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一女多男小说 师兄检查我下面

顾景筠的手机在房间里不停震动,在一片寂静里,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杨老撑不住要睡了,她们散了各自回房后,顾景筠才看到手机里一长串的短信和未接来电。

赵荼在短信里说:“顾总要好好养病,争取早点回来,要是带着杨总一起来就更好啦~”

陈希文紧随其后:“新年快乐呀顾总!和杨总相处得还愉快否?”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一股浓浓的八卦味。

顾景筠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接着往下翻。

下面是陈琛的短信:“药应该快吃完了吧?回头让杨湉过来取一点。新年快乐,早日康复。”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陈吴的信息被埋在了一长串未接里,看到他的名字,顾景筠还惊讶了一下,打开一看,上面简短地写了一句话:“新年快乐”连个标点都没舍得打。看上去不太像他的作风。

未接的电话里,清一色的全是同一个住宅电话,那个电话号码对与顾景筠来说,实在太过熟悉了……那是林家的号码。

顾景筠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点了回拨。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那头传来中年男人厚重的嗓音:“今年还是不回来过年吗?”如果她不是顾景筠,也许就会被林晋声音里的期待所打动。

“……不回了。”顾景筠回答。

“孩子长大了,都不爱回家了,”林晋感叹道,“小听都一个月没消息了,听说他前段时间回过济市,有跟你联系吗?”

顾景筠沉默片刻,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我也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按照林晋的说法,林听在一个月前就失踪了,期间曾经回过济市,但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他会去哪里?

顾景筠想不到,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好吧,他也是个成年人了,也许有他自己的事要忙。”林晋的声音略微感伤,不知道是真的在为新年了,他的身边没有孩子而难过,还是仅仅做个表面功夫。

顾景筠没有接他的话,只是诚恳地对他说了句“新年快乐,万事顺利。”即使林晋做得再过分,也不能弥补自己的父亲对他造成的伤害。她体谅他,理解他,愿意接受那些加诸在她身上的、本不应该由她承担的责任。也愿意真心实意地祝福他。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林听安然无恙的基础上。她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你也是,新年快乐。今年也不小了,是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要是有好的,林叔叔给你做介绍。”林晋温和地说,听上去很像是个操心的长辈。

“等你身体好点了,就回家来,叔叔已经让家政阿姨给你把房间收拾干净了,你回来住一段时间。”

“……好。”顾景筠应了,尽管那一天可能永远不会到来。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好。”

“要是有小听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啊。”

“好。”

听到顾景筠的回答后,林晋满意地挂了电话。

平心而论,林晋原本可以是个很好的父亲。他学识渊博,谈吐优雅,具备足够的耐心,对妻子抱有全身心的爱和信任。即使只是做戏,也能让人感受到字里行间里的真诚。

就像这场漫长的报复一样,温柔又不容人拒绝,一步一步,引导她心甘情愿地走下去。

浴室里传来阵阵水声,是杨湉还在洗澡。她说过年了,要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把前一年的霉运都洗掉,好迎接新的一年的幸运。

所以给顾景筠也准备了一套新衣服,从里到外都是新的。

那套衣服现在就放在顾景筠手边,是一件大红色的毛衣,和一条米白色的休闲裤。她向来不喜欢红,但这段时间看到杨家来来往往的人的身上,都穿着红色,突然觉得红色真温暖,真精神。

也许穿在她身上,也会有那样的效果吧。

她微微一笑。

手机再次亮起,屏幕上显示了一个陌生号码。身体的反应速度快过大脑,顾景筠还没反应过来,手指已经按下了接听。

“姐!”林听的声音透过电话仓皇响起。

顾景筠悚然一惊,原本闲适地靠在桌边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

“他们来了,你快救救我!”

“你在哪里?”顾景筠急切地问道。

“……”烟花轰然炸开,林听的回答被湮没了,无论她怎样努力贴紧手机仔细听,都没办法听清,直到电话猝然被挂断,长久的“滴滴”声传来。

她颓然放下手机,失去了精神支柱的身体仿佛瞬间脱了力,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阴郁焦躁的气息。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林听出事了。

她从来没听到过林听这样喊“姐姐”,从她归来之后,林听常常念着“姐姐”二字,却再没有过小时候的亲切,除了怨恨就只剩下了讥讽。

可刚才那一声,却满是惊慌。

是什么让他这样害怕?他现在人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又是指谁?

顾景筠什么都不知道,这些年她只顾得上顺从,却实实在在地忽略了林听的生活。

被叠得整整齐齐的大红色毛衣,温暖的色泽好似突然间变得异常刺眼。一个没法照顾好亲人的人,有什么资格去追求所谓的幸福呢?

林晋坐在书房中间的座位上,看着惊魂未定的林听,淡淡地喝了一口茶。

时间过得真快,眼前的人,也已经从一个小小的婴孩长成了一个青年。他每长一岁,自己都能从他脸上发现一点和顾铭泽相似的地方。

二十多年来,光是面对这张脸,都能让他日日回想起真相被戳穿的那天,所感受到的羞辱。

每喊一声“小听”,都让他觉得可笑,“听”是他为自己儿子准备的名字,可这个人是谁?他也配?

只是这场布了二十年的局,总该完美落幕才行。少不得自己再配合着演上几场戏,也好踏踏实实地完成目标,然后安心去见逝去的妻子。

隔了这么久才去,她会不会生气?

肯定是不会的,他会把所有人都清理干净,拂去她墓碑上的尘土,让她的名字再次熠熠生辉。她一定会很高兴。

林晋情不自禁地咧了咧嘴,伸手把对面的水杯递了出去。

“先喝口水。”他说。

林听战战兢兢地接过,“咕咚咕咚”的喝了个干净。

一杯水下肚,好像惊恐也被平复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面对林晋时的紧张。

“你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到处闯祸?好好待在公司,像你景筠姐姐一样,成为我们泓映的支柱不好吗?”林晋慢条斯理地说着,眼神没有半秒落在林听身上。

又是顾景筠。林听暗暗咬牙,身体里潜藏的暴躁被林晋轻飘飘的一句话给勾了出来。

“顾景筠是很好,她都快把整个泓映给据为己有了,”他不管不顾地说,“爸,你就这么看着她占了您儿子的位置,把控您的公司吗?”

“你是泓映的总经理,她不过是个副总,哪来的占了你的位置?”林晋动作优雅地为自己沏了一杯茶。到底是上了年纪了,熬个夜还得靠茶水提神。岁月不饶人啊。

“是,名义上我才是总经理,可现在公司上上下下,有谁还认我这个总经理?人人都说顾景筠有能力,人又谦逊,大家都夸她,恨不能把她捧上天去。我呢?我算什么?”林听激烈地争辩,胸膛剧烈起伏,一张白净的面庞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

“那是人家应得的,你也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赢得这些。”

“该占的早就被占了,我怎么可能还插得进去!”

“小听,”林晋放下茶杯正视着林听的眼睛,“你从小到大都受着最好的教育,你有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先天优势。你说,你怎么不能做到那些?你才是最应该做到那些的人。”

“我……”林听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父亲说得没错,比起教育,顾景筠得到的教育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论出身,他才是林晋的独子,至少名义上是。可是为什么,最终大家承认的是顾景筠而不是他?

确实,顾景筠时时刻刻都保持低调,她从不主动出现在别人面前,始终都作为一个隐形人一样在公司工作,但即使是这样,都不能阻止她获得赞誉。

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她在盛赞之下,在他面前摆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恶心模样。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wp/2020/cNjDIa4rNDR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