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这个家庭有点乱 我玩同事老婆

缘之境,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空中快速向下坠落,而下方是一望无际的黑色森林,如同黑色深渊般将那一点白给吞噬……

苏莫笑双眼紧闭,心如死寂,从空中坠落到森林。突然,身体由于快速的掉落,不断被树枝划伤,身上传来阵阵刺痛感,她猛然惊醒,睁开了双眼。

我去!刚才那种想死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苏莫笑连忙掐诀,使自己停下,但为时已晚,只起到了缓冲的作用。

她像个被撕扯的布娃娃,在树与树之间左右撞击,被树枝刮出一道道血痕,最后摔在了地上。苏莫笑身上一痛,晕了过去……

“你就是个拖油瓶!”

“你怎么不去死啊!我当初就应该掐死你!”

“……”

昏迷中苏莫笑皱着眉,嘴唇被牙齿咬地发白,仿佛在深海底溺水的人,看不到阳光,眼前一片黑暗。

脑海里不断闪过以往的片段,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充斥着她的整个大脑。

她潜意识地想要缩成一团,抱住自己,下一秒,身上便传来骨头全被碾碎般的的疼痛感。

苏莫笑顿时从那种无力的状态中清醒,睁开眼,低咒道:“有毒啊!每次都被痛醒!”

话说,刚刚,真是不美好的回忆呢。苏莫笑仿佛自嘲般,勾了勾嘴角,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天空,眼里带着一丝怅然与迷惘。

意料之中的,上面没有灿烂阳光,没有蓝天白云,只有浓密漆黑的树叶在沙沙地晃动,宛若隐匿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野兽,神秘且危险……

苏莫笑闭眼,再猛得睁开,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喵了个咪的!我泥马的又成残废了!苏莫笑吃力的从储物袋中拿出千复丹,吃下。缓缓闭上眼,静下心,默念着《无心诀》,体内的灵气开始运转,顺着各个经脉在全身游走,修复受损的经脉。

不知过去了多久,苏莫笑再次睁开了眼,呼出一口浊气,缓缓坐了起来。

苏莫笑半眯着眼打量着手里最后一颗千复丹,摸摸自己的下巴,由衷地赞叹:“这千复丹还真是名不虚传啊,有机会一定要多存几颗。”

身边没有了人,苏莫笑也就恢复了她吊儿郎当的样子。

苏莫笑揉了揉自己的脸,感叹道:“这几个月,一直板着脸演面瘫,脸都僵了,我的脸以前可是可攻可受,卖得了萌,撒得了泼的,真怀念我原来的样子啊。”

正感叹着,突然,苏莫笑又沉默了,原来的样子……人是一种怯弱且虚伪的生物,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张面具,来面对外界的一切事物。而自己,戴的面具太多,太久,也就忘了,原来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了。不得不说,这样的自己,真是悲哀啊……

“我去!自己怎么又多愁善感起来了?”苏莫笑打断了自己渐渐消极的思绪。

“愚蠢!你中毒你不知道吗?”凭空出现了一个沧桑且飘缈声音如此说道。原来如此,我就说我情绪怎么一直不对劲。

苏莫笑点点头,平淡地应了一声:“哦。”

顿时,空气似乎凝固住了。

“你!你不想解毒吗?”看到苏莫笑不按套路出牌,那个声音似乎有点气急败坏,正常人不应该都是吓得瑟瑟发抖,然后问自己解决的办法吗?

苏莫笑问道:“那,这个毒会危及性命吗?”

那个声音顿了一下,回答道:“额……这个梦蝶花虽会扰乱人的情绪,到危及性命倒还不至于。”苏莫笑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那不就得了。”

反正她还有剧情大神罩着,原身可是要到小说中后期才领便当呢。虽然现在剧情有点怪怪的,但是大致剧情肯定是没有变的。

“梦蝶花虽然不会危及性命,但,闻多了可是会使人痴癫的!”那个声音咬牙切齿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怎么就那么不上路?快点求我不就没事了吗!

苏莫笑再次平静地吐出一个字:“哦。”

那个声音似乎有些急了,却还故作高深地说道:“咳咳,你求求吾,说不准吾会大发慈悲地救救你。”

苏莫笑听到那个急不可耐的声音,不禁笑出了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缘之境里居然会有这种活宝?而且居然没被女主给收了,真是稀奇。

莫非,这是属于她的穿越金手指?“你!不准笑!”那个声音生气地吼道。

“咳咳,那尊敬的……”

“吾名涛。”

苏莫笑擦擦眼角的泪水,收住笑意:“那,尊敬的涛前辈,我该如何解毒。”

见苏莫笑终于说出自己想听的话了,那个声音恢复了开始的高冷:“解毒的方法吾可以告诉你,但你要替吾做件事。”

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莫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面上还是非常上道地说道:“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吾被奸人所害……”那个声音开始了长篇大论。苏莫笑撇撇嘴,她一听这开头,就知道结尾了。

一定又是被奸人所害,被锁在这里,需要勇敢的猛士去解救之类的。果然“所以,吾需要你来帮我解开封印。”

苏莫笑义正言辞道:“我拒绝!山水有相逢,我们江湖再见,走了。”

说完,苏莫笑转身就走。我又不是主角,这种事情往往很危险,还是让主角来救你吧。

“等等!你帮我解封,我带你出去!你一个人出不了缘之境吧!”

苏莫笑脚下一凝,她好像没有理由拒绝。“吾还可以做你的契约兽,保护你!”见苏莫笑有点心动,那个声音再次说道。

看来,它是只魔兽,缘之境里的魔兽还能被封印的魔兽,肯定不简单。苏莫笑彻底心动了:“那,如何帮你解封?”

“很简单,你只要往前一直走,便会看到一个洞穴,然后在走进去,就会看见一块巨石,你只要把巨石上的一道符撕下就可以了。”

这步骤,简单粗暴的怎么跟唐僧收猴子差不多啊。

苏莫笑来到那个声音说的巨石面前,这还真是一块巨石,差不多有五米左右高,上面长满了青苔以及蜘蛛网,一张潮了的黄符要掉不掉地贴在上面,荒凉得让女的见了落泪,男的见了沉默。

你确定不是在逗我?苏莫笑震惊了,然后又自我安慰。淡定淡定,一般这种封印之地都这样。

那个声音再次开口:“对了,撕之前,你还要说一句咒语——‘芝麻开门’!”苏莫笑瞪大了眼睛,差点压抑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我去!这画风跟修仙画风完全不一样啊!天知道原文作者是怎么想的!

但是,苏莫笑还是认命的说出那句傻逼的咒语:“芝麻开门!”撕下了那张符。

顿时,地动山摇,天色巨变,鸟飞兽走……好吧,以上全是苏莫笑的想象。实际上——

苏莫笑碰到符,符发出黄色的光芒,苏莫笑一撕,光芒立刻消失,那块巨石晃动了几下,猛得炸开,然后从里面蹦出了只美猴王。哦,不!是蹦出了一只草泥马……

呃呃???草泥马?!!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tc/2020/Vd1eEb0odXV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