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文

宝贝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张艺兴水里play

七月初,哈莉应邀出席魔法部重建大会。

伏地魔死后,魔法部内的纯血势力垮台,曾经出过食死徒的大家族全部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击,而那些冒险反抗过的巫师则成为了英雄。亚瑟、沙克尔都身居要务,就连唐克斯(在卢平的坚持下唐克斯还是在魔法部工作了)都成为了法律执行司主管。巫师们认为,伏地魔给英国带去了太多灾难,现在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恢复和发展上,因此包括杰森部长在内的领导层全部换成了实干家。按亚瑟的话说,这是自格林德沃在决斗中失败后最大的一次大洗牌,也是纯血大家族们在魔法部势力最小的时候。不管是沙克尔还是唐克斯都对这次换届给予了很大的肯定,这是哈莉决定参加大会的主要原因。

哈莉是和罗恩、赫敏两人一起来的,两人昨天刚刚在傲罗司任职。罗恩甚至怀疑让他们提前一天任职就是为了给哈莉做向导的。

哈莉这次乘坐专用飞路网进入魔法部,在霍格莫德糖果店的一个小角落里有直通魔法部的飞路网。据说杰森本来想在霍格沃茨里开一个的,还没说完就被麦格否决了,最后杰森好说歹说在霍格莫德建立了一个。即使是这一个平时也是关闭的,并且开关权利由霍格莫德这边掌握。

飞路网的那头是魔法部飞路网中心,哈莉五年级时曾经看过一次,魔法部在伏地魔死亡后也进行了重建,飞路网中心被扩大了一倍。魔法部标志性的贴满蓝色瓷砖的墙壁被重新抛光,数以百计的壁炉围城一个大圈,共分成四层,进出的门共有八个,然而被壁炉包裹,显得又渺小又委屈。每一个壁炉上都有一块牌匾,写着通向的地点,哈莉甚至在其中看到了“大西洋国际贸易部”和“德国国家大剧院”这种不可思议的地方。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从壁炉中出来,上层的人飞出来后立即在空中站定,随后缓缓下落,而每次壁炉都要闪现一道火光,映照在黑色瓷砖上,居然分外好看。

一路上不停地有人给哈莉打招呼,哈莉全程堆笑,还有些人直接凑过来自我介绍,哈莉只是礼节性回礼,实际上她一个人都没记住。三人来到中庭,为了迎接这次重建大会中庭被折叠到四倍大,中央的雕塑再次被换成了魔法兄弟喷泉,哈莉心道,还好不是自己的雕像什么的,不然得尴尬死。四周都是阶梯座椅,在座椅中最醒目的地方围着一排长桌子,长桌前是一个讲台,想必就是主席台了。四周的墙壁上还有空中反复滚动着“魔法部重生”、“展望新时代”等字样。作为要发表演讲的特邀嘉宾,哈莉来得很早,此时座台上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

“我的天,这得有多少人出席啊……”哈莉感觉她的心又开始不争气地跳起来,连着身体也开始发热。她之前做过的人最多的演讲就是在霍格沃茨全校师生面前的演讲,那次她腿都在抖。

“听说全体魔法部职员都要参加,而且还邀请了不少社会各界人物。”赫敏说,指着左边,“那边的好像是商人,奥利凡德和丽痕书店的老板都在受邀之列呢。”她望着哈莉,“放轻松,你只需要照着演讲稿念就行了,他们会把台本打上去。”

“我知道啦……但是我还是怕念错。”哈莉开始搓手。演讲稿是魔法部直接给她的,只要她照着读就完了,哈莉看过好多次,写得很对她胃口,那个写手似乎知道她讨厌官话,简洁明了,也不是很长,哈莉直接背下来了。“虽然说他们给小抄,可是还是要装作脱稿不是吗?”

哈莉还在为演讲发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哈莉、赫敏!还有罗恩,你们来啦!”亚瑟走过来迎接他们。

“喂喂喂老爸,我才是您的儿子。”罗恩有些不满地嘟囔。

“对不起啦,”亚瑟说着,端详着哈莉:“波特小姐,您今天可真迷人啊!”哈莉今天全正装出席,熨帖的西装下白色的衬衫,打着红色的领结,包臀小裙子衬出一双大长腿,脸部也化了得体的妆扮,绿色的杏仁眼闪着灵韵。这还是哈莉第一次穿正装,赫敏直赞叹她就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合适。

亚瑟领着三人来到主席台右边:“这里是法律执行司的区域,罗恩,赫敏,你们应该都拿到自己的编号了,去找对应的位置坐下吧。哈莉需要和我一起去主席区,我就直接带她去了。”

罗恩和赫敏嗯了一声,罗恩在哈莉肩上轻拍,“哈莉,加油!”

