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嬷嬷给公主催奶小说

虽然希香甜叮嘱蝴蝶不要把她割腕放过血的事告诉柳城,可柳城还是听到了一些消息。

“爹,我真的没事。”柳城执意要看她的手腕。

希香甜真的不敢给柳城看,她怕他打她。

“妙儿,什么时候跟爹也要撒谎了。”柳城干瞪着眼:“给我,我看看。”他说着就去拉希香甜的胳膊。

手腕上的伤口正好被带到了,希香甜“嘶”地一声皱了下眉。

柳城赶紧松开手,随后看到自家女儿狡黠的笑颜,才心知被骗了。

“小丫头,长大了可真让爹越来越不省心了。”柳城终于放弃了,叹口气坐在一旁。

“妙儿,爹才是这世上真的为你好的人,你不要相信外人。虽然爹想给你嫁一个好人家,可入如果找不到,爹养你一辈子也行。”柳城突然一番肺腑之言,让希香甜心里涌上愧疚。

“爹,我知道,你放心,下次不会了。林梅命在旦夕,我不能见死不救不是。”希香甜上前抱着柳城的胳膊,撒娇道。

希香甜成年后,第一次对柳城这么撒娇。他想起她小的时候,也时常这么跟他撒娇。但她长大之后,这种小女儿的娇态却没有了,对柳城很疏远。

柳城黯然了一阵子自我解调后便习惯了。习惯归习惯,哪个做父亲的不希望自己孩子多亲近自己一些呢。

希香甜这一撒娇,顿时把柳城慈父的一面全部勾出来了。

“妙儿,爹去查了这秦玉和林梅,只以为他们只是从小玩伴,却没想到还有陪房这一出。秦家竟然敢瞒着我这种事,我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爹啊,难道是一个不喜欢你女儿的你就要不放过吗,之前裴澈不喜欢我,你跟魔教断绝来往,现在秦玉不喜欢我,你又要跟秦家势不两立。爹,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女儿也不是黄金白银,哪有人人喜欢的道理。再说了,难道他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他了?”

“那妙儿你不喜欢秦玉吗?”柳城盯着希香甜,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似的。

“只是有朋友的好感啦。”希香甜双目真诚。

“那裴澈呢?”不知道柳城怎么突然问这个。

这个问题倒难住希香甜了,对啊,那么对裴澈呢?她是男女之情的喜欢吗?

但是他不是萧越也不是常衡,她对他更多的是来自前两个世界的好感吧,如果单论这个世界的裴澈的话……

目前为止他做的事,好像真没什么好让她心动的。

其实也不尽然。

希香甜想到自己房间里,裴澈曾经不顾她意愿塞进去的新奇玩意和一些画册,那些都是她随口一提在家无聊的时候,裴澈亲自给她挑的。

为什么说她知道是裴策亲自挑的呢,也许是一种感觉吧,看到的时候就感慨,这家伙也不是回回那么讨厌。

“妙儿你对裴澈有好感啊。”柳城见状了然道:“虽然我对裴澈也不是十分满意……”

掌门大人又开始思索女儿的终身大事了:“虽然我也觉得裴澈最合适,不过上次他不经我同意带你出去,还把你弄的一身伤之后,我就不大放心他了。”

“爹,现在不要想这些嘛,你女儿年龄还小,不着急,你就不想我多陪陪你吗。就这么着急赶我走?”希香甜继续撒娇。

“那倒不是……我”柳城还没说完,话就被希香甜拦了。

“那就是咯,那爹你答应我让我自己挑呗,挑来先过你的眼,你同意了我再嫁。”

“那也好……”柳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秦玉没等见到希香甜的面就被柳城赶走了。

那可不是,难道柳城让他见到自己女儿,骗的女儿血液枯竭再出手吗?当然不会,他要把一切可能威胁到自己女儿风险掐死在摇篮里。

“柳掌门,你听我解释,那天的事,情有可原。”被拒绝见希香甜后,秦玉很着急。

“秦少爷,你也知道我柳某,爱女如命,一旦有威胁到她的人,就三亲不认。”柳城面色冷漠:“而且秦少爷不惜为了旧爱伤害妙儿,我是看在妙儿的面子上才饶那个女人一命,不然你以为她怎么会平安无事地走出远山。”

