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女人喊痛男人越想用力

明临跟着白忱赶了两天路来到了白石镇,这还是明临重回人世后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这两天明临一直想离开,他本来就不是心地良善之人,就算白忱的双亲曾经对白翎有恩,那人也不是他。只是,他虽然想离开,却一时半会也走不了,白忱跟他跟的紧。

白石镇是个小镇,镇上人口不多。两人赶上了集市,所以今天的小镇很热闹。

十二年了,明临死了原来有十二年了。这十二年里了,据白忱说修真界里仙门百家一时之间到了鼎盛时期,每家都有杰出的弟子。

也是,他这个最大的邪魔都死了,仙门百家没了共同的仇敌,不修炼术法还能干嘛?

“糖葫芦,又大又甜的糖葫芦……”明临的思绪被吸引走了,脚下情不自禁的走向了小商贩跟前。

“白翎。”白忱不明所以的跟了上去,拉着明临的手臂。

小商贩看见两个少年在自己跟前,满脸堆笑的招呼着:“小郎君要吃吗?三文钱一串,这山楂很新鲜的,糖浆是我昨晚才熬的。”

“我要吃这个。”明临侧头对白忱说,明临本人没多大的嗜好,却极爱糖葫芦,糕点,越甜越好。

“?”白忱一脸纠结,恨恨地掏出钱袋付了钱。钱袋已经很旧了,里边也没多少银钱了。

明临咬着糖葫芦走在前边,白忱跟在他身后,苦口婆心的劝着:“白翎,我们已经没有多少银钱了,得加紧赶路,得趁着银钱花光之前尽快拜进仙门。”

明临含糊着回应。

白忱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话:“不管是哪家仙门,能进去就好。”

明临已经了解过了,白翎和白忱之前在某一家仙门参与过选弟子的试炼,两人没通过试炼。

明临腹黑着,白翎和白忱资质不佳,一般仙门都不会收下的。谁选弟子会选个笨蛋?

“那我们现在要去投奔哪家仙门?”明临咬下最后一颗糖山楂问。

“云天之巅。”

“什么?”明临差点没被山楂噎死。

“云天之巅啊,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云天之巅五月初五要收一批弟子,这个消息现在都传遍修真界了。”白忱很奇怪的看着明临,将明临皱眉的表情收入眼中。

“小朋友,你知道那是云天之巅么?全派上下虽然弟子不多,但是没有一个弟子是庸才。”明临像看笨蛋一样看着白忱,顿了顿又说,“呃,除了乐善峰。”

“叫什么小朋友,叫哥!再说了我们要去的就是乐善峰啊。”白忱也报以看笨蛋的眼神,“就我俩这样的我也知道进不了其它长老门下,能去乐善峰就是极好的。有吃有喝还有的睡,又不用像其它弟子那样苦修道法。”

这下明临是没法反驳了,人家想的挺好的,也挺有自知之明。只是这云天之巅他是绝对不能去的,那里有个恨不得杀他一万遍的人,他去了万一被认出来,那可是会被万剑穿身的。

明临看了下手中的竹签,这是第二个买糖葫芦给他吃的人,酸甜酸甜的,很好吃。

还是送白忱到云天之巅的山脚下吧,就当答谢那串糖葫芦了。

“白翎,你想什么呢?”白忱拿肩撞了下明临,“你是怎么了?这两天总是走神。”

“我没事,今晚我们睡哪啊?”

“我们找个破庙什么的吧,我看今晚要下雨,不能露宿树林了。”

两人问了下镇上的人,才找到了镇外的一出破庙。听说那个庙以前供奉的是山神,只是后来白石镇被划入了某家仙门的管辖范围内,这个庙就失去了香火。有的时候,求神不如求人,仙门的存在有的时候远超神明。

山神庙的牌匾虚挂在上方,明临担心一会大风刮过估计就要掉下来了。白忱推开了那扇破破烂烂勉强还在坚持站立着的门,方推开就掉落下来不少灰。呛的两人用衣袖掩住了口鼻,只留两只眼在外边,呛了会两人才正式看清了里面的场景。

破烂的失去了色彩的山神像,破旧的缺了脚倒在一旁的案台,被岁月虫蚁腐蚀过的房梁柱子。坑坑洼洼看不出模样的地板,有漏洞的房顶。

“能挡风雪,已经很好了。”白忱不在意的说,两人接连赶路,四处奔波,露宿山林都是经常的事。现在,有个能遮风挡雨的破庙就不错了。看着破烂的门窗,挡风可能有点难度,遮雨倒是可以。

