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校花林逸最新章节 甜甜念之润之阅读

“怎么了,动静这么大。我在山顶便听着你们吵闹。”祝鹤吊着眼角,还是那骨子魅劲。一身白衣缀着鹤纹,身子颀长而不见羸弱,面容姣好眉目细长,是个美人胚子,但就是觉着…骚。别人瞧着清冷,雪同和却总觉着他孟浪。

雪同和不知道怎么每次见他,就想打他这狐媚子。好在是人还是个磊落人,还算通晓事理。

承臻从人群中走出,对着祝鹤微微颔首,随意打了个招呼。

“你也在呀。林逐呢。”他们都也熟识,祝鹤与他相处起来稍显随意。

“那边歇着,没过来呢。”承臻又恢复成了在外时的那奶声奶气,“我给你去喊我师父来!”

祝鹤见他跑走了,又把目光落回场中这几个人身上。

祝鹤走过来时,雪同和还算有礼数,但也仅限是欠身稍微行了个礼。却又下意识往一边挪了挪,他总觉着离着近了,他那一身孟浪劲,会染上自己。

要是真能染的话,他倒是希望染寻永寿身上。他师父身上还就缺了那么些微微的魅惑性子。清冷温和中都透着疏离,若是再软上几分,浪荡上几分,其实也不失为是一件幸事。不过他也就敢这么想想,这若是让寻永寿猜着他正琢磨什么。

当场敢断了师徒。

祝鹤看看雪同和,又看看对面那紫衣青年。

“哪座山的。”

“听泉。”

“哦…这期试剑会第一那个,有所耳闻。”但试剑会第一这名号,也就只能让祝鹤多打量上两眼。

转而又转向对面,“你呢,哪座山的。”

那人不答话,要说看不起雪同和还能理解,眼前这可是活脱脱的上神,不至于这也看不起吧。

祝鹤也不恼怒,却是上去一把扯过他腰间令牌。

“哦…煊赫的。回去的时候,帮我和你师父问好。”说着又把腰牌扔回给了他。

再回了雪同和身前,略是转头瞥了一眼身后,又苦笑着与雪同和道,“你说你招惹他做什么。”

“怎么的,煊赫的不能招惹?不过他家这名…倒是起的蛮大气,有空我倒是想拜会拜会。”

他没听说过这座山,正如他也不曾见过眼前人一样。果然重生这一世,还是发生了一些偏差。

雪同和再看向那少年时,缺看着那孩子虽还是怒目圆瞪,却又没了士气,甚至透上些窘迫感来。

雪同和还没来及问缘由,就看着那青年掉头欲走。

“哪去!”祝鹤呵了声,清冷之中透出了些微愠色。

就看着他以指划界,直直挡住他的去路,那人掉头还欲走,雪同和当仁不让又是一道气界。而最后一道界则是由赶来的承臻所划。

小孩儿勾着林逐脖子,坐在他怀里。从袖中取了张符,念了声诀,被封存在符纸上了灵力便破纸而出。

承臻在外鲜少用灵力法术,他在外不像在青崖,灵力可以随时补回来。一旦在外面用空了,自己很可能遇到危险。故而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林逐便将灵力封存在符纸上,好让他在外相对能自在些。

·

再看那紫衣青年,被三道界正圈在了场中。

好在是也没什么多余挣扎的动作,就那么安安静静待在圈中。不然雪同和可觉着真是太可笑了。

“你来啦?”鹤至勾着眉眼,冲着林逐施施然一笑,看的承臻想下地踹他。

勾引谁呢!

好在是因着熟识,林逐对于他的反应才敢冷淡对之。

“怎么回事。”

承臻趴在他耳边小声与他说了他看见的。

“你说怎么办吧。”祝鹤摊手,好像他俩打架,委屈的是自己般。

林逐这才又看向祝鹤,“你的地方,你做主便是。”

“那不成,你司礼法。我哪敢逾矩。”

俩人看起来是客套,心下比谁都清楚,牵扯道煊赫山的事,他俩是真不爱管。

可放给别人还好,雪同和那也不是好惹的主顾。林逐来的时候看见有他,心里更觉着麻烦。

“那便都先散了吧,市集还得照常开着。你们两个…都回各自山上去,如何论处,待我回去再定。”

祝鹤没有不满,甚至还感谢他帮自己打发了这事。

·

回就回,雪同和早就想回了,要不是这小孩儿死缠烂打没完没了,这会儿他都在听泉了。

承臻给雪同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走。

雪同和心下了然,带着寻永寿,珑笙和依青准备离开此处。

但路过那青年时,他将界撤了,凑近了他耳边拍了拍小孩儿肩膀,小声道了句。

“若是再找我师父麻烦,我必封了你七窍,然后拆解了你,再将你以鼎烹之。”

一路上雪同和都还在琢磨这事,总觉着哪不对劲。倒不是这事如何,只是觉着与他相斗的那青年…较人相处的不舒服。

“那人谁啊。”珑笙好奇着问雪同和。

“我才来几天,我就认识了?”

