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 快穿女配扑倒男

向靖瑶回到帐中,听着在外哀嚎的楚林,心情虽然好了许多,但是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向靖瑶还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头

楚林痛得直接坐到了地上,揉着自己的脚来减少疼痛的感觉,“这女人又抽什么风,痛死我了”

老者出现在楚林的面前,一脸的笑容,本来已经是两鬓斑白的老者,现在看起来居然年轻了许多,而且身体看上去也没了之前那种虚幻的感觉

看到老者出现在自己面前,楚林心里竟然有着几分欣喜,但是老头那一脸有些古怪的笑容却让楚林黑了脸,“你何时醒的”

老者还是一脸古怪的笑容看着楚林,“我的徒儿就是跟常人不同,分明是个女儿身,但是身边的桃花还是一朵一朵的”

听到老者这样说,楚林也是身子一震,“老头,你休要胡说”

“哈哈哈,怎的,我徒儿也会害羞?”见楚林要发怒,老者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好了,不取笑你了”说完老者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楚林

楚林被看得有些不自然,轻轻咳嗽两声,老者回过神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睛里面的情感,让楚林有些看不懂

老者用手摸了摸楚林的头,“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我今天就告诉你”

楚林总觉得这次老头出现过后,变得很奇怪,但是那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老者正准备告诉楚林他的名字时,潘虎揉着头,从帐内走了出来,眼睛看到楚林的时候,身子一软,身体也剧烈的颤抖着,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嘭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楚林听到声音,看到了跪在那里的潘虎,急忙走了过去,用手去搀扶潘虎,“潘兄,你这是怎么了”

潘虎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在楚林用手接触到潘虎的一瞬间,身子又好像能够活动了一般,用手揉着头,借着楚林的力,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脚软”

楚林看了看天色,“看来今晚不能继续赶路了,就先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拣点柴火,再去找点吃的”

“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扶着潘虎坐在石头上,楚林只身一人往树林深处走去,一路上安静得可怕,加上天也开始暗了下来,气温也下降了不少,茂密的树林中偶尔传来野兽的咆哮声,嘶吼声,让人胆寒,楚林一路上都保持着特别高的警惕,丝毫不敢松

楚林打了一只小野猪,手里抱着柴火,饥肠辘辘的准备回去,草丛中却出现一些骚动,楚林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等了片刻确定没有了声音,这次往回走

这时天已经全黑了,潘虎见楚林许久没有回来,自己去捡来柴火,将火点燃。向靖瑶与潘虎坐在一起,两个人之间都很沉默

潘虎看着火堆中,柴火噼里啪啦的声音,将目光看向向靖瑶,“师妹,你可喜欢楚兄”

在火光的照应下,向靖瑶是那么的迷人,潘虎就这样一直呆呆的看着,但是眼睛却十分的清澈,没有半点爱慕之情,潘虎比向靖瑶大几岁,但是却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待,向靖瑶听到这话,也是迟疑了一下,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潘虎微微笑了笑,将目光收回,“如此甚好”

向靖瑶看了看四周,“他出去多久了,现在还没回来”

“出去也有一辆时辰了,该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吧”

这话还真让潘虎给说对了,楚林的确遇到一些小麻烦

楚林挽着袖子,两只手拖着什么,黑着一张脸,一步一步的就这样往回走

事情是这样的,楚林拿着小野猪,抱着柴火,小心翼翼的走在回去的路上,楚林已经饿得肚子都快贴后背了,心想着晚上可以吃肉饱餐一顿了,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结果半道上杀出个陈咬金,一只头长牛角,尾巴是金黄色的白色豹子突然从草丛里面窜了出来,一口将楚林手中的小野猪给叼走了,楚林看着一个白影从自己面前飞快的闪过,接着手里一轻,楚林楞了一下,突然间,整张脸就黑了下来,将柴火丢在了地上,迅速的追了上去,只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白豹正在享受从楚林手中抢过去的小野猪,楚林握紧了拳头,走了过去,白豹看着走了过来的楚林,但是也并未理会,只是专心的在享用着食物

楚林就这样看着自己的食物被白豹一口一口的吃进肚中,却突然笑了,天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老者出现在楚林身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脸上的笑容却十分的浓郁,“不愧是我的徒儿,短短时间居然已经有了意境,不错,不错”

白豹站了起来,眼睛从最初的轻蔑,也开始有了一丝慎重,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面带笑容的楚林,白豹感受到了威胁,率先发动了攻势,脚刚刚一踩在雪地上,脚就结上了薄冰,一眨眼的功夫,白豹在雪地中就动弹不得,楚林只是笑着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朝着白豹走了过去,白豹发出嗷呜的哀嚎声,像在求着楚林饶了它,楚林笑着看着白豹,像是听懂了它想表达的意思,“想我放了你吗?”

