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早上在家里连开两个处苞 天官赐福权引车肉r18

两人到了刘婶子平日里的摊位,刘婶子照常挎了两篮黄豆两篮绿豆出来卖,舒凝想帮刘婶子提,拗不过刘婶子心疼她大病初愈,只叫她挎了一篮绿豆糕。

“绿豆糕……香喷喷的绿豆糕,败火消暑咯……”舒凝前世虽是五星级酒店的主厨,但也从小就被师父拉着做过路边摊、烧烤之类的靠叫卖的活儿,刘婶性子内敛,她却反而大大方方叫卖起来,刘婶子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吆喝地十分娴熟的小丫头,渐渐地也放开来,一起加入了卖绿豆糕的行列。

一位妇人抱着孩子路过,本没有买的欲望,孩子却被这股清香吸引住了,嚷嚷着要吃。

“绿豆糕?可是用绿豆做的?”妇人有些好奇,绿豆做成的糕子岂不是硬硬的豆子夹在糕点里,那甜腻的要命,她可不喜欢。

“张李氏,我家丫头做的糕子可不一般……”刘婶子有些骄傲地抬起脸,鼓起勇气要给舒凝正名。

“是呀,张姨,你可以尝尝,不好吃不用买!”说着舒凝拿出来一块糕子,分下来小半块给她。

“大家都来尝尝,不好吃不要钱!”舒凝一吆喝,周围的人听见不要钱,都被吸引了过去,闻闻这香气,个个争先恐后拿了边角要尝。

张李氏只尝了一口,便瞪大了眼睛,这般香甜软糯却又清爽的口感,怕是京城里的铺子才有吧!

“娘!我也要吃!”怀里的孩子急乎乎地戳了戳发愣的娘亲,张利氏才发觉自己竟然一口吃掉了那一小块,羞的不行。急忙说:“那个……给我来两块吧。”

“好嘞!”舒凝娴熟地拿出两块糕点放在张李氏手里:“小本生意,没钱做包装,您多担待……”

张李氏倒觉得没什么,毕竟一到手,就被孩子囫囵吞枣地吃掉了。

“我也要一块!”

“我要三块!”

“我女儿肯定喜欢,放三块在我篮子里吧丫头……”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来,刘婶子满面春风,丫头的手艺被人喜爱,她心底也不由得高兴。

对面摊头的王氏虽又气又嫉,闻见这香味也不忍咽了咽口水。

后面来得晚的,一块也没买到,只尝了个鲜:“妹子,你这糕点真是用绿豆做的?什么绿豆呀?也忒好吃了些,怎么这么少呀……”

舒凝讪讪地抹了抹额头,大汗直流:“绿豆就是刘婶子的绿豆呀……嘿嘿……明天一定多做些!”

她也没想到竟会卖的这么好,才不到一刻钟……

众人一听是刘婶子的绿豆,眼前一亮,也准备买些好绿豆回去做绿豆汤解解暑。结果一天下来,刘婶子卖掉的绿豆比三天卖掉的还多。

刘婶子忍不住捂着嘴笑:“舒丫头,你可真是我的小财神!”

两人前前后后忙活了一阵,又热又累又渴,心里却高兴地不得了,舒凝觉得日子有盼头极了。

细细数了数银钱,今天一共赚了近八十文钱,刘婶子卖豆子还赚了十文钱,九十文可是一个壮汉拉货拉三天才赚得到呀。

虽然离小康还远远不够,但是舒凝见刘婶子开心得很,也没说什么,决定买些东西好好犒劳犒劳自己,也给刘婶子做顿好的。

回去之前舒凝花五文钱买了厚厚一摞油纸,打算装绿豆糕用,总觉得糕点还是得稍微包装一下,不然直接放人家手里怪怪的,也不卫生。刘婶自己虽然没有赚多少钱,却非要给舒凝买点吃食:

“丫头,听婶子的啊,婶子给你买点糖,买点肉吃,你还在长身子呢……”

舒凝虽然拒绝刘婶给自己掏钱,但她自己掏钱买了不少吃食,有肉有菜有水果,都是补气血的,看着自己干瘪的小脸蛋和胸前的“平平无奇”,还气呼呼的握紧小手捶了两下:

“刘婶,你知道哪里有牛乳卖么?”