珑笙又看依青,“依青前辈,你认得吗。”

小姑娘也摇头,“他和我是一届的,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回去问问我师父吧。”

这事问寻永寿也没用,那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自然更是不爱理会这种人。

“我与他交手的时候,瞧着他颈子上有道伤。感觉像是鞭痕,只露了个鞭尾在外,不知道是不是衣裳下还有伤。”

雪同和回忆着,好像隐隐约约还能嗅到血腥味道。这在整个山门都少有,就今他们这没打起来,回去都得受论处。他这被打的身上都带伤了,怎么可能好端端的还在这儿。还有脾气来找他麻烦来。

不过要说,雪同和倒是也能理解他为何心情不好。

“同和哥,山门要是罚你怎么办。”

“那罚呗,你是想要我怎么办。”雪同和心下没太担心,又不是多大事,还能罚到那儿去。

而且还是林逐定罪,他不信承臻一句好话不给他说。

“那我回去和我师父说说,要他帮你求求情。”珑笙倒是真体贴人,也不管雪同和领不领情。

“算了吧,就你那卧病再床的老师父。你快让他歇着去吧。”

“我…我也和我师父说说。”依青赶忙也搭话,“本来就不是你的错,罚你做什么。”

“山门一直如此,两方若皆是山门中人,向来是两方都罚。可不管谁先挑的头。”山门没规矩是没规矩,但也不可能容得人随意惹事生非。

在自己山上怎样胡闹都好,却是不许出现两座山互殴的场面。真想打可以提前请示申办比武论剑,但因着都嫌烦,宁可自己消消气把这事过了。

“你怎么知道山门一直如此。”依青突然问他。

“啊?”一下问的雪同和还有点懵,“啊…我师父说的啊。”

依青也便相信了,点点头没多猜测。

·

告别了这俩孩子,雪同和怕他俩出事,还亲自将二人送回了各自的山脚下。这才跟着寻永寿回了听泉。

“我可没告诉过你。”上山时寻永寿开口说道。

“啊嗯…是吗。”雪同和抓抓脑袋,“师父你骑着我上去吧。”

寻永寿看出他想把话题引开,却也没有紧逼他继续问下去。

“不了,走上去吧。”

“那就走上去。”

寻永寿做什么决定,他都开心。

“…其实我以前来过山门。”雪同和与他同行了会儿,还是选择了如此开口。

寻永寿并不觉着惊讶,“什么时候。”

“好早之前了吧,可能还没师父你呢。”

那寻永寿算算,怎么也得一千年前了。

“怎么没留下来。”寻永寿想着,以他的能力,即使是一千年前,想留也应当是能留下来的。

“嗯?”雪同和偏偏头,“留下来做什么,那时候山门又没有你。我不想一个人在这里。”

雪同和确实一千年前回来过一次,实在是外面没事做了,想着回来转转。也没打扰谁,就四处绕绕了,便离开了。

他所言属实,有寻永寿的山门和没有寻永寿的山门,那根本不是一个。

即使那会儿山门就是他们这些老东西们了,即使雪同和也曾过过两千多年一个人的日子。但再来的时候,他发现没有寻永寿,他已经没法再一个人于山门中独活了。

寻永寿听着他那轻佻语气,并未怎么当真。这人每日都要说个几次喜欢自己,所做之事,也的确像是喜欢自己。

但他就是心里不得劲,有时候会觉着,凭白送到自己眼前的东西…

意外的不是很想要。

·

“你又如何知道会遇到我。”

“不知道啊,但我相信,我总会遇到我喜欢的人呀。我都两千多岁啦,慢慢等,总能等到的呀。对吧,师父!”

他这一反问,寻永寿还真不知道说他什么。

“我都两千多岁了,都还相信萍水倾心,一见钟情。师父你总归是与我不同…师父你相信日久生情就好了。正好我也能与你相处的时日久一些。”

“情爱不利于修行。”

雪同和就知道他一定会拿修行搪塞自己。

“天界现在都不管了,师父你如此古板可不好。不如我与你说个故事吧。”

“嗯?”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tc/2020/VN1nFwosNn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