“谢谢。”哈莉和他们道别,和亚瑟一起去了主席区。在那里哈莉见到了杰森部长、沙克尔副部长和莱拉斯克林杰副部长,后者是前部长鲁弗斯斯克林杰的妹妹,对于这个前部长哈莉也非常敬佩。杰森部长把哈莉引荐给了其他司长,结果除了老熟人沙克尔和亚瑟外,哈莉只记住了有七个司长,脸和名一个都没记住——对于有严重脸盲症的哈莉来说,这实在太难为她了。

杰森部长本想再为她引荐一些社会名流,哈莉觉得再继续见下去留给演讲准备的时间就太短了,她怕在讲台上忘词,况且她以后就只是当一名老师,不怎么需要和社会名流接触,杰森也没强迫她。嘉宾区在主席区正对面,杰森将哈莉送到她的位置上就去忙着招待其他人了。哈莉一人在位置上休息,反复在脑海中过讲稿,她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心跳声听得一清二楚,她只能大口往嘴里灌水缓解。该死的,早知道就去见见那些人了,说不定还不会这么紧张。

她旁边的座位一直空着,直到临近开始才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他是一个黑人,穿着笔挺的西装,蓝色的领带好像抛过光一样闪闪发亮,上衣口袋里还露出金色的钢笔帽。最有特点的还是他锃亮的脑袋,加上他黝黑的皮肤,哈莉确信下次再见面她也能一眼认出他。

“您好,美丽的小姐。”那人操着一口浓重的美国口音向哈莉打招呼,“我叫迈克尔库伯(Michael Copper),美国魔法商贸协会理事,来自纽约。”说着双手递来一张名片,“这是我的个人信息和联系方式,美国魔法贸易协会和贵国有不少生意来往,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

“哦……哦哦,谢谢。”哈莉语无伦次地回答,慌张接下他的名片。马上就要开始了,她是第二个上去讲的人,也是第一个演讲的特邀嘉宾,她看过大会议程,那些发言人的噱头都够写三页纸了,她相当于是最没牌面的一位,如果她表现的不好……

“您是哈莉波特小姐吧,我很佩服您,直面死亡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情,至少我绝对做不到。”库伯说,“就凭这一点,我认为您是今天所有在场人员里面最伟大的一位,我相信有这种想法的不止我一人。”

哈莉倏然抬起头望着他,“真的吗?我从来不觉得我做了多么大的一件事,我觉得这都是邓布利多校长还有其他人的功劳,他们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哈莉说,“你明白吗,就像……就像那个兄弟喷泉雕塑,雕刻师们花了很多时间雕刻,我只是在出厂当天掀开遮住它的幕帘,把它展现给众人。”

库伯摇摇头:“我认为您的说法不准确,这更像一台瞄准的导弹,您是按下启动按钮的那个人——哦上帝啊,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什么是瞄准的导弹?”

“没,没什么,”库伯赶忙说,“所以,波特小姐,我只是想说,您无需紧张,因为您的演讲内容并不重要,大家只需要您站在那里,告诉他们您是最后的胜利者就足够了。”

库伯刚说完,会场的灯光暗了下来,只留出主席台的一盏,显得更加庄重。人群也平静下来。哈莉知道大会开始了,她又听到噗通噗通的声音。她是第二个对吧……也就是说部长下去就该她了。

杰森走上主席台,首先欢迎全体魔法部职员和社会各界人士出席魔法部重建大会。这次大会的目的就是向大家展示新魔法部的风貌,希望大家能够重拾对魔法部的信心,并加入到战后重建与发展中。接着介绍出席嘉宾,哈莉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杰森报到自己的名字时她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库伯撞了一下她,她才起身致意。

唔……要死了要死了……方才差点掉线加重了哈莉的紧张感,她的双腿也开始颤抖,这种时候又不敢再灌水了,嘉宾席一直有一束灯光打着,大家都在看着呢。虽然哈莉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比大口灌水好不到哪里去。

杰森简单回忆了魔法部的组建过程和历史,重点阐述了伏地魔时期魔法部的阴暗,最后他隆重介绍了巫师界的救世主哈莉波特小姐——这时又有一束灯光打向哈莉,哈莉这次没有掉线。“下面,让我们欢迎波特小姐讲话!”会场掌声雷动。

库伯在她身边小声说“加油”,哈莉梦游似的走上演讲台,虽然灯光很暗她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她能感到全场目光都在她身上。她刚站上讲台,果然有字幕在她眼前浮现出来。

“尊敬的各位来宾,魔法部职员们,大家好!”哈莉觉得自己声音在抖。这段话本来有一长串各种名号、职业的,在她的要求下简化成了“各位来宾”和“职员”。

“今天我很荣幸站在这里,向大家分享我的经历。我想,在在座各位的眼里,我是那个救世主、那个终结了一个恐怖时代的英雄。对于这样的美誉我非常惶恐,因为我明白,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绩,靠的是与我同生共死的伙伴、是一直支持我的亲人朋友、是每一个为了能够打倒黑魔王而奉献的人们。我和你们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碰巧处于风口浪尖中,成为了时代的宠儿。我也会遇到各种困难——学习太难、和朋友闹别扭、生活费紧张,也会害怕、会悲伤、会愤怒,而且我可能比在座的许多人更加软弱。我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那些帮助过我的人。在此,我想特别感谢三个人,我认为他们的功绩同样值得被大家铭记。”

真是怪事,当哈莉集中精力念稿子的时候,她居然没有那么紧张了。字幕缓缓滚动,哈莉也不再在乎“要与听众交流”这些演讲要义了,连他们的脸都看不见怎么交流。她干脆把全部精神集中到字幕上,先照着念完再说。

“第一个人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先生,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前校长,也是我的人生导师。他不仅教会了我坚强勇敢、教会了我什么是真善美,更是在我失败时勉励我。正是因为他的教导与鼓励,我才能完成三强争霸赛,才能在乌姆里奇统治霍格沃茨期间与她抗争,才能在他去世后继续摧毁黑魔王的魂器。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邓布利多校长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他的伟大不仅在于他本身的实力、他的成绩,更在于他会将毕生所学无私地传授给他人,他愿意为了更大的目标牺牲自我。

“第二个人是鲁弗斯斯克林杰先生,魔法部前任部长。你们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我要感谢他。可能在有些人眼里,魔法部在黑魔王全盛时期未能扛起对抗他的旗帜,因此认为它是一个胆小怕事、欺软怕硬的机构,但是我想告诉你们不是的。黑魔王全盛时曾经拿全英格兰巫师的性命作为要挟,要求魔法部停止对食死徒的干预,许多魔法部职员的亲人都成为了人质,其中就有斯克林杰先生的妹妹——魔法部是被迫妥协的。然而尽管如此,斯克林杰先生依然带领大家抗争。他曾经在我入侵古灵阁时帮助我压下魔法部的追捕,也曾暂停飞路网监控助我重返霍格沃茨。黑魔王曾经要求他说出我的藏身处,他并没有出卖我,尽管这最终使他交出了自己的生命。斯克林杰先生是我非常敬佩的人,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因为魔法部表面上不作为就全盘否决它。

“第三位,我想感谢每一位为打倒黑魔王做出贡献的人。正如我前面所说的,这场战斗的胜利不是我一人的功劳,而是每一个奋斗的人们,是你们削弱了食死徒的实力、拖延他们的行动,才为我寻找魂器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因此,我想在这里邀请大家与我一同分享胜利的果实——不论你是政府官员、商店老板、学校教师、医生或是贵族学者,也不论你出身何种阶层、出于何种理由而斗争,我们都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我们都是自己的英雄!

“黑魔王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太多灾难,在他肆虐横行期间,政府停摆、商店关门,人们笼罩在恐惧之中,多少无辜而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可是,朋友们,过去已成为过去,历史不可改写,我们需要做的是记住这个黑暗的时代,因为恐惧才是最大的敌人,只有正视它才能战胜它;我们也需要进行深刻的反思,避免同样的错误再次发生。

“我们需要看到,黑魔王的出现并不是偶然,不论是盖勒特格林德沃还是汤姆里德尔,他们的兴盛都是由于一个共同的理由——那就是坚信纯血巫师比混血巫师和麻瓜出身的巫师更加高贵。我承认这样的观念有其历史原因,但是为何这样一个荒诞的、毫无依据的观念能够招揽到如此众多的追随者,这是我们值得思考的。纯血统巫师真的比混血和麻瓜出身的巫师高贵吗?至少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从草药学大师菲力达斯波尔到首任麻瓜出身的魔法部长诺比里奇(Nobby Leach),混血统和麻瓜已经证明了他们并不比纯血统巫师要差。朋友们,两任黑魔王的横空出世已经给巫师界带来了太多灾难,我在此呼吁:请大家平等看待身边的每一位巫师,不要再给予‘黑魔王’滋长的温床。

“各位,你们无需惊慌,不论它曾带给我们多少苦难,它终究是过去了。现在我们正在废墟之上,重建我们的家园,我们今天在这里集会,见证英国巫师界的新生。一个恐怖的旧时代已经终结,崭新的未来正在向我们招手,让我们一起建设这个新时代!我的发言完毕,谢谢大家。”

当哈莉从演讲台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时,她悬着的心才真正放下。库伯给她比了个大拇指,哈莉友好地道谢,她此时才能心平气和地和其他人对话,她发现库伯在她演讲前给她说的话确实有帮助。

接着是沙克尔副部长介绍魔法部的构成和目标。结束自己的任务后哈莉也可以专心听一会儿了。魔法部将国际魔法合作司更名为魔法经济与贸易司,并新增加了行政管理司。哈莉猜测库伯就是为了贸易来的,后来在他那里得到了确证。沙克尔的介绍官腔味太重,这让一向不待见官腔的哈莉度日如年,她只听到魔法部现在的目标是人人平等和发展经济就思维神游了。梅林啊,请你让会议早点结束吧,自己可真的不适合开会,当初没选择来魔法部真是明智,哈莉一边数手指一边胡思乱想。

唯一一个引起哈莉兴趣的是伦敦街规划。魔法部打算在伦敦最繁华的地段建设一条商业街道,据说要建设成吃喝玩乐一体化街道,让人可以在里面逛上一整天也不会腻。这确实引起了哈莉的兴趣(当然咱们不谈“伦敦街”这个名字到底有多么俗气),尽管她就去过一次麻瓜的商场,也觉得巫师的购物很没意思,对角巷就是买学校用品,霍格莫德就能喝喝啤酒,巫师们真的需要一处这样的地方。

接下来的时间哈莉是数着人过的。库伯也被邀请发言,她先前还没注意到。库伯的发言很简短,大致就是美国贸易部恭喜英国魔法部重建,非常乐意与英国进行贸易之类的。哈莉觉得要是大家都像库伯这样简洁明了就好了。

当杰森宣布重建大会圆满结束时,哈莉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几个小时直挺挺地坐着,可苦了自己的腰。然后她又马上反应过来环顾四周,谢天谢地,看来觉得无聊的不止她一个人,贵宾席上的诸位都在放松,抓紧收拾自己的东西,没人注意到她。库伯需要赶去开下一个会议,他与哈莉匆匆道别就离开了。

哈莉直到大多数人散去才离席,在贵宾区的出口处找到了罗恩和赫敏。出乎意料的,麦格、弗立维和斯拉格霍恩也在旁边。

“麦格校长,弗立维教授,斯拉格霍恩教授,你们也被邀请了?”哈莉问。

“是的,我们在社会席,贵宾区左后方,你应该没注意到吧。”弗立维说。

哈莉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即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你们觉得,我讲的到底怎么样?”

罗恩竖起大拇指:“非常棒啊哈莉!比我想象的还好。”

“哈莉,我发现你很有演讲的才华啊!”赫敏说。“而且我敢保证,你是今天发言的全部人里最漂亮、最有活力的。”

麦格也点头:“真的很不错,虽然还有瑕疵,但是对第一次在大场合讲话而言,已经超出大部分人了。我第一次公开演讲的时候——那次的听众可能没有今天的十分之一多——站在台上两分钟才敢发声,主持人差点以为我出事了。”

弗立维和斯拉格霍恩也表示了肯定。

听到他们的肯定,哈莉感觉心里火辣辣地,有一种宣告全世界她成功的冲动——这种感觉在她每次配出完美的魔药、成功把青蛙变成茶杯、魁地奇捉到飞贼的时候都有。几人顺着走廊走着,这次再没有人突然冲到哈莉面前自我介绍了。

“大会结束后你们要返回霍格沃茨吗?”哈莉问罗恩和赫敏。

“不行啊,我们要直接去上班了。”罗恩说,“今天不是开庆功会吗,怎么就不同时放个假呢?”

“不能逃吗?”

“要签到的……”罗恩无语地说。

一旁的斯拉格霍恩凑过来:“魔法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拼命了?”

“大概就是最近吧,”说话的是麦格,“我的几个在魔法部的朋友都在抱怨,新魔法部像斯巴达一样。”

说着他们已经走到中庭长廊,两旁是电梯,右边延伸出去的长走廊通向飞路网中心。哈莉想看看罗恩和赫敏的办公室,三位教授之后也要参加教育部的会议。几人就此告别,哈莉由罗恩和赫敏领着来到魔法法律执行司。

哈莉还是第一次来地下一楼。这里的结构与中庭相同,装潢比起中庭要更加简洁。大厅依然是孔雀蓝色的穹顶,漆黑色的柱子从地面升到穹庐,棕色的实木地板,走路时放大了足步的声音。周围延伸出五条长廊,每一条长廊都砌着黑色瓷砖,一眼望不到尽头。这里比中庭严肃,比神秘事务司温暖。

哈莉三人走过其中一条走廊,来到一扇黑色的铁门前。门上挂着黑色的铁牌,上面用红色的烙写着“傲罗办公室”。

“这办公室大门怎么搞得像监狱一样?”三人穿过大门,哈莉问。

“新傲罗主管搞得。”罗恩说,“你应该去看看他的办公室,简直像他在受刑一样。那人就是个疯子。”

“他的能力确实强,”赫敏说,他们正穿过一个个独立的小隔间。除了进口的铁门外,小隔间的门还是友好的实木门,门牌上是每个傲罗的名字。这里非常冷清,走廊上只有他们三人。“听说他把所有逃离的食死徒都抓回来了。连伊戈尔卡卡洛夫都找到了。”

“贝拉特里克斯呢?”

“莱斯特兰奇夫妇根本就没跑。伏地魔死亡后他们直接跪坐在霍格沃茨大门口等着魔法部来把他们带走。”

“还有,卢修斯马尔福也被抓回来了——我们也是刚刚开会时听旁边的傲罗议论的。”赫敏突然停下,说。

哈莉感觉自己的心蓦地被撞了一下,她几乎毫不思索地脱口而出:“那德拉科……”

“放心吧,魔法部宽恕了马尔福母子。”赫敏立刻补充道,“只是要求他们不要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哈莉急忙打哈哈。她和德拉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现在是普通朋友关系,哦,不对,比普通朋友更亲密的关系,以至于她现在听到德拉科的名字还是忍不住心要漏一拍。

三人来到罗恩和赫敏的办公室前,两人的办公室是挨着的。

赫敏示意罗恩先去看他的。罗恩在将右手放在门把手上,一圈金色的符文环绕着他的手腕升起,融进把手中,罗恩一拧就开了。

“这是只有你才能解锁的吧?”哈莉问。

“是的。其实就是普通的防盗锁,对角巷杂货店都有卖,不过傲罗用的是安全系数最高的一款……可能买不到。”

罗恩的办公室意外简洁,正对面一扇半墙高的窗户,外面居然晴空万里(罗恩解释是影像),窗户下面一张长形木制办公桌,几乎占了小隔间一半的地方,桌上零碎地放着几本资料和一个巫师棋盘。座椅是高档旋转椅,背后一排书架,书没几本,罗恩倒是放了不少双胞胎哥哥的玩意,最上排的陈列窗里放着他的飞天扫帚,还有他第一次为格兰芬多出战赢得胜利的奖杯。

“想不到还挺人性化的嘛,这些小玩意儿都能放。”看完罗恩的办公室哈莉这样评价。

赫敏的办公室的样子就更好猜了,她的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满了书,连陈列格都塞满了,唯一的一点空位放着她的串珠小包。桌子上也有一个小书架——这几乎占了她桌子的一半。此外,桌上摆着一个小梳妆台,靠椅上放着一个黄色抱枕,一个蓝色丝绒披肩。墙上贴着两幅巨型海报,一幅洛哈特一幅克鲁姆,让哈莉十分意外。赫敏解释说这是纪念她曾经的青春,每次看到她就会想起自己曾经有多傻,从而更加爱罗恩。

参观完两人办公室,哈莉托罗恩捎话给亚瑟和沙克尔,告诉他们自己已经走了,然后在罗恩和赫敏的陪同下乘坐飞路网返回了霍格莫德。

文章内容不代表爱莎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vesa.net/kc/2020/cNjDIa4JND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