亚,她却忽然对自己冷淡起来。

都是因为这个沈昭,一切才变得不一样了。

姆哩姆哩琪吉塔走上前去,沈昭也很有兴趣地看向她。

“对,我就是沈昭。”沈昭笑了笑,轻声答道。

姆哩姆哩琪吉塔上下打量了沈昭一番,觉得对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在宴会厅随便走一圈,都能找出几十个比他好看的人来。

“你和莱恩是什么关系?”四下无人注意他们这边,姆哩姆哩琪吉塔索性开门见山道。

敌敌畏埋头苦吃间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见沈昭神色淡然,于是低头继续吃他的东西。

沈昭看小姑娘一脸敌意地看着自己,觉得有些好笑,道:“应该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吧。”

“是吗?”姆哩姆哩琪吉塔冷笑一声,“你这么含糊其辞,是想让我误会些什么?”

她混迹上流圈子有几年了,这种套路见过不少,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让别人以为你和某些大人物关系非凡,到时候即使被拆穿,也抓不到话柄。

“嗯?那你误会了什么?”沈昭单手撑脸靠在沙发扶手上,微微一笑。

“……”感觉就像打在棉花上。

姆哩姆哩琪吉塔微微皱眉,道:“你知道我和莱恩是什么关系吗?”

“知道一点。”沈昭回答。

“塞西莉亚姐姐前段时间陪我去试婚纱了。”姆哩姆哩琪吉塔挑衅地看着沈昭,道。

“嗯,所以呢?”

“你还不明白?”姆哩姆哩琪吉塔瞪着他,“你知道莱恩有多喜欢我吗?”

“一般吧。”沈昭回忆了一下,“也没觉得有多喜欢。”

“莱恩为了我差点和他父亲断绝关系,我对他而言和你们是不一样的。”姆哩姆哩琪吉塔一脸高傲,“他还为我和加菲尔德家的少爷打起来了呢。”

说到这个,沈昭也不由地皱了下眉。

莱恩当初为了姆哩姆哩琪吉塔,确实和别人动过手。但姆哩姆哩琪吉塔觉得莱恩注定无法兽化,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位加菲尔德家的少爷。加之对方和莱恩很不对付,姆哩姆哩琪吉塔和对方在一起后,数次当众给莱恩难堪。

莱恩非常喜欢对姆哩姆哩琪吉塔,对她的一些过分的举动无比包容,以至于后来她越来越觉得自己能轻易拿捏莱恩,说了许多羞辱莱恩的言论,阿克顿看不下去了,才把莱恩送到地球上。

沈昭放下手中的蛋糕碟子,站起身,目光冰冷地看向姆哩姆哩琪吉塔,“那你现在想怎么样?你当初那么对莱恩,你还想莱恩回心转意?你以为你是谁?”

“哼!信不信我只要勾勾手指,他就会立刻回到我身边来!”姆哩姆哩琪吉塔被沈昭注视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心虚,忍不住提高音量,道。

她声音大不要紧,要紧的是周围好些人听到她的话,纷纷朝这边看了过来,好奇地窃窃私语。

今天是为莱恩举办的宴会,沈昭不想给莱恩造成不好的言论,于是对姆哩姆哩琪吉塔道:“我们到花园里谈。”

姆哩姆哩琪吉塔巴不得引起莱恩的注意,毕竟以前莱恩总是维护她的。于是姆哩姆哩琪吉塔仰头看向沈昭,大声道:“我为什么要出去?我说的都是事实!他就是对我言听计从,我就是有能力对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那又怎样?莱——啊!”

“哗——”

沈昭缓缓收回手,把空杯子重新放回桌子上,看着被泼了一脸甜酒的姆哩姆哩琪吉塔,淡淡道:“有没有冷静一点了?”

姆哩姆哩琪吉塔愣在原地,似乎半天都没弄明白,在莱恩的地盘上,居然有人敢泼她一脸酒水。

莱恩离得远,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好在尼贝尔在附近,见状上前为沈昭解围,吩咐侍者带姆哩姆哩琪吉塔下去换衣服。

姆哩姆哩琪吉塔看见王子殿下,满心怨气却不敢发作,只得跟着侍者离开。

尼贝尔带着沈昭暂且离开宴会厅到花园去躲躲。

“你怎么了?今天的举动,似乎不像你平时的作风。”尼贝尔从走进宴会厅开始就被围住了,现在好不容易逃脱,难得的心情舒畅,开起了沈昭的玩笑。

沈昭有些无奈地摊开手,“太激动了,今天可能喝了点酒,不稳重了。”

尼贝尔大概猜到了一些,因为后面姆哩姆哩琪吉塔说话很大声,他也听到了了几句,“她在说莱恩?生气了?”

被看穿了,沈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再不泼她她要把莱恩的名字喊出来了,她当众这样说话会让莱恩很难堪。”

“莱恩知道你这样肯定会很欣慰。”尼贝尔淡淡一笑,“你很维护他。”

“那个小姑娘太过分了。”沈昭叹了一口气,“莱恩以前肯定很受她欺负。”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xt/2020/V91jFg1sMj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