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文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 轰出胜大三角r18诱受久

白忱自从猛的扑上来跪在那之后,一直低着头没说话。但是他全身都在颤抖,仿佛在极力压制着什么,顾月留刚想扶他起来。白忱却抬起了头,白忱苍白着脸,双眼红肿,是刚刚才哭过的样子。

“长留长老。”白忱沙哑着声音开口。

“白忱,你有什么事?”

“长留长老,我求你救救白翎。我现在不知道他到底是跟我一起长大的白翎,还是他们口中的魔头。但是白翎一直以来都很好……他虽然看着对我们都不耐烦,但是却一直对我们很好。他们都说他拜您为师是有企图,但是他一开始并不想来云天之巅,是我拉着他来的。就算他不是白翎……他……他也不一定就是个爱杀戮的魔头。”白忱哽咽着说,这些日子以来,他身在乐善峰却一直听见前来用膳的弟子说着明临的事。他还几次在膳堂里跟云天之巅的弟子起了冲突,他不知道白翎究竟是谁,在两人来参加选试的路上他感觉白翎是有点跟以前不同了。可是变了的白翎还是对他很好,还救过他,他潜意识里觉得白翎一定不是那么坏的魔头。他想去找顾月留救白翎,可是顾月留一直在闭关,他想离开云天之巅去找白翎。可是没有经过允许的他,是离不开云天之巅的。今天白忱刚从禁闭室出来,就来云天殿这边,他想去等顾月留出关,没想到刚出传送阵就见到了顾月留,果然是皇天不负苦心人。“长老,若……若是您不愿救他,请让我出去云天之巅可以吗?”

顾月留拉起白忱起来。“我会救他的,你先回乐善峰吧。”

“真的吗?长老,你说的是真的吗?”白忱满脸惊喜的表情,配着红肿的双眼,显得十分滑稽。

“嗯。”

“弟子,弟子多谢长老相救之恩。”白忱又跪了下去。

归一门还是以前的归一门,只是几年前因为弟子众多,所以扩建了一次,现在的归一门比以前更广阔,更气势磅礴。

曾经举办试剑大会的广场,如今比以前大了两倍,可以容纳上万人。曾经搭建的擂台已经被拆除了,如今只是又搭了另一个高台。高台上有个十字形的木桩,木桩上吊着一个鲜血淋漓披散着头发狼狈不堪的人,他的双手被分开吊了起来,身子被铁链牢牢锁在木桩上。他所站的地面上竟还有鲜血在流淌,但是他却半点都没有动。

在他身上几处大穴上竟然还钉着几枚骨钉,骨钉的作用在于钉住灵脉运转和神魂,让人无法使用灵力,也无法神魂离体。

高台下站着无数的人,在高台面前为首的皆是各派掌门和极有威望的修士,外围全是各派弟子和散修。所有人都冷漠的看着高台上的人,眼神里尽是鄙夷,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凸显出他们是正派修士。

高台前的石阶尽头端坐着的是晏道,晏道两手下方端坐的是凤隐、晏霄、苏如是。凤隐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晏霄依旧神色冰冷,苏如是也是神色冷淡。

“明晚萧,十二年前你便作恶多端,如今你竟还堕落成魔与魔界中人祸害人间。你若是说出与你勾结的人是谁,我们还可让你死的痛快点。”晏道如今两鬓有些星白,是岁月留在身上的印记,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威严,说话的时候不怒自威。

“呵。”高台上面容隐藏在乌发后的人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他缓慢的抬起头,露出乌发后昳丽的面容。明临面色异常苍白,眉心间天魔印鲜艳如火。整个人精神不济,如此狼狈之下,却难以掩饰他那惊人昳丽的容貌。“十二年前,你们就说我是邪魔。如今我堕入魔道,不正是坐实了你们当初之言吗?”

“魔头明晚萧,快说出你们魔界的人抓孩童究竟要做什么?”台下有人高声质问,语气里满是愤恨和急切。

明临轻蔑的看了那人一眼没说话,就在这时人群中开辟了一条道路。有个明临十分熟悉的人带着门下弟子走了过来,明临愣愣的看着那个人。他重回世间许久,除了顾月留他一直想见见这个人,却一直没有勇气去。

经过了十二年,薛沉褪去了青少年的青涩,身上流转的都是属于成年人的气质。一身繁复精致的青色衣服,背负着他的仙剑,已经是一副家主的的模样了。

薛沉在见到明临的时候有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就被掩饰了,继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魔头,快说出你们前些日子抓的孩童都关在哪了!”人群中又有人高喊,此话一出,响应者无数,都是在喊让明临说出孩童的下落。

“我说了我不知道。”明临全身疼痛,骨钉钉住了他,铁链吊着他双手。

“明晚萧,你是当真不肯说吗?”晏道冷着身问。

“我既然不知道又怎么说?”

