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 姹紫嫣红儿媳版

第六章神器在手,天下我有

“你真的要送我走吗?”锦觅有点想哭。

“不管你是谁,待在我家,你有危险我也会有危险,你喜欢喝我阿妈炒的茶,我给你带了两盒普洱。”

锦觅不明白:“为什么啊?怎么会有危险?我不会害你的。”

“那个包里,我把你的衣服和日常用品都装进去了,还给你买了两套新衣服,如果有什么遗漏的再自己去买,侧面的拉链里有个小钱包,我换好了人民币,还有一些缅币,够你用好一阵子了。”

锦觅注意到车里的粉色包,那会儿周小山从外面提回来的,特别好看,她刚才就想拿过来看,可周小山的东西她不敢随便动,他会发火的。此时他叫她看,她却不想看了。

“我给你买了手机,配的是中国大陆卡,回国找到父母,记得给我报声平安……”周小山一直说的很平静,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算了,不用了,回去以后就不要再联系我了,也不要再来东南亚玩了,只有中国是最安全的。”

锦觅擦掉无声流下的眼泪说道:“我没有父母,我出生就没有父母,我也回不去家,我不知道怎么回去。”

“没关系,我送你去中国驻缅大使馆,他们会帮助你找到家的。”

“小山哥哥,你真的不要我了吗?”锦觅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周小山猛踩了一脚油门,将车开得飞快,却不再说一句话。车开到中国大使馆附近,进了地下停车场停好车,周小山长呼一口气下车,拉开锦觅一侧的车门给她背好书包要她下车。

“我不要去什么大使馆,那你送我回海里吧,你在哪里捡到我就把我送去哪里,我自己回家。”锦觅拉着车门不肯下车。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美人鱼啊?别闹了,你失踪这么久你父母该着急死了。”周小山扒开锦觅的手指拽她下车。

锦觅忽然扑上去抱住周小山道:“我真的没有父母,在这里你对我最好了,除非你真的把我送回家,否则我就是不离开,你把我送走我也会自己回去找你的,我记得你的手机号码,也记得你家地址。”

周小山听着女孩固执的笑闹声,只觉心中犹如锤鼓一般,震得他难受,真的很难受。他有阿妈一个软肋就够了,他很害怕她再多呆几天,他的软肋又会多一个。

周小山扯开锦觅却发现她在哭,抬手抹掉她眼角的泪,仍是冷言道:“我凭什么无条件帮你?我只做有利可图的生意,从来不做赔本买卖,知鱼,我在你身上得不到半分利益,还得和我阿妈两个人伺候你,我是傻吗?”

锦觅愣住了,“我……我有,我有利可图啊。”

周小山冷冷的笑了笑不作声,锦觅脑子飞速转着想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处,“对了,你的伤我能帮你治好,伤疤都可以去掉。”

“够了。”

锦觅着急了:“我是人鱼,你喝我的血可以长寿,我三千岁了,真的。”

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砰砰”的枪声,周小山一把将锦觅塞回车里道:“趴下,不要乱动,不要开车门。”

锦觅不解,却也依言趴在车里一动不动。

有人在大使馆附近行凶,这真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地下停车场里有打斗的声音,周小山寻声过去,有两拨人在对打,开枪者挟持了一位官员要逃离,周围只有三个警察在,其中两名还在和犯罪同伙打斗。

“这可是新到任的大使,你们想好了!后退!(缅语)”挟持者用枪狠力的砸上官员的脑袋,一瞬间鲜血直流。

“这是大使馆,特警队马上就到了,你不要负隅顽抗,更不要给自己增加罪名!”持枪瞄准与罪犯对峙的警察,是个中国人。

周小山悄悄绕回去,上车把锦觅扔去后座,严肃道:“继续趴着,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

车子开出去,在停车场内开的迅速,转弯、后退、刹车,迅猛又猝不及防。

“嘿,哥们上车!(缅语)”周小山把车停在持枪行凶者身侧推开前面的车门,就趁在场人反应这突发状况的一秒空挡里,从驾驶座腾起踹倒了微偏头看他的持枪行凶者。

一同跌倒在地的还有那个官员,周小山落地的瞬间扯开那官员,飞起一脚踹上行凶者手的同时,一部手机飞来打中□□,那枪顿时飞了出去,两枪先后响起。

这一切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几乎都看不清过程,持枪行凶者被警察击毙,而那飞出去的□□里,子弹斜刺里射出打爆了一辆车的车胎。

“小山!你没事吧!”锦觅奔下车去,她终于见到真枪了,原来真的很可怕。

周小山恼怒的将锦觅护在身后,还好另外两个歹徒也已经被制住了。

“我让你待在车里!为什么不听话!”他暴怒。

“他的枪口对着你!”锦觅哭了,“我和吉娜她们玩游戏时,谁要是被枪打中就是‘死了’!躺下不能动了!他拿的不是玩具枪!”