白豹点了点头,楚林也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我就放了你吧,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吃了我的东西,这个我可不能算了,这样吧,你能接我一招我便放了你”

白豹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只见楚林收起了笑容,手往白豹的身上一指,一根冰柱贯穿了白豹的身体,白豹当场死亡,楚林黑着脸,看着死去的白豹,“敢吃我的食物,简直就是找死”

天空中的鹅毛大雪也停了下来,楚林看了看完全黑了的天,现在再去找吃的显然已经不太可能,而且不安全,看了一眼死去的白豹,拿出一把匕首,捅了捅白豹的身体,看着匕首能捅进白豹的身体,舔了舔嘴唇,“应该不会难吃吧,算了不管了”

楚林挽起袖子,拖着白豹的尾巴,有些艰难的一步一步的往基地走去,老者看着楚林的举动也是哭笑不得,还真是饿急了啊

潘虎与向靖瑶左等右等的看不到人回来,也有些焦急了,正打算出去找人的时候,只见楚林拖着白豹的尸体回来,潘虎走了过去,“楚兄,你怎么才回来,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还有你怎么拖着一具凶兽的尸体啊”

楚林将白豹拖到了火堆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本抓到了一头小野猪,结果没想到被这畜生给我吃了,我看着天色已晚,吃的恐怕也不好找,我就把它给拖回来将就着吃了”

向靖瑶跟潘虎对视一眼,顿时觉得有些不知怎么接话,回过头就看见楚林已经开始拿着匕首切了一块肉下来,用木棍穿了起来,放在火上烤了,楚林的动作太快,两个人看着这一幕都有些惊讶

肉慢慢的烤熟了,潘虎与向靖瑶却有些下不了口去吃,只有楚林一个人拿着肉吃得津津有味,大呼好吃,潘虎看着手里的肉,咬了咬牙,将肉送到嘴前,张着嘴咬下来一块肉吃了,肉的味道虽然有些奇怪,但是相反却并不难吃,相反还觉得特别的好吃,潘虎眼睛放光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肉,大快朵颐起来,向靖瑶迟疑了一下,也将肉吃了下去,感觉到这种感觉,向靖瑶也是胃口大好

楚林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没想到这肉还是挺好吃的”

潘虎也同样拍了拍肚子,“要不明天我们再去杀凶兽回来吃好了,就不用那么辛苦到处去找吃的了”

楚林一拳打在潘虎的胸口,“好主意,这样我们就不用愁吃什么了,而且这里凶兽那么多,吃腻了还能换换口味”

向靖瑶哭笑不得,“你们两个也真是的,居然把主意都打到凶兽身上了”听到向靖瑶这话,潘虎与楚林对视一眼,都大笑起来

夜晚,一行人在黑暗中,不知道在寻找着什么,满脸的焦急,只见一个蓝衣男子,站在不远处,脸上有一条很长的疤痕,再叫上一脸的阴沉,整个人看上去有着几分渗人,有些粗犷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的说“再派人给我去找,倘若找不到,就等死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众人看着男子的背影,加快了寻找的步伐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三个人就收拾着东西继续赶路了

楚林等人离开没多久,几个人遍体鳞伤的出现在此,看着地上已经死去而且尸骨不全的白豹,旁边还有一堆未烧完还冒着细微火星的柴堆,旁边的木棍上还残留着没有吃完的肉,众人看着尸体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相互对视

“现在该怎么办”

“要不将尸体带回去吧?”

“也只能如此了,死了也总比没有找到的强”

“但是,带回去,我们日子也不好过啊”

“那也总比死了的好”

几个人达成一致,拖着白豹的尸体离开了

蓝衣男子,听闻已经找到了,有些欣喜的走出了帐篷,当看到白豹的尸体时,脸黑得已经快滴出水来了,“小白是怎么回事”看似平淡的一句询问,但是却让几个人冷汗直流,低着头跪在了地上,“属下办事不利,还请少主责罚”

“我在问你们话,你们耳聋了吗?还是本少爷没有说清楚”

“禀少主,我们几人赶到的时候,小白它已经死了”

蓝衣男子一掌打在一旁的树上,树木受到掌风的冲击,瞬间变成了一堆废墟,“可知道是什么所为吗?”

“属下无能,并不知情,还请少主息怒”

“废物,全是一群废物,连我的一个坐骑都看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

“少主息怒。。”

一个手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哆哆嗦嗦的,跪着来到蓝衣男子面前,“少主,我们找到小白的时候,发现有一堆没有烧尽的柴火,还有一些没吃完的肉,属下斗胆推测,小白应该是被他们给吃了”

蓝衣男子,看了一眼手下,用手挑起了他的下巴,舌头舔了舔嘴唇,微眯着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小的叫赵立”

“赵立,这名字还真难听,而且修为还那么弱,不过,长得还算可以,算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负责照顾我的起居”

“谢少主”赵立欣喜若狂的看着蓝衣男子

“你们这群废物好好学着点,以后有点眼力劲”

蓝衣男子走后,赵立显得有些得意洋洋,轻蔑的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手下,趾高气扬的跟在蓝衣男子后面走了

“还真以为有什么好事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算了,赵立新来没多久不知道怎么回事”

“准备好挖坑的准备吧,指不定到了那里,就死了,到时候丢在荒郊野岭的也怪可怜的”

夜晚,赵立的尸体从蓝衣男子的帐篷内,抬了出来,整个尸体变成了干尸,其他人将赵立是尸体埋了起来,都摇了摇头,却不敢多言一句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wp/2020/cnjeIbwdWXV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