“晏掌门,看样子,魔头是不会说了,那就行刑吧。”苏如是冷声说。

“苏门主,我觉得是不是再缓缓,说不定魔头是真不知道。”凤隐出声说。

“凤庄主,魔头明临作恶多端,罪行累累,早在十二年前就该死了。如今他夺舍重生,又堕落成魔,抓走那么多小孩,理应行刑,你莫不是想包庇他?”苏如是拧着两条柳眉质问。

“苏门主多虑了。”凤隐淡笑着说。

“既然两位都赞同行刑,那就行刑吧。”晏道说。

晏道话音刚落,就几名归一门的弟子走上了高台前,在高台四周贴满了雷火咒的符纸。雷火咒引出的火焰,可以焚烧神魂,一般都是用来对付魔界的人,焚烧其身体与神魂,让他无□□回。

“魔界众人,就该死。”

“他罪有应得!”

“当年就杀了那么多人,现在夺舍重生还抓了那么多小孩,就该被焚烧灵魂,神魂俱灭,再无轮回!”

修士们窃窃私语,人人都觉得明临罪有应得,就该受刑。

薛沉眼底竟然有丝担忧和难过,仿佛有话要说,又仿佛无话可说。

明临后仰着头,嘴角满是苦涩的笑。

他跟着黑袍人走了之后,跟在黑袍人身边许久,才发现黑袍人修为已经到了无人可比的可怕程度。黑袍人与魔界有勾结,还可以通过人间和魔界的一点缝隙放出一两个魔人。那些孩童丢失的事,是黑袍人指使魔人去做的,明临没有动手却也没有刻意阻止,只是有时会通知附近的修士。

他不知道黑袍人想做什么,黑袍人也不会芦笙恋歌明临知道自己的目的。黑袍人没让明临去做任何事,只是把他带在身边,他和修真界的人也有联系,明临在他身边时间不久,所以还不知道真正跟魔界的修士是谁。明临本想跟在黑袍人身边,慢慢探查黑袍人的底细,却被顾月留被抓的消息乱了心神。

他不是没想过这是一个局,顾月留有云天之巅做后盾,在修真界名望极高,又是晏霄的好友。他做的事,都会有皇甫肆他们澄清解决。但是明临还是去了,他用灵蝶去查看了云天之巅,却没有在长留峰找到顾月留,也没在其它峰上找到顾月留,就连文归他也没找到。后来他怕了,怕如果是真的。怕顾月留就算没被行刑,也被归一门软禁了。

后来他去了归一门,迎接他的是天罗地网……但是,他并不后悔……

归一门的弟子开始退下高台了,雷火咒阵已经布置好,几名弟子分别围绕在高台四方。其余修士都后退了几步,他们开始双手结印,运转灵力催动咒阵。雷火从明临脚下四起,慢慢的越演越烈,蓝色火焰开始包裹住明临,明临呼吸间全是火焰的味道,忍不住咳了起来。台下的薛沉和谈乐宁眼中满是担忧和不忍,薛沉的双手甚至都紧握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着,甚至还有人在暗自叫爽,这魔头终于是要死了。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今天是明临的死期的时候,一柄白色飞剑从天而降,直直的矗立在了明临身前。以剑为中心,寒冰铺满了整个高台,蓝色火焰被包裹在晶莹剔透的寒冰之中,寒冰覆盖的范围还在扩大,还矗立起了不少尖锐的冰锥,行刑的弟子们忙停下施法,急速后退,在他们退开之后,刚刚他们站立的地方被寒冰所覆盖。

“是广寒剑!”

“顾月留来了!”

……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那柄仙剑,修真界中只有广寒剑才能有如此强的御冰能力。

凤隐一见到广寒剑,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别有意味的笑容。

晏霄目光紧紧盯着那柄泛着寒气与仙气的仙剑。

薛沉在见到那柄仙剑的时候则是暗不可察的在心里舒了口气。

明临大睁着眼看向身前的仙剑,心里被狂喜所充满。

众人只见顾月留一袭白衣的从天而降,广袖飘飘,犹如谪仙临世般落在了高台上,挡在了明临身前。众人也是这时才发现,顾月留没有身着云天之巅的服式,连腰间都没有佩戴云天之巅的玉佩。一身雪白的寻常衣袍,银冠束发,面如冠玉,身后乌发如瀑,双眼缚着三指宽的白绫。极其俊逸,极其风雅,当得上他的称号清风明月。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kc/2020/cNjHIb4rNHV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