“牛乳?丫头要那东西做什么,又腥又腻的,还不如白水好。”刘婶虽然奇怪,但还是告诉了舒凝:“寻常人家都不喜欢牛乳的,也没人买,不过住在我们附近的牛婆婆就专门养牛的,丫头管他去要些吧,婆婆人也好,可大方了。”

舒凝点点头,两人这才拎起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家里赶。一不小心太阳都快落山了呢。

舒凝自然有办法把牛乳变得好喝,就算不好喝,美容养颜又丰胸,既能长高又能美白,简直是最低成本的灵丹妙药了,对于这副干干瘪瘪又穷不溜唧的身子最好了。甚至可以做些奶糕,双皮奶,牛乳茶出去卖……舒凝眼前金灿灿一片都是钱啊!

两人都在集市上吃过了,都有些饱,舒凝便把肉放在桶里,吊在井里凉着。

刘婶便说去烧水给她洗澡,舒凝自从大病醒过来,快两天没洗澡了,又是夏天,身上难受的不行,忙完了终于想起来洗澡这事儿,她不会用柴生火,便让刘婶烧水,自己带了些碎钱找牛婆婆。

镇子本来就小,舒凝照着刘婶指的房子,很快就到了牛婆婆家,

听说牛婆婆家里本来是五口人,但她老伴去世很久了,只有儿子和儿媳,还有一个五岁大的男娃。一家四口日子过得勉强算温饱。

这站在院门口玩泥巴的,不是牛冬冬小朋友,还有谁?

舒凝弯腰向牛冬冬招了招手:“小朋友,过来。”舒凝笑眯眯的,看起来像一只小猫,牛冬冬流着哈喇子就过来了。

“姐姐送你好吃吃好不好?”说着,舒凝拿出了两块绿豆糕,这本来是留着自己当夜宵的。牛冬冬眼前一亮,美滋滋的接过糕点吃起来。舒凝摇了摇头,他也不怕自己是坏人。

牛冬冬其实机灵着呢,不然牛家人也不会放他自己在外面小院玩。只不过这个姐姐看起来就笨笨的,身上还有股好闻的味道,柔柔的香香的,比山上的吕桑花还好闻,肯定不是坏人。

舒凝要是知道自己“看起来笨笨的”,搞不好会教训这个胖小子。

“你知不知道,牛婆婆在不在?”舒凝捏了捏牛冬冬肉呼呼的脸。牛冬冬哒哒哒转身给她叫人去了。

一会儿一个佝偻着背的头发花白的老妪有点诧异地给她开了门。听完来意后更诧异了。

“不不……我怎么能收小姐的钱呢,牛乳这腥臊的东西,家里人都不爱喝的……”

“牛婆婆,你就别推辞了,不瞒你们,这牛乳我可是有大用处的,你们拿些钱算不得什么,挤奶也不容易是不……”舒凝虽然知道可以占便宜,但却不想昧着良心。

“嗨……挤奶都是为了牛好,哪能用来喝呀。况且大家都是邻居,姑娘要便拿去吧……”牛婆婆为人老实诚恳,还是觉得过意不去。

“这样怎么样,就当麻烦婆婆,每天早上我来您这拿半斤牛乳,只给一文钱,婆婆总不至于过意不去了吧?”

牛婆婆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看着小姑娘比自己还倔,只好答应了,还乐呵呵地送了今天的牛乳给她。舒凝闻着桶里的奶臊味确实重,但这在她眼里就是美容养颜丰胸大成六补高汤了,简直别提多开心了,哼着小曲一路回了家。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wp/2020/V91jEB2JMj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