周小山愣了愣把锦觅揽进怀里,叹息道:“别怕,我不会死的。”

锦觅趴在周小山怀里闷声道:“手机摔坏了。”

周小山觉得不可思议,锦觅的准头居然这么好,胆子也是忒大了点,只温言安慰道:“没关系,我再买个新的给你。”

特警队很快就来了,和周小山攀谈问询情况,周小山说,“这些都是亡命之徒,和他们拖延时间是没用的,除了快速出击,其他方法都无效。”

将官员送去医院救治时,他非要周小山和锦觅跟着。

周小山和锦觅做完笔录便在医院的走廊里等着,官员在里面接受治疗,外面站满了便衣警察。

“看来是个大官啊,今天我们也算是救了他,哈哈一会儿逮着狠狠敲诈一笔。”周小山低声说,“你看到这个地方了吧,纵使大官也有生命危险,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甚至查不出暴徒身后是哪一方势力,还是中国最安全,起码不会有枪,知鱼,一会儿呢,那官员肯定会客套一下问你要什么答谢,你一定告诉他帮你回家,知道吗?中国人在国外出事,政府一定不会置之不理,可你既没身份证也没护照,我还担心这件事会被拖很久,这下好了,有这救命之恩,他肯定很快帮你办妥。”

锦觅也很冷静,攥紧周小山的衣袖没松开,“可他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又怎么保护我,我若跟他走了,又遇到刺杀怎么办?”

周小山低头看了锦觅一会儿没说话。

官员被送进病房了,叫他们进去说话,果然是很客气的感谢他们俩的救命之恩,允诺他们一件事以作谢意。

“谈不上救命之恩,您太客气了,我和妹妹是华裔,大家都是华夏子孙,出门在外理应互相帮助。”周小山握着锦觅的手如是说,锦觅听之眼睛一亮,他不打算将她送去陌生的地方了么?

“两兄妹都是少年英雄啊,在这个地方生活,辛苦你们了,小姑娘,我会赔你一部新手机哦。”官员笑眯眯的对锦觅说,又对助理招招手,助理立马递了一个卡片给周小山,那官员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如何谢你们,我的个人名片你们拿着,兴许有困难的时候会帮到你们。”

周小山道了谢和锦觅出来,那助理非得带他们去商场选一部手机,推辞不过便去了。

锦觅自己挑选了一款中意的手机,周小山又带她买了几身衣服,选了几双鞋子,直到坐上车回程时锦觅还是精神亢奋的很。

“这是御赐手机哦?我的天呐,我居然这么厉害救了大官儿,哈哈哈哈哈哈,回去可有的牛可吹了,哎小山小山,那个大官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锦觅摇着周小山的胳膊问。

周小山嘴角掩不住笑意,只是仍旧淡淡道:“你什么毛病啊,别晃我,开车着呢,他具体是什么级别的官我不太清楚,但是他给的卡片在缅甸和中国应该都挺好用的。”

“一张卡片?看不出哪里厉害了,难不成是个其貌不扬的神器?”锦觅乖乖坐好,嘴里却忍不住嘟嘟囔囔。

周小山说:“没准还真是个神器。”

周小山一路狂飙,车速很快,锦觅更是兴致高昂又说又唱,欢欢喜喜的一路回到家。

“你们是去哪儿了?”周阿妈等到天擦黑才见他们回来了,终于放心了。

“购物去了。”周小山笑了笑给锦觅递了个眼色。

“对啊对啊,阿妈,小山带我买了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给您也买了呢。”锦觅立马跑上前去,把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摆在桌上。

周阿妈笑着赞许:“知鱼长得这么漂亮,是不该每天穿着我这老太太的衣裳,小山早该给你买几件衣服了。”

“阿妈,我饿啦。”周小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兴致勃勃比划新衣裳的两个女人,“我先上楼洗澡去了。”

“诶,好,我这就做饭去,”周阿妈对上楼去的儿子扬声道,“小山啊,你洗澡当心着点伤口。”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nd/2020/cNjDIa4sNDR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