“嗯,收拾下生个火,晚上会冷。”明临也不在意,他小的时候吃过苦。后来过了几年好日子,又变成了人人想杀的邪魔,吃的苦更甚。

两个人收拾了下破庙,选了处极佳的位置铺好了稻草。白忱又出去捡了些干柴回来,生起了火。

天色稍晚些,天空便阴沉沉的。过了会,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瓢盆大雨至。

明临两人围坐在火堆旁烤着火,明临现在是个不会术法的普通人。没办法真气护体,天气骤然变冷,即使烤着火也很冷。

“白翎,这也太冷了吧?还好找到了这个山神庙,不然我俩得冻死。”白忱边说边抬屁股靠近明临,紧紧挨着明临。

明临也没阻止他,毕竟他也挺冷的,挨着近点还能暖和点。

雨,一直没停,夜却已经深了。

两人将要睡着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响,门应声而倒了,风顺着大门那吹了进来,差点把火吹灭。

明临和白忱立马惊醒了,“哎呦。”一声惨叫,明临才发现有个人正弓着身子躺在倒下的门……上。明临还没来得及的看清那个人,门口就出现了一个黑影。

“妖……妖怪啊……”白忱吓得紧紧抱着明临的手臂,面色苍白的看着本该是门位置的黑影。

明临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眼神,不就区区一个树精吗?连话都不会说的那种,有什么可怕的?

树精的树枝快准狠的袭向那个躺在门上的人,那个人侧身翻滚躲开了,同时挥出一道剑光。反应很好,招式有板有眼的,是修行中人,只是年岁小灵力不足,实战经验也很好,懂得避开要害。

树精又同时放出了好几道树枝,那些树枝如蛇一般灵活的从不同的方向袭向少年。没错,那个人是个少年,身形面容上与白忱差不多大。

“你两看什么看?快来帮我啊!我死了,树精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们。”少年吼着一边对付树精的树枝,一边喊着要两人帮忙。

明临没动,他倒是想动来着,但是白忱拽的很紧。他通过手臂上的疼痛都能感觉到白忱的恐惧。

白忱听了那个少年的话,捡起一根烧着火的木根就扔了过去。树精的树枝灵活的出现将木棍打开了,木根落在一旁的稻草上,稻草瞬间烧了起来。

“你干嘛啊?”少年再次被打倒在地,脸冲着白忱怒吼。火势趁着风越来越大,一会的功夫就窜到了房顶。

“帮……帮你啊!”白忱心虚的说。

“你是白痴吗?”少年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了,树精放出的树枝越来越多,还有不少冲着明临他们来的。

“别说了,快跑。”明临实在看不下去了,拽着白忱站了起来,捡起一根烧着的木棍在前挥舞着,树枝怕火不敢离火棍太近。明临一脚踹开窗子,率先翻了出去,白忱哆哆嗦嗦的紧跟其后。

两人冒雨跑出去几步,树精的树枝就追了上来。白忱一把推开明临,自己被树精的树枝缠住了。

“白忱。”

“白翎……快……快跑……”树枝收紧,白忱满面通红快要窒息,催促着明临快跑。

“我去!”一声咒骂,那个少年又被打了出来,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树枝缠住了。

一旦被树精抓住就会被生生勒死,再被树精吸取血液灵魂,树精的树枝有坚硬有韧性,如果不是上品灵器就很难被斩断。

明临躲闪着,眼见白忱他们晕过去了心里着急。

明临心中催动着玄光流心诀,灵蝶从指尖出现,但是只有两只。明临催动灵蝶飞向白忱他们,灵蝶到树枝断,白忱和少年昏迷着倒在地上。

树枝这时也不再抓白忱他们了,而是向明临发起进攻,铺天盖地的树枝从天上地下袭来。明临心一横,咬破指尖,以鲜血召唤灵蝶,顿时出现了十数只灵蝶。

灵蝶围绕在明临周身,像一层结界似的护着他,为他抵御着树精的攻击。明临面色苍白的看着那十数只银白色的灵蝶,自嘲似的笑了,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头发沾在脸颊上,有种凄凉的美。“以血召唤都只能召唤这么几只,这身体资质可真是差啊。”说完目光一沉,冷冷的说:“杀!撕碎它的元灵!”

围绕在明临身边的灵蝶,速度极快的朝树精飞去,凡是接触到灵蝶的树枝全部断裂,灵蝶穿过逃跑恶树精的身体。树精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就碎裂成了无数块,黑色的元灵化成了碎屑。

明临收了灵蝶,脚下踉跄的到了白忱身边,刚刚救的及时白忱还活着,只是晕过去了。

明临废了很大的劲才将白忱和那个少年拖进破庙,经过一番打斗,破庙更破了,写着山神庙的匾额也掉在了地上。将两人扔在一边,明临靠着之前铺好的稻草休息。刚刚用血召唤灵蝶,身体消耗很大,他还是得找个办法修□□内不连通的灵脉。不然,随便一只小精怪都能要他的命。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nd/2020/cNjFIk4fNF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