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相逸臣伊恩太紧了 bl激h纯肉

素日里那些与父亲交好的叔伯,要么避而不见要么百般推诿。总之是没有一个肯帮忙的。

来到门外,门正好开了,青芙冲她福福身。

“您来的正好,奴婢正要去请您呢。”

迈步进屋,视线一扫,刘氏正坐在临窗大榻上拨弄着算盘珠子。

“这张是咱们这宅子的地契,这张是城外庄子的地契,这两张地契你拿到孟家当铺去当了,我已经跟孟家说好了,一共是一万九千两。让青芙和春枝跟着你去,当完了速速回来。”

徐巧有些蒙,看看塞过来的一摞纸,再看看她娘。

这是要卖了最后的家当跑路?

“还愣着干啥,你爹还等着这银子救命呢。”刘氏蹙眉,催促道。

徐巧把银子搁下,“娘,您别急,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从祖父家回来后忽然要卖房子了?”

“这是孟老爷的意思,他问了州府那边的人,你爹不是主犯,是被牵连了,交两万两罚金,走个过场,待风头小些那边就可以放人了。他是你祖父最得意的学生,平日里两家关系不错,想来是靠得住的。”

“这件事儿把握么?说这话的人可是主要管事儿的,娘,您真的都打听好了么?这可是咱家最后的家当了,别再出什么岔子。”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徐巧不懂,可依着前世的经验,这钱给出去了,要是对方不靠谱,连个声响都没有就没了。

还是应该谨慎点。

刘氏叹了口气,“我明白,只是现如今咱家跟官府那边说不上话,好容易有人给指了路,不管成不成总得试一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爹死在牢里。”

说着,她挥挥手,“去吧,早去早回。”

徐巧看着手里的房契地契,半晌,“娘,您现在怀着弟妹,也别太辛苦了,抽空歇会,我这就去了。”

春枝和青芙陪着她去了孟家当铺,刚进门便有人上前给她们迎进里面,签字画押,一上午事情就办妥了。

搬家那天,当大门关上那一刻,母亲哭了,就连春枝也哭了,站在马车边的她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本就和这个宅子没什么感情,就是想哭也哭不出来。

跟徐府隔了两条街,右拐的深巷尽头就是她们现在的家了,这是她奶嬷嬷家的宅子,先前一直出租,听说了她家的事情,便上门说了情况把宅子腾出来借给她们来住。

院子不大,规规整整的四合小院,进门绕过影壁,对着的是正屋,中间是堂屋,堂屋左右是两个隔间,一个作为起居室一个收拾出来作为书房。

正屋左右是东西厢房,东厢有两间屋子,一间是她和妹妹徐淼的卧房,一间是弟弟徐凌的卧房。

西厢也有两间屋子,一间是青芙和春枝的卧房,另一间是厨房。

院中央有一口井,井旁边有一个大榕树,她比较喜欢。等事情过去了,有条件了她打算弄一个小方桌放在树下,夏天无事的时候,可以坐在树下赏月聊天。

安顿好一切之后,刘氏托人在牢房打点了一下,终于得了后天可以去探视的消息。一家人乐坏了。

谁知到了那日,刘氏早起见了红,徐巧便代母亲走了一趟。

徐巧穿了一个褐色斗篷,由狱卒领着从角门进去。进门一股子酸腐味儿扑面而来,徐巧扯了扯帽领,低着头跟在狱卒身后快速朝里走去。

“就这了,有什么话快点说。”狱卒打开门,交代了一句便到一边等着。

徐巧抬起头摘下帽领,拎着食盒跨步进去。徐父身上穿的还是出事那日的衣裳,已经看不清衣料上的暗色花纹,身上有几处破处,露出里衣。

“巧儿?你怎么进来的?”徐父吃惊,扯过手撩上的铁链撑着墙站起来,踉跄了一下。

徐巧忙上前扶住,“父亲,你的腿?”

徐父摆摆手,“磕了一下不碍事,你怎么过来了?你娘还好吧,家里还好吧?”

压下那抹心酸,徐巧扶着徐父坐下,打开食盒,摆上饭菜,把筷子递给他。

“家中一切都好,娘怀了弟弟,正等着你回去呢.这是娘特地为您准备的,您快尝尝娘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啪,筷子落地,徐父惊愕的看着徐巧,半晌才反应过来,咧嘴大笑,连说了好几个好,笑着笑着便哽住了。

他颤颤巍巍的夹了一大口菜塞进嘴里,热泪夺眶纵横满面。

“回去跟你娘说,我对不住她。等我出去了,一定好好补偿她。”

徐巧点点头,“家中有我,您放心。我不能待太久,娘特地嘱咐让我问问您,到底发生了什么?”

徐父敛去酸楚之情,将那日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

听完,徐巧默然,并没有过多的吃惊。

“父亲别担心,上面查办的是州府大人,你们不过是池鱼之殃,母亲已经托人打点了,等风波小一些,您就回家了。”

只是,压在心里的那份隐隐的不安她没有说,但愿她的担心不会成为现实。

徐父讶于她的沉稳,从前把更多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他对这两个女儿除了提供无忧的衣食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如今出了这些事,反而是这个大女儿出乎她的意料。

“苦了你跟你娘了。”徐父眼眶湿润。都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无能,无法护妻儿周全。

“无事,都是应该的,父亲,你安心,过些时日我们就一家团聚了。”

这时,狱卒过来催促。徐巧装好食盒。再三叮嘱后,离开了。

走到门口,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狱卒忙把她扯到一边的角落里,叮嘱她不要出声。徐巧点点头,拉低帽领,缩在暗处。

这功夫,其他的狱卒以及管事都聚到门口。门开了。阳光倾泻,一道高大的身影落下。

“拜见大将军。”众人齐刷刷问道。

轰的一声,一道炸雷在脑海中炸开。徐巧浑身僵硬,血色褪去,脸色变得惨白。

凌永晖!

大晋朝战功累累的镇远大将军!

梦中那个扭断她的脖子的男人!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猝不及防的遇见,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徐巧慌了神,被扼住喉咙的窒息感再次袭来。那种头顶悬着一把刀,随时可能会落下要了她的命的恐慌让她一瞬间慌了心神。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tc/2020/cNjFIk4hNF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