“柳掌门,我对妙儿是真心的!”情急之下,柳城的话脱口而出,也不知其中有几分真假。

柳城盯着他不放,柳城也坦然地回视。

良久,柳城轻笑:“秦家的儿子果然不一般。你走吧,别说妙儿对你无意,就算对你有意,我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柳城的的话语意再明显不过。

秦玉也不再辩解,他注视柳城一会道:“柳掌门,您记住今日的话。”

秦玉没了往日的温和,脸上有淡淡的戾气,陌生又熟悉,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他。

柳城重重叹口气,妙儿明明那么好,为什么嫁女之路那么坎坷呢?

他拿过纸磨,抬笔修书一封。

*

裴澈接到柳城的信时已是第三天,他看过信交给护法甲,护法甲看后气愤不已。

“这柳老头子什么意思,以为我们家教主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啊?”

裴澈脸色有些憔悴,显示出近几日状态不佳。

“别说教主您正病着,就算好好的,您也不能去。”护法甲义愤填膺。

“这次我得过去。”

“教主!你不要命了,你过去和送命有什么区别!”

“远山派已经和我们断绝往来了,现在又想重修旧好,当我们魔教什么人!”

“可是我要是不去,以后可能就讨不到媳妇了啊。”裴澈难得有了笑脸。

裴澈生了重病,究其原因还是和赵印的那个共生契约。

赵印的身体一天天糟糕下去,他的情况自然也不能好。

那日从希香甜的房间出去,裴澈本想在那里多住几天。谁曾想病来如山倒,他回到柳城给他准备的房间,就一头倒地上去了,额角为此还磕了个疤。

是他坏事做多的报应吧。

裴澈也没有怨言,平静地接受了他连从地上站起来的力气几乎都没有的事实,他从衣兜里取出信号烟,不一会魔教就来人接他了。

回到日月城,一休息就是五六天,期间什么药也用了,身体状况才堪堪好些。

赵印的情况却比他差多了,百花山毕竟各方面不方便,裴澈只好命人把他接了过来。

现在赵印每两日都需要用处子血液沐浴,之前裴澈养的大支采血队伍虽然勉强可以支撑几日,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赵印说大不了杀人放干血,裴澈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

为此赵印和他大吵了一架,于是又把柳妙的事翻了出来。

赵印嘲笑他就算放走了柳妙又如何,不过是送到别人床上做了新娘。

这话对裴澈来说无疑是诛心的,他没理赵印,这几日两人都病着,却一直没有见面。

裴澈病卧在床也不能习武了,便又了越多的时间想东想西。

他想的最多的竟然是希香甜,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裴澈觉得自己和那些说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登徒子没什么两样。

她在做什么呢?秦玉也在远山,想到这一点就一阵心堵。虽然他个人对秦玉没有好感,但如果是从她的角度,应该很满意秦玉吧。

她和他玩的时候,和他说话的时候,都很开心。不像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只会皱着眉头生气。

裴澈越想越不是滋味,这几日都恨不得自己赶快好起来,每次吃了药就巴不得立刻能生龙活虎。

可事与愿违,他也就是今天才能出门小立一会。

收到柳城的信,他本以为是请帖呢,当时他脑子里闪过无数个想法,最终化成指尖的动力——撕掉它。

他本想这么做,幸好忍住了。

不然这么个喜讯岂不是要错过。

信上说上次的事纯属误会,为了表示歉意,邀请裴澈五日后到远山派一叙。

裴澈手指捏着信,他又看了一遍,这绝对是近几日对他来说最舒心的事。

“别说了,后天我就准备出发。”裴澈苍白的脸上都带了红润。

护法甲也不敢再出言阻拦。

“我不同意。”门口传来一道男声,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护法甲知道,这日月城上下敢这么跟他家教主说话的也就那一个人了——前几日从百花山带来的一个病秧子老头。

护法甲猜测过老头和他家教主也许是父子关系吧,不然谁还有那个胆量对教主呼来喝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wp/2020/V91jEI2hMj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