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 跑男团轮上baby之任务污文

杨湉的房间在房子的东边。说是“一个房间”,其实里面还藏了很多小房间,不但有浴室、客厅、更衣室、书房,甚至还准备了一个儿童房,推开门进去,入眼一片粉红,一个架子上堆满了各种玩具,另一个架子上全是洋娃娃,粉红的儿童床制作地十分精美,上面放了个巨大的毛绒玩具,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很是柔软。

杨湉看了一眼自觉有些辣眼,急忙把人往外推,慌慌张张地关上了门。没等身边的人说话,就自顾自地解释起来。

“那个房间我其实从来没进去过!”

顾景筠微笑起来,刚才的那点不愉快,都被驱散开了。

“就是,以前设计的时候就准备了这个房间,我爷爷他……比较喜欢粉红。”杨湉决定甩锅到自家爷爷头上,反正他也听不到。

虽然这也是事实。但爷爷喜欢粉红,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她喜欢粉红,爷爷想让她开心,所以在当时,家里的一切陈设都首先选用粉红色,连同他自己穿的衣服,也换成了深浅不一的红。

多年过去了,她长大了,开始嫌弃起粉红的娇嫩了,就自己动手,一件一件地换了家具。一边听爷爷在耳边叨叨:“小姑娘长大了,很快就要嫁人了,都开始把家里东西往外丢了,伤透了爷爷的心呦。”

真是恨不得拿起一块小米糕塞过去。

“你爷爷很疼爱你。”顾景筠轻声说,爷孙俩那样默契的相处模式,一个乐意装傻,一个假意嫌弃,言语之间都是脉脉温情,这份亲情在她看来,实在是世间难得的珍宝。

“确实,”杨湉说,“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是他一手把我养大。”

“只是时间过得太快了,这几年我总感觉,跟爷爷之间有了隔阂,我说的话,他大都不太认同,总也说不到一起去。”杨湉略微失落,也许这个就是别人说的,代沟?

三年一代沟,她和爷爷之间差了几十年,岂不是隔了几十条代沟?

“不说这些了,”杨湉拾起一脸轻松的笑意,说:“你不是累了吗?先去睡一会,等杨婶把饭做好了,我再喊你起来。”

“好。”顾景筠应了,听话地躺了下来,看着杨湉为她掖好被角,拉下窗帘,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杨湉的想法她很能理解,但即使是这样,她仍然羡慕。杨湉失去了双亲,至少还有爷爷疼爱,有一群叔叔婶婶照顾,而她,一无所有。

床很大很软,有一股阳光的温暖味道,显然是刚换过的。床前有一片落地窗,从这个角度,只需要稍微转过头,就能看到室外的景色。

顾景筠之前留意到了,窗外只栽种了一棵银杏树,眼下天气寒冷,枝丫上光秃秃的,等到了秋天,银杏树叶落得满地都是,必然是十分美好。阳光也可以透过树叶间隙,透过落地窗,在室内投下斑驳的影像。

脑子里混混沌沌的,这两天来发生的事,都让她的心里倍感沉重。什么都没法解决,顾景筠决定索性什么都不去想,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竟然真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杨湉就坐在床边。窗帘缝隙透进来一点灯光,显然,天已经暗了。

“怎么不叫醒我?”顾景筠的声音带着初醒时的沙哑。

“我也才刚到,”杨湉说着,打开了床头的灯,一手拿过还冒着热气的牛奶,问:“先喝点牛奶垫垫,晚饭马上就好了。”

被灯光一刺,顾景筠下意识地闭了眼,摸索着接过杯子,放在手里慢慢摩搓着。

“你说,”她犹豫着开口,“你爷爷今天看到我是不是挺不开心的?”

“怎么这么说?”杨湉有些意外。

“可能是我想多了。”顾景筠喝下牛奶,胃部顿时充满了暖意。

“嗯,确实想多了。我爷爷这几年虽然有点不正常,但人还是很随和的。”杨湉拿过一套衣服,说:“先把衣服换了,我带你过去吃饭。”

趁着顾景筠睡着,她开车飞快地去了临近的商场,买了几套衣服。原先的衣服在出院的时候就被她给全扔了,这会人来了,总不能让顾景筠穿她的衣服吧……身高差暂且不说,就连风格……

脑子里浮现出顾景筠穿着长裙,画了淡妆的模样。

杨湉甩了甩脑袋,这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顾景筠是长得好看没错,身高穿裙子也合适没错,但光是一想,就觉得那身打扮放在顾景筠身上是说不出的违和。明明两者都很美好,撞到一起就各种别扭。

顾景筠的长相,就是适合干净利落的打扮。

不过,以后有机会倒是可以让她试试,衣柜里好像还有很多没拆过吊牌的裙子呢~

顾景筠不知道杨湉脑子里想的是这些,她顺着杨湉伸出的手的力道,从床上起来,抱着衣服就去了试衣间。

是一套样式及其简单的休闲装,上身是月白色的毛衣,配一条浅灰色休闲裤,穿上很合身。衣服都还是新的,但没有那种压箱底的味道,显然是被人拿过去熏过了再送来的。

顾景筠心里升起了一股暖意,大概所谓被人珍视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吧。

这几个月来,自己和杨湉在机缘巧合之下重逢了,连自己都没想过,对面的人会是杨湉,她以为过去都已经真的过去,从前的人都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可是杨湉出现了。不仅出现了,还认出了她。不管她怎么拒不承认,杨湉都坚持着。隔了二十年的时光,两个人都已经与当年大不相同,但好像这些都没能让她们学会把握好相处的那个“度”。

因为一个合作,她们俩莫名其妙地拉近了关系,杨湉会在她住院的时候守护在旁,会拎着包直接住进她的小公寓,也会不问问意见就带人回了自己的家。

即使是相交多年的人,也许都不会有这样的作为。更何况,除去她们小时候的短暂的相识之外,她们认识才刚满三个月。

所以,现在自己算是以什么身份住进杨家呢?

顾景筠自己都无法理解事情的发展,好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一般。

“换好了吗?杨婶已经做好饭啦。”杨湉敲了敲门,问。

“好了。”顾景筠应了一声,动作迅速地叠好换下的衣服,又照着镜子捋了捋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打理的头发,这才开门出去。

杨湉站在门外,看着顾景筠出来,穿着自己亲手挑选的衣服,顿时眯起了眼。一边感叹自己眼光独到,挑选了这一身。一边感叹人瘦就是好,穿什么都好看。

总结一下就是自己很有品味,挑中的不管是人还是物,都十分出色。

她毫不吝啬地赞美:“果然这个颜色很适合你,以后少穿什么西装衬衫,白白浪费了你这张脸。”

“……”明明很有才华,为什么要靠脸吃饭?

顾景筠想不通。刚刚杨湉的笑容让她想起了古代老鸨们围着姑娘们转圈打量的样子,一边转,一边啧啧赞叹。好像眼前杵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棵摇钱树。

杨湉自然地牵起顾景筠的手,离开被窝才那么几分钟而已,这个人的手就已经凉透了,这房间里的暖气放到别人身上,那是舒服得不得了,但对顾景筠而言,好像没有什么作用。

她不由暗暗用了点力,把这个人的手紧紧牵住。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wp/2020/cNjHIc